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鄰人(彤的故事 上)


某日晨在戶外做運動,在跑林蔭道的盡頭時(見左圖),看到萍姐遠遠的向我揮手,原來她要去上海帶她的小孫子,正好和我道別。我們就走到一起站在那裏講話。這時來了另一位女士彤,我多年不見她了,於是也問她好,見她眼袋又大又黑,一臉的鬱悶,寒暄之後忍不住問:“彤彤姐,怎麼回事?怎麼你看起來如此愁悶”?“沒什麼,我內熱呢。”她說,萍姐看我倆話多起來忙告辭說:“要先回家準備了。”於是留下彤和我說話。
看到彤,我起想起她的父母,幾年前看到過她母親,白髮之下的面容也是很憂鬱,看得出在為很多事情煩惱,那時她瘦小的身軀已經病得很佝僂,瞬間的的衝動我好想向她傳傳福音,。但因為人不熟忍住了,只有和她寒暄2句。“彤彤姐,你父母還好嗎?”她說:“我媽媽幾年前去世了,爸爸也在今年4月去世了,爸爸去世時91歲,在床上瘓了兩年……。”“別難過了,這樣想吧,91歲也算高夀了,現在他老人家也解脫了,你也輕鬆了……對了,你愛人和孩子好嗎?”“我和我老公幾年前離婚了,孩子也跟了他。”……
多年前,在我的印象中,她的父親老打她的母親。現在的彤彤是一個人生活,難怪她面容有掩飾不住的憂鬱,那可不是內熱可以搪塞的啊。
希和左圖打傘的女士為彤)
 彤彤認識的人不少,和她走在一起,見經常有人和她打招呼。不過熟人雖多,知心者卻不一定有。從那天開始,彤姐和我走得比較近了。她會告訴我她離婚的原因,例如:她老公性格很偏激,急起來會打人,而且他若不高興,便將電視天線拿走讓誰都看不了電視“婚前看他老實,但婚後才發覺他性格太內向很不好溝通,關鍵是他打人,連我和女同事講話,一次他等不耐煩就對我一腳踢過來,讓我很沒面子。”“兒子跟著他,他再婚之後也沒有其他孩子了,但對孩子,我的感情也很複雜,兒子現在讀高二,成績也沒什麼好,每次對他說到成績的事情,他乾脆就不理你,躲你的電話。他也不喜歡來我這裏,嫌我的房子不夠好。唯一他來找我就是讓我給他買貴的東西,他追求高消費,以前買一雙鞋就是500多元,那是我快半個月的工資了。他買一件衣服動輒兩三百,我實在怕了他,我兒子很能宰我,這不前幾天還讓我給買什麼飛揚牌的護髮素,他要我去最好的超市買,之前我在家附近給他買的因不是名牌他不用。……我現在也躲他了。”
我說:“孩子的事情,只有慢慢來啊,你對他的期望值太高,每次都和他談成績,他達不到你的要求只好躲你了。這孩子缺愛,他認為唯一滿足他,讓他有面子的東西就是昂貴的衣物以此來掩蓋他在很多方面的匱乏。你要懂他的心理,而你也要有方法教育他,他和你教的小學生不同,心理上要複雜多了。而且他雖然不怎麼用功但畢竟還在學校裏,現在有些孩子,讀書讀不通,家庭也有問題的乾脆就跑去混社會。你高興點他還不是這種人。”
    列位啊,你看希在這裏說得頭頭是道,好像一位教育專家。希媽後來說:“你這麼能耐,怎麼不見你教育好你的侄女?”可見紙上談兵的事情誰都會做。)
總之,為了讓彤姐自己也能有些頭緒,我特別送了她本《智慧金字塔》的書,這本書是我新買的,作者是位西班牙的神父。裏面的所講的人生認識浸透著天主的教導,我看得愛不釋手,還只看了一小半,但心想可能對彤姐幫助更大,所以就送給了她,等2周後回書店再買時已經短貨了,哇,真是犧牲啊,但我默默祈禱她能由此有所收穫。

4 条评论:

  1. 是啊,小叶子,婚姻的路有时真的是苦不堪言呢。
    德希

    回复删除
  2. 园丁姐,很就不见你发博文了,现在您重出“花”(江)湖,真好。德希(THERESA)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