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閒暇一篇

好不容易回來看看,發覺常寫博文的朋友不多了,但還有普普和熏衣草夫人還在堅持。真不錯!
不知不覺,大半年又過去了,都7月底了。真的,時間都去哪了呢?
幾日前爸爸的一個朋友去世了,今晚,老公寳儸剛離開傢去他傢吊唁。他本來希望我和他一起去,但我卻因工作了一天,很累,想到又要在那裏守夜,所以死活不願意去。於是寳儸很不高興,嘟嘟囔囔抱怨我了好久,然後吃上一盅巧克力冰淇淩,邊吃邊說:“我早死就好了,我妻子不理我。。。。。哼,11月我一個人去日本,不要你去,凴什麽,好的事情有你,辛苦的事情就我一個!!”看來這廝真的氣了。不過,我不理他。(11月又沒有櫻花)

囘房間上上網查資料,看看花。一會兒聼他囘隔壁房間了,再過了一會兒,他打開我房間的門,只見他換了件黑衣,看到我時他歪著嘴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指了指,意思是:“我要走了,親我一下。”我跳起來摟著他,在他臉上長長的親了一下,說:“哥,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看我衣服都是現成的。”他說:“算了,不用了,省得你這傢伙一會等不得催我囘來。”“真的不用我去?”真不用,他正色道。
。。。。他獨自去了,我這廂看薰衣夫人的離婚記(昏姻,婚姻),愛來的猛,退又如潮水,誰對誰錯怎麽算呢?縂之是一個巴掌拍不響。上一周去賀一個朋友傢的新房,大游泳池加個性化概念化的豪華別墅,屋后是清靜的森林。這廝有錢得讓人感嘆。不過房屋雖好,老婆卻要和他離婚,帶走2個小孩子,留他和長子空山獨居,若大的地方,深更半夜的,讓人不由得打個冷顫。
寳儸說:“要是和他結婚的是你,依你的脾氣估計早離了 。”我說“嘿嘿,哥,我來只為你,旁人我不嫁的,當然,你很倒霉,將就過了。”我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

不是我矯情,我知道我被你深愛,而我也要好好珍惜你的心,我也好愛你,我的夫。

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

假如分別即是永別......





38日那天,寳羅輕輕地念到:“今天是爸爸去世4個月的日子,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過得好好呢?”
這一天MH370班機在馬來西亞當地時間38日凌晨041分(格林尼治標準時閒1641)由吉隆坡機場出發飛往北京,約50分鐘后飛機从雷達上消失我們知道這個全球性的不幸消息時已經是傍晚了。
2013118日那天,菲律賓發生了史上最大的颱風,那一天也是家父的彌留之際,(家母那日也因病住在醫院,索性他二老就在同一個病房,2張病床也拼擺了一起。中午那會我離開他們的病房去附近的超市買點東西為媽媽熬粥。儅我在收銀檯準備付款時,突然超市全黑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停電了。我的心猛跳了一下,隨即想到的是:爸爸可能離開了。
    爸爸確是在那一刻離開的。那時暴雨剛停,大颱風也剛從城市的上空呼嘯而過,城裏滿是被強風摧折的樹枝,除了我購物的這個商場本著人道主義開著外,其餘的商店全都関著。但是D 城還是幸免于難的,離我們不太遠的L城受災之重,到現在爲止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可以重建的好。
    接著,2014220這天我們家族中的最後一位男性長者11叔過世。
眼淚流干,好像心痛到沒有感覺了,我們只能接受一件事情:天災人禍和死亡是一件誰都沒有辦法的事情。沒有什麽是‘常’,只有‘無常’是‘常’。
人,其實從出生那日確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在某個日子裏我們會死掉。那個日子不知道會在什麽時候,但它一定會來,我們也不知道它會以什麽方式來。但它會來。和平與否慘烈與否,結局都一樣。既然如此,不妨抱著平靜的心態來接受死亡這件事情。原因是人類對此無能爲力。
    爸爸去世后家裏人守夜守了7日。那幾日看著爸爸的遺體,傷心絕望的我一直祈禱:“天主,您能否讓我知道爸爸在哪裏?”我被安排在第四日守夜,那夜我們幾乎整晚不眠,只靜坐祈禱。半夜3點那會,其他人有事去了另外的房間開會,只剩下我一人在棺前,那時燈光灰暗,四周一片慘黑。在靜默中突然有一種很大的平安和喜悅衝擊著我的内心,我不知道它是怎麽來的,緊接著,我的意識突然變得很開闊,我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中。這樣的場景讓我又喜悅又害怕,我不知道我是在那裏,雖然這個世界是這樣的輝煌聖潔,但它讓我感到害怕,因爲它那樣的陌生,而我無法掌控。於是我在心裏大叫:“天主,天主,爸爸,爸爸。”片刻之後那片光芒消失了,睜開雙眼,依舊是這個灰暗的肉身世界。那一刻我確定我是清醒的,所發生的不是夢境,實在,那一刻也好短暫來不及做夢,如果我不是害怕,或許我可以在那裏多停留一下......但我真的確定爸爸老人家現在真的和天主在一起了,在那個義人才可居住的國度裏。
     MH370班機的事件發生了,到現在爲止我們還不確定是否機上的人們是否還活著,寳羅說他好希望班機被外星人接走了,這大概是很多人的心願。他們都活著,活得更幸福。
有朋友告訴我機上有一隊去大馬參加法會的佛教朋友,我常想3世佛: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是什麽意思?也許說的是生命是一種延續,他的存在方式不完全以物資為基礎,因爲是物質就會有腐朽,而人的生命遠不止是物質的定義,他的存在也非有限的肉眼所能判斷。如果生命的存在僅以物質的是否存在而定,這樣的生命觀是否太狹隘而且不真實?
然而,有信仰的人知道生命的深度,他們無所畏懼肉體的死亡,只怕有犯罪的靈魂。
無論如何,在MH370班機的朋友們,我深信你們都在平安中。


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蘭陵王》賞析三,“爲了生存是否什麽都可以”






今早出門上班之前,我傢四爺(我傢寳儸在家中排行第4)對我說:問題和麻煩那樣多,不過我打算笑笑就好了。”“是啊,哥哥,我最近發覺生活中的各種困難和麻煩,對我們每個人來説其實是一種測試,測試著我們的態度是否能平靜坦然,是否是向惡向善,是否被困到。如果我們只從自己的利益好處出發去對待,是很容易被困到的。
那一日,雪舞在賤民村遇到小東問及他什麽原因要賣自己時,小東說:出身在賤民村的人一輩子都不會有出息,沒有雇主願意顧我們,我每天乞討,甚至從狗嘴裏搶東西吃,(外加還有一個快要瞎眼的奶奶要照顧)為了生存我什麽都可以做。

一個人的行爲的確和生存環境有關,沒有基本的生存條件還談什麽道義?但人之爲人,身爲万物之長的靈長動物,不是因爲他有靈魂有精神追求而高於其他動物嗎?如果窮人是因爲窮得無立命之本才犯罪,那些為富不仁的人又來怎麽解釋呢?善惡是非本刻在每個人的良心上,我們其實都知道該如何取捨: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當然是取更好的熊掌,生命和道義不可兼得,捨身而取義者也!但如果罪惡的蠱惑,蒙蔽了真理的價值,沒有什麽比保命重要比苟活重要,沒有什麽比財富和權力更重要,那麽 説謊,兇殺,出賣等等一切保命的手段,哪一樣人不能用呢?
因此雪舞對小東說:人不能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我不贊同你的生存觀點。
人不需要有很高深的學問才懂這一點。比如自己摔倒被好心人扶起,相反與感謝,馬上反誣陷別人要人賠償大額的醫藥費。為了多賺一點錢,不顧他人的死活,在食物裏放對身體不好的東西,讓食品看起來有更好賣相。諸多此類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不知道是錯的嗎?!。所謂的亂世,不全是兵荒馬亂,囯破傢亡的戰爭時期,當其統治者驕奢婬賄無恥,不顧社稷安危,百姓死活,下層為了活命而無所不爲,無論上下統統都沒有了道德底綫,這樣的社會難道不是真正的亂世嗎?
人心亂了黑了,亂世來臨了。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那些堅守道德的人,才是經住考驗的義人。好好活著是為給這樣世間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不是為活而活。
幼時的長恭,母親對他說:你像小草一樣的堅韌。其實小草還有另一層的含義,謙遜,有奉獻的精神。當長恭離開母親獨自在宮廷裏長大時,儘管錦衣玉食,卻一樣還有其他的麻煩。每個人的成長都會難免有坎坷,但要成長為一個什麽樣的人卻是自己的選擇。長恭就是這樣人:常常替人著想,處處寬容兼讓。這裡有個小故事,史書上說他有次上朝,在外等候他的傭人們除了一個還等著他,其餘都跑出去玩了。他下朝后發現卻也不惱怒,只是好脾氣地自己慢慢走回家。如果換了旁人,貪玩的人至少要挨一頓板子。但他就是這樣,對人很寬容小事不責備,待人凴真情。即便他要以軍令處罰須達,扣他的,軍餉,也要把自己的軍餉分他一半。更別提他帶著一幫人身犯險地,冒死把快要沒命的須達從周軍手中救出。傷殘的將士和家屬,他建立傷病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好好地照顧著他們。我在想如果他能用宇文邕一樣的手段自保,也許情形會不一樣。影片中,宇文邕的叔父先後殺了他2個哥哥,為了自保,日後他也用計殺了他叔父。這也算是正當防衛吧?既然都知道高緯都對你起了殺機,都已經是你死我活了的關頭,還跟他客氣什麽?你手中有兵權可以好好利用,想盡辦法就是不交出兵權能奈你何?既然前兩任的皇位都差不多是從侄兒手中搶過來的,你再搶一次又何妨?論才智你哪一點不比高緯強,如果是你做皇帝或許齊囯就不會那麽早被滅。在不,你投靠宇文邕,對方會大喜過望,愛惜你是個人才對你予以重任。不但能活命,還照樣有榮華富貴。
但是蘭陵王是只無爪的鳳凰,他的勇猛是為了國家,他的才幹是為了百姓。高緯可以殺他,他卻不能殺高緯,因爲他的刀是為了終止戰亂而非殺向無辜,殺向自己的親人。投敵賣國,學武子胥般帶敵人滅了自己的國家,這樣的事情他也做不出來。我想這就是他心中的所堅持的道義。只是義人的命看其來注定比別人坎坷,甚至是悲慘。但因其對真理道義的堅守,卻叫人肅然起敬,叫人尊重,叫人對生命有了真正的敬畏和認識。
我們踏遍了邪惡和死亡的道路,穿過了無路的曠野,卻唯獨不認識上主的道路。人生存的順序到底是真理在先,還是口糧在前?沒有好好想清楚前就行事,即便得到整個世界,對你有什麽益處?實在人生活不單靠餅,更靠天主口中的聖言。或者在中華文化中孟子說“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仔細看“義”字,就是把自我當作羔羊一樣的獻祭出來,義 是一種犧牲,自我犧牲稱爲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