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0日星期六

Rotarian的聖誕PARTY

臨到聖誕節,PARTY 總是很多,這一周我走了好些個地方,既有M城的富豪,也有本地的中產階級之家,開了眼界之餘,心中總感歎大概富有和貧窮真的是2個天地,我們到底能做什麼改變呢?
昨晚是 the Rotary(扶輪社)的聖誕節派對,到場時,我才發覺自己居然只穿了件普通上街的衣服來參加派對,看見其他女士大都以晚禮服曬場時,心中倒是有些後悔怎麼沒有留意準備衣服,好加入女郎們拼身材拼性感的行列啊。當然飽眼福之餘,我也大大的對美麗性感的女友們誇讚了若干,要不怎對得起她如此費心打扮?

穿黑裙的瑪潔顯得十分的苗條,不過她的脖子上卻帶了個灰的護套,原來3天前她出了車禍,車毀但人只扭到了,沒有大礙。我取笑她好像阿羅育,不過,無大礙已經是太福氣了。每年的聖誕節前夕是很多人的生命終結的時刻,不知道是為什麼?連今天寫篇博文時,我們一名員工的母親昨晚好好的在家,半夜卻突然過世。真的生命好脆弱,誰能擔保自己明天還活著?要活著也是僥倖吧了。
蘇珊告訴我明早6點他們要去鄉下,Rotarian的醫生成員要去免費做醫療診治,另外他們還帶了許多圖書和舊衣服要送給窮孩子,問我去不去?我說我今早4點就起來奔飛機場往家趕,明天再5點起來受不了了。(其實我心裏想,聖誕節去表一下愛心,可真好啊,既滿足了做好人好事的心願,也被自己的善行感動一下,只是去給窮人服務一天有能有多少改變?)
女士們聊天聊地,我附和著,但並不怎麼開心,LCP 的執行長美國人史女士也坐在其中,史女士60多歲的樣子,穿了一身白色套衫,上面有金色的繡花,刺繡很文雅,也很樸素,我倆可能是全場最樸素的女士了。一會兒,我找了個機會和她單獨講話。我說:“史黛娜,我送去LCP3個孩子算是全軍覆沒了,也許LCP的規矩適合普通的孩子,對街童不太合適啊,但是我也知道LCP 已經盡力了。”她說:“LCP幾十年來幫助了無數的孩子,好多孩子對機構心存感激。我們有一個孩子大學畢業了在美國找到了工作,但最後他卻放棄優裕的條件到LCP來服務,直到生命的最後的一刻,他27歲死於心臟病(他有遺傳)。”這樣的故事真讓人感動,其實LCP有很多孩子,特別是週末時更是有好幾百的青年人和孩子來這裏聚會,只是我們的3個孩子卻融不到其中。史黛娜說她90幾年那會剛來LCP沒幾天時,她的電腦筆記本就被孩子偷走了,還不得不去美國重買。可謂給了她一個下馬威。不過該幹的事情還得幹,不會因為受挫而停住。她接著說:“LCP規矩是多,但是我們幫忙,對方也要配合,盡自己的本分,否則只會浪費時間。”寶羅笑著說:“我勸她要幫忙就幫忙那種成功機會大的人,不要幫忙這種小孩。免得受挫今後不願意再幫忙,但是她不聽,想試試。當然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其結果只有天主知道,我們也只能是盡力而為。”
坦白的說,這些天為了這些孩子的事情我很是鬱悶,下一步怎麼走,今後是否還是要為這種人群服務,我很猶豫,但是總得不斷去試試,不是嗎?

2011年12月9日星期五

選擇

周五我去柯修女那裏做義工,瑪卡和約書華早到那裏了,2個小孩開始還趕快埋下臉躲我,結果發現我沒有搭理他倆的表現,一會兒便索性搗亂起來,發出很多聲音吸引我的注意。但是我卻忍著不理他們。一會兒瑪卡的行為被修女批評,氣急敗壞的他沖出了教室,沖出大門那會還用腳踢了一下門,只是門是鐵的,只怕踢得重疼得多。
約叔華今天乖得多,沒那麼搗亂。基本老實地聽老師講課。10點左右LCP的義工姐妹NICE來了。我和她商量了一下,決定等下課後和約叔華談話。終於叫過孩子問他:“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他說:“我想回去,但是同我住的大孩子欺負我。”“那你告訴照顧你們的阿姨啊,也不用偷跑不回來嘛。”廢話不多說,NICE 決定帶他回去了。但他沒有鞋穿,出來這2周,鞋子也不知道去了哪。瑪修女要給他一雙新的,卻被我攔了:“修女,罰他一下,反正LCP的鞋很多,他回去就有了。”誰知因為修女不給鞋,約叔華頓時小氣起來,下一刻不由分說地也沖出了大門。望著他跑走的身影,我有些後悔是否我對他太嚴厲了。於是和NAICE說,也許這孩子還是沒有真的想回去。大家都歎氣起來,10分鐘過後,NICE說“沒關係了,我去找他吧,我知道他在那裏的。”但是這時候卻又看見約叔華笑著回來了。唉,真是的。
臨別前,瑪利亞修女不嫌他又髒又臭,緊緊地擁抱他,在他臉上親了一下,還要求孩子也回親他一下,對他說:“約叔華,你看有多少人愛你啊,千萬不要辜負了這份心意,你想我時就告訴NICE阿姨,請假出來看我。”孩子也含著眼淚答應了。
總算,NICED帶著他上了車。我松了口氣,慢慢地走回公司。一看時間,已經是中午時分了。今天早晨故意不吃早飯只求守齋祈禱,希望天主給個特別的恩典,讓孩子回來。“守一次齋回來一個孩子,我心裏跟自己開玩笑:“要是早知道這麼有效果的話,也許昨晚就該守齋,也許今天是2個孩子回去了。”
中午午休時間公司很安靜,我的心神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的事情中平靜下來,於是隨便打開聖經來讀,讀到的是亞毛斯先知書,舊約中的先知書通常是先知們代天主對以色列發言,提醒人民的惡行,並警告如不改正即將來臨的懲戒。“
「來吧,你們這群罪人,到貝特耳的廟宇去,到基耳加耳去罪上加罪!每天早晨奉獻你們的祭品,每三天奉獻你們的什一物,焚燒有酵的麵餅作感恩祭。大聲宣揚你們自願奉獻的祭品,因為你們喜愛這樣做,以色列子民。」雅威說。
「是我使你們在每個城巿吃不到東西,使你們住的地方沒有麵餅,可是你們並不歸向我。」雅威說。
「雖然豐收季節還有三個月,我就不再降雨;雖然我在這城降雨,不在那個城巿降雨;雖然人們狼狽地從一城走到另一城,找水解渴,可是人們並不歸依我。」雅威說。
「雖然我用熱風和災害襲擊你們的果園與葡萄園,蝗蟲之災毀了你們的無花果和橄欖樹,但你們還是沒有歸向我。」雅威說。
「雖然我用瘟疫打擊你們,如在埃及一樣,讓你們的精兵在刀劍中喪生;俘獲你們的戰馬,使你們營中腥臭撲鼻,可是你們仍不肯歸依我。」雅威這樣說。「我使你們傾覆,一個神力的懲罰,就像索多瑪和哈摩辣曾遭受的一樣。你們好似火中抽出的木柴,但你們還是不肯歸向我。」雅威說。
「為此,以色列,我將以自己的方式對付你們,那麼,以色列,為這緣故,你們準備好去見你們的天主吧!」
当我看到這裏時,一抬頭,看見約叔華向我走過來,他已經洗了澡,腳上也穿了雙和衣物顏色相配的鞋子。但手上還提著我們從修女那裏出來時拿著的衣物。我看見他好吃驚:“嘿,約叔華你怎麼又回來了?!”“是MERCY阿姨讓我在這裏等她,她一會就來。”打電話給MERCY,詢問孩子是說的是真話嗎,MERCY 說:“TESSI,等我,我5分鐘內到,我正在銀行辦理你給的支票”(支票是今早我給NICE的,用於支付這幾個孩子的上段時間在LCP的費用)
唉,真不知道又怎麼了啊!一會MERCY匆匆而來,我們一行人坐定後,她說:“德希,約叔華又改主意了,他是真的不願意在留在LCP。我們已經讓他和HOUSE MOTHER,心理醫生都談過話了,他執意如此。我想到最後,還是和你談談吧
我說:”約叔華,還有3個月,你就可以小學畢業了,你真的不介意?“他說:“其實我是很想在LCP的,但星期六他們不同意外出。”MERCY說:”我們星期六有請人為他們補課,有聖經學習,另外他們還需要學習洗自己的衣物,所以不同意他們出來。“
“通常,你外出是為什麼呢?”我问他,“賺錢打電子遊戲。”MERCY插道。約叔華不好意思的笑了,看來是說對了。“可是約叔華,我幾乎每2周就帶你們出來玩。看電影,玩電腦呢。”我說:“那還不夠嗎?他搖頭。”所以,你願意為了經常玩電腦,放棄有書念,有房屋住,有飯吃不再挨餓,就髒兮兮的在街上做乞丐就好了,是吧?!!“
答案是他願意
好吧,那就繼續走你們的老路吧,那是你的選擇。或許當初是我給的太容易,所以你不珍惜?
。。。。。。。。。。。

這麼多天過去了,想到這些孩子我們心裏作著疼。但是那是他的選擇,你不能強迫他接受你的好。今天公司的員工告訴我,她在街上看到個頭最小的孩子瑪卡,髒的好像垃圾。但他寧願做垃圾也要擁有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電腦遊戲,你奈他何?!

在你生命的驛站中,在哪一站你會真握住耶穌的手請求他救你,給你祂本早就預備給你的生命的福分和意義?你的痛不夠,不知道你喜歡的東西只會拆毀你不會建造你,不會引你走向真正的生命之路,而只會帶給你空虛和死亡。但是你就是撞在南牆了也不要回頭。固執如此,可見可憐之人也必可恨!
不過假如天主也要接受勃逆之人的痛苦,何況我輩?

回頭?

今天柯修女來找我,表情和藹而嚴肅,全沖著那3個小孩而來,修女希望明天LCP的義工到主教府來一起給孩子做工作。於是我撥通了基督教姐妹MERCY的電話,首先我問她們是否去了小費的家裏和他們的父親談話,她說:“昨天我們去了,但是他爸爸卻很傷心,說孩子根本不聽他的話,他實在是很無能為力,無法管教他們。”聽這樣的話,心情真沉重。
柯修女告訴我,“這幾天孩子來中心,只是洗洗澡,洗好就走了,不留下來吃飯。看來有什麼地方他是可以吃飯的。我請義工做翻譯和他們談話(柯修女是意國人)問他們為什麼不回LCP,他們卻言辭閃爍,弄的義工神經衰弱,問話有些嚴厲,約書華惱了立馬想打義工的耳光。當然被修女制止了。幾天前我看到約書華時,他的右臉上有一道已經結疤的傷痕,雖不深卻也讓臉浮腫。不知道被什麼人打的,當然他學得很快,現在也想打人了,只不過他身高不到1.3米,而且身體瘦弱。只有被揍的份,如果義工真是毛得想扁他的話。但是現在他居然想打義工……!我只希望這位年輕的義工兄弟不要太往心裏去,免得不想做義工了。唉
……這些孩子看起來不服任何人的管教,明天的談話有用嗎?今夜,我將祈禱。天主一貫尊重人的自由意志,祂希望你走正道,也示範給你如何走正道,但祂不會勉強你跟隨祂。雖然只是孩子,但小我卻是很重。小孩真的是純潔無辜?還是其實從娘胎出來已有人性的邪惡和自私自戀的因?這些天生的惡習其實是要在成長的過程中經父母和師長的教育而不斷糾正,也就是說,好的品行是需要培養和陶成的。而如今野鳥一般的孩子,我們卻握不住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他們在絕路上游走。看著他將有一個苦澀的成年而無能為力,(小費的大姐今年已經因為買白粉而判終生做牢,2哥也因偷竊在牢裏)為了你小我的固執,還是像佛教說的,你命中註定是乞丐而無法改變?
真的,明 天的談話有用嗎?你和他談明天,談未來,說教育以後會讓他有很多錢,可以自己買電腦玩遊戲,一個體面的工作還讓他有尊嚴,不像做乞丐只會讓人瞧不起。柯修 女說,這些關於未來的話他聽不懂也不在乎。是啊,我還能說什麼。我真想祈禱今夜會有人打他到吊手,痛到他真的要回頭。。。。。。。真只有這種方法你才能回頭 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