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6月13日星期一

只要天主高興

昨天下午又突然生病,我這人大概一到黃昏就是命脈最弱的時候……
不過休息了一個晚上,就像蔫了植物遇到水一樣,精神抖擻起來。
這段時間一直為中心的孩子們操心,想不出有什麼法子可以幫他們。一個多月前終於和修女們一起商量,也許願意讀書的孩子咱們可以送他去讀書?中心的孩子有30多個,從幾歲到20不等,也不是所有人都有那樣的心去讀書。修女們說去年開學時她們也送了好幾位,但有5個中途退學不再繼續了,實在傷人心。

實在,傷人心的事情很多,例如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孩子的父母們在做什麼?為什麼與其讓孩子在街上流浪而不要讓他們受教育。例如中心有這麼一家,3個兒子都在街上亂逛,父母好象都沒有心讓哪怕一個孩子去受教育。政府的學校教育都是免費的,只需要自己買書包等用具,這和學費比起來太少了。而且教會每年都有很多人為孩子們捐獻學習用品,父母若有心去申請一份並不難。但是還是有父母不做,你拿他們真是沒辦法!

我和修女們開會討論把孩子們送到哪個學校讀書,(方便他們到教會吃飯)又怎麼幫忙做轉學的手續(因為很多孩子以前是從鄉村輟學出來的),等等(總算有了頭緒就分頭行動吧。我資助的孩子我也同他們談了話,鼓勵他們以後的學習不論多困難也不要輕易放棄,孩子們聽了都頻頻點頭。又過了2周,開學的時間到了。我滿心以為孩子們都去了學校,結果修女告訴我 W等幾個女孩幾天前因為吸毒被警察抓了。我突然對這樣的消息變的麻木了,瑪利亞修女卻為這些事情病了起來。某晨修女來我的辦公室和我聊天,那一個早上只聽修女‘吐苦’。我不多說什麼,大多數時候都一言不發聽她講她一生在不同國家的服務經歷“但在這裏,一年了好像工作還沒什麼進步。”我說“修女,我們慢慢來吧,天主什麼都知道,魔鬼跟我們搶人呢……。”
 
已經開學了,但修女們的工作進展緩慢,孩子們因很多原因還沒有去學校。急性的我不喜歡再等了,請了我們公司的員工來做事加快一下進程買書包買制服的趕快帶孩子去買,能言善道趕快帶孩子去學校找校長談話。我們能做什麼就做什麼,修女們的工作已經太多了。我們能分擔就分擔吧!
明天一早,我們的員工就要帶孩子們正式去學校了,希望這次再沒什麼差錯,他們可以真的讀書了,雖然他們有的年紀是有點大 例如14歲了還讀小學4年級,但重要的是志氣和決心,再難也要從新上路。對嗎?!
我們操心的事情還很多,一日三餐怎麼為他們安排,放學後還要有志工幫他們補課,好讓他們能跟上進度。……
去讀書的安排了,沒有讀書的留在中心的,我們公司的員工有幾個在那裏幫忙教英文數學和音樂。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有限,但盡力,一點一點的而為吧,只要天主高興。阿門!

2011年6月9日星期四

‘侏羅紀’之旅(完結篇)

寶羅在温泉边
 獨自在上面玩得高興,突然想起寶羅,怎麼沒看到他入夥呢?四下一看,他還站在岸邊。我問:“哥你怎麼不來?”他說換的衣服忘在車上,沒法玩。一同來的二哥和一燕也站來岸邊,不知道什麼原因也沒來泡溫泉。M先生和他的兒子們估計則是因為是當地人泡到厭煩了,所以只是笑著站在岸邊看我們玩。

因為時間的關係,我們在溫泉裏不敢久留,不過玩了一刻鐘,傑拉就說:“五分鐘後我們要往回走了。”我固然留戀這‘溫柔泉’但是還是只得動作迅速的起身找地方換衣服。等我換好回來,2個侄女還在磨蹭,寶羅招呼我先走了,留下傑拉等著2個侄女,再看二哥和一燕已經走得很遠了,囈,我那嬌滴滴的侄兒現在不用牽了,這麼快就適應山路了?不錯啊!其實,往回走上坡居多,是要容易點的。

      我和寶羅一路有說有笑的上了山崗,夫妻倆本來一前一後地走,突然從傍邊的草叢裏竄出一頭黃牛來隔開了我們,我下意識的閃到了一傍,就只見那牛跟在寶羅後面追,寶羅拼命跑但牛跑得更快,都快抵到他背心了,我嚇得只是呆在一邊不知如何是好。好在M先生在寶羅前面,這時就趕快回來攆牛。那牛其實不是很野,M先生也不怕它,所以很快就制住了牛,並把它吆到了路下面,這樣我們後面的人才放心過。我驚魂未定的走到寶羅那裏,還好,寶羅除了短褲上被濺的到處是牛糞外,倒沒有被傷到。但我真的覺得很對不起他,因為我居然獨自‘逃生’沒有幫忙他(我自己也好怕牛,體積比我大啊)但是我應該勇敢的跑去做點什麼啊,不是嗎?要不然寶羅真出了事情怎麼辦?看來我對寶羅的愛並不像我想的那樣深,可以為他犧牲,為他勇敢。實際上我的本能讓我獨自偷生……真是慚愧啊。我雖然很自責,但寶羅卻沒有怪我的意思。

 

不管怎樣這是一場小風波,一行人繼續趕路,今天的晚霞不是很美,或者當我們經過濃密的熱帶雨林,來到空曠的地帶看得到天和海時,已經過了晚霞美麗的時間。但是晚風還是那樣怡人,從長滿芑長的野草和野向日葵的山坡上大踏步的走下來,肺部充滿了山嶺的清香。真是有說不出的自在和舒展,那是很久以前在狹窄的城市街道上,呼吸著汽車的二氧化碳時的夢想,夢想有一天可以在山嶺中自由的行走,健步如飛,能嗅著天地間滿是綠意的芬芳……
暮歸的我們

很多時候,很感恩天主讓家中有這樣一位異類的弟弟,喜歡的山山水水是險在遠在常人無法到達的地方。但可以隨他的腳步一同去拜訪,一同去欣喜。當然也好感謝哥哥嫂嫂,捨得犧牲對孩子安危的掛念,讓他們和我們一起出來旅遊。當然也好愛寶羅,雖然他一直是一名不愛動的宅男,但因為老婆和弟弟喜歡,他也願意犧牲陪我們一起冒險,一起瘋狂……

回到出發點時,天黑了,真好,時間剛夠,難怪大家埋怨傑拉時,
他一聲不吭,原來他早把時間算好了。

平安的去平安的回,真好。傑拉说离我们玩的地方不远处还有一出泉,
但水温不热。那地方宽阔,可以露营。听起来很诱人,
但家里有年迈的父母,其他人也不在家,
实在不可能玩得太野啊。
下次吧,下次我们出海吧。


2011年6月8日星期三

‘侏羅紀’之旅 2



傑拉安排周全,我們車開到近山頂時停下,已經有位山民朋友M先生一臉笑容的等在那裏,要陪我們去看瀑布了。我們稍微打理了一下,就繼續行路,在山澗的小道上行走。其實開始風景還不算蠻荒,周圍都有一些玉米林.這裏離公路不遠,還有人在居住。


但是時間已經5點了,不知道路程還有多遠.和傑拉一同來的二哥開始嘀咕會不會不安全,其實他本不想來的,和三哥一起在家舒服看電視就好了。我那三哥三嫂雖自己懶在家不來,但卻大方地貢獻2個孩子阿瑞和蒂菲來陪我們玩,哈哈。不過卡羅,一燕和二哥都走不慣山路是真的讓我擔心一會兒天黑了怎麼辦?再看卡羅居然穿著拖鞋,我就對她說,“你穿我的登山鞋吧,能保護腳,我倆的腳大小都差不多的,你穿的拖鞋走路太滑了。”她本來說不要,但傑拉也說:“你還是聽4叔母的話吧。”於是她就和我交換了鞋穿。其實她的拖鞋並不合我的腳,我穿著走在山路上心裏也有些害怕,但是身為長輩不能不照顧小輩,只有犧牲了。



  

時間本已是黃昏,我們的頭上的濃密的樹葉,更讓光照顯得昏暗。行走在陡峭危險的山路上,大家的抱怨之聲不絕,侄兒一燕一走一滑,我小心牽著他,只聽得他不高興地說:“我明天就回馬尼拉了,可不想在這個時候出事情 見不到媽媽了。”卡羅乾脆說“根本就是個Dinosaur Land嘛,嚇死人了。”

照片是傑拉拍的,鏡頭裏的厥類植物的確很像黃衣的卡羅所形容的Dinosaur Land恐龍之地,這也是我為什麼叫本文‘侏羅紀’之旅的原因,哈哈


二哥也問:“傑拉,一會兒還方便回來嗎?”我也附和著,但是傑拉心理素質比較好,沒有任何安慰和解釋,帶著大家接著往前走,還不時回過頭來說:“你們不要光悶著頭走,停下來聞聞花香嘛。”


來吧,聞一聞芬芳的野花

我雖然喜歡聞花香,喜歡欣賞原始森林的風景。但下山實在又陡又危險,有些路接著斜坡,人掉下去就麻煩了。所以走路時大多時候只在看路,特別是身邊一干的‘城市人’還需要照顧,真是沒有傑拉的灑脫。其實卡羅和二哥他也在照顧的,我則看顧一燕和寶羅。特別是寶羅,他雖然手裏已經拿著專業的登山棍,但卻隨便亂撐,我說“哥哥,你還是要看看你棍子下面的地方是不是牢固嘛,你支撐的地方土都是虛的。。。你真是要嚇死我了!”




一會兒我們下到谷地,攔路有一小溪。本來用力蹦一下或者踩著石頭就過了,但一燕幾人但都不敢,我只有站在水中扶著他們過。寶羅不敢跳,也不願意我扶他,就脫了鞋子過小溪。然後再穿上。但走過一會兒又遇到一條小溪,他又如此穿脫了一遍,他這般穿穿脫脫,等得我心中發毛,頭上冒汗。但還是強忍住急噪,強笑道:“哥哥,咱不急。”話語間傑拉一行人已經走遠了,好在M先生的兒子,一個15歲左右的少年,卻懂事的等著我們,他身上還幫忙背著大小姐卡羅和蒂菲的包。這邊岔路有幾條,他要不在,我們還真不知道怎麼走。



 

  

隨著他在林間在拐了幾道彎,往上走了不遠。就猛的看到傑拉一干人已經光了衣物坐在了一道斜淌的小瀑布。這條小溪在深山中流淌,在叢林中穿行,遇到山石的落差,便形成了瀑布。我們面對是落差不大的三條瀑布。溪中繚繚的冒著熱氣,裏面的石頭全是硫磺色,水卻是清清的。用手一摸居然還是熱熱的,哇,真是太棒了!水溫不燙不冷正適合沐浴啊,難怪傑拉他們一到就立刻跳了進去。真是絕了,難得傑拉知道這個地方,真不知道還有多少好玩的地方藏在不為人知的地方他卻知道啊。不假思索,下一分鐘扔掉鞋子我就跳了進去。寶羅在後面喊:“妹,一會你有換的衣服嗎?”答曰:“有”人已經沖得很遠了。





哇,走那麼辛苦。躺在熱熱的溫泉中,真是有所回報啊。一會兒看到上面還有瀑布就忍不住想住上爬,傑拉警告我說:“滑呢!”我的腳卻感受不到滑意。這一級和上一級的瀑布差不多有23米的距離。水流不烈,我試著手腳並用抓住嶙峋的水中山石往上爬,(口中念念有詞求聖母護著俺)沒費很多力,就毫髮無損地爬上去了,也讓下面的人捏了把汗。真沒想到我幼時的功夫雖然這麼多年不用居然還在。(我小時人野,沒事愛玩徒手攀岩的遊戲,當然我爬的岩是自然的,沒人工做的那麼險。)。。。。。獨自躺在溫暖的泉水中真是幸福到不行,頭上是濃密的樹陰,泉水在歡快的流淌,我打量著泉水的流向,上面還有好高的山,好深的澗,真不知道它是從哪里來的,又是誰在替它加溫,讓它如此溫情的呢?回答我的只是好寧靜好寧靜的森林。



 续

2011年6月7日星期二

"侏罗纪"之旅 1



      記得那日午後的陽光是如此明朗而清澈的撒在山間,天湛藍,山蔥綠,花爛漫,人行走其間有些渾然忘我。這一刻,世界的平安,生活的美好,大自然的壯闊和美麗都可以做其心情的注腳與感悟。
     其實那日我們原本是要去一周以前去過的一座山,那裏的瀑布很美,已經成為一個有遊人的風景區了,但是因為一些理由寶羅決定不去,而我計畫了一周要去那裏寫生的夢也泡湯了。對此我心中大氣,孩子們也很失望,因為他們也想去那裏游泳。但寶羅說“我們去另一個地方吧。”但去哪里卻還沒有主意,而且時間已經快下午4點了,還能去哪里呢?我心裏真是越來越氣。寶羅說:“妹妹,你真像個孩子,難道做什麼事情都必須取悅你才可以,而你不可以接受生活中的一些更改嗎?”他這樣一說,我才知道自己是真的不對,於是誠心認錯。                  
     
最後去哪里由弟弟傑拉決定,反正我們所坐2輛越野車也是他的。而他也一直是我們的‘郊遊隊長’。我見識過弟弟的本事,他帶你去的地方一定不會讓你失望,但是也足夠給你苦頭吃。其實對於我來說,只要不是什麼毒蟲毒蛇,路難走一點是不怕的。

他說,“去MAGASO”那裏也有瀑布。寶羅對我說:“傑拉對你真夠兄弟,希望你也懂得回饋“ MAGASO,是個我沒去過的地方,于是我的心開始期盼開始雀躍。傑拉的車開得很快,快得我和寶羅都跟不上,因為寶羅開車一貫講究穩當和安全,見傑拉撒歡一樣的在前面跑,我們都有些害怕。寶羅不得不加速,但我坐得害怕,說:“哥,還是慢慢開吧。不要追他,安全重要。(傑拉這傢伙幾天前回家壓死了德希最愛的小貓,弄得俺到現在還傷心,…..我家寶羅開車是從來沒有壓到過動物的。不過既然寶羅說傑拉不是故意的,而且今天他對我很夠兄弟,那,那 俺還是不要計較了。)我們的車開得很慢,傑拉跑了個無影無蹤,不過好在他會不時停下來等我們。

車子開始上山了,隨著海拔的增高,我開始耳鳴,而且山公路開始不平,滿是石頭和坑,蒂菲,卡羅和一燕3人和我們坐在一起,,因為汽車的搖晃,都覺得很不適應。特別是卡羅開始哇哇大叫,“我的天啦,搖得我好難受。”卡羅和一燕倆姐弟是從MANILA來的,對這種公路很不適應,而我卻十分享受,我回頭對她說:“CITY GIRL,感受一下嘛。我倒覺得像坐在搖籃裏。”




 真的當我看到那美麗的山就眼前,而且山生長著密密的樹林時,覺得好開心好開心。傑拉這時特別停下車來走過來對我們說:“快到了,注意看,山路兩邊都是SUN FLOWER,都是天生的,沒人種哦。”




是的,我注意到了山裏到處都是金黃的野向日葵,開得好芬芳,好美麗。








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