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星期一

偶爾愛慕(獻給三月)

    昨天讀到薰衣草夫人的愛慕者,不覺微笑,她筆下的人情讀起來非常的溫馨,也勾起了我的思緒。
初和老公拖拍那會,實在不知道老公是本小鎮出名的黃金王老五,走到哪里都有女生“寶羅,”“寶羅“的叫他。公司裏有一干還未出嫁的性感秘書,祈禱小組裏的年輕妹妹也很多,去晚了還沒地方坐。我和他一道開車,遇堵時停車,也會有對車的女生給他打招呼,如上我說,“寶羅,”“寶羅“的叫他。實在是嚇希一跳,看來我的競爭對手不少啊。好在德希是寶羅的“真命天女” 2人相識6個月便結婚了。我們的祈禱小組後來常到的也只有一幫老阿媽,和老公公了。我不知道寶羅魅力那樣大,他解釋說:“我雖然不帥,但我很乖,讓女生有安全感,性格取勝。”呵呵,看他自己臭美得。坦白的說,寶羅是個有品行的男人,婚前不亂玩,婚後對希也很專一。但是男人那點小虛榮心,呵呵,女士們,相信您和我一樣都知道。
我知道祈禱小組裏有好幾位女孩都喜歡他,但我們結婚後,她們就能出國就出國了。再不留在這傷心之地。但如果她們如需要幫忙的時候,寶羅則會很賣力,這叫愛情不成朋友在。寶羅這人,拿來做朋友或老公都是很可靠的。雖然我知道他們的關係只是好友而已,但是有的時候,還是很讓我不高興的。小齊是老公的死忠“FANS”,當她得知我們結婚的消息對我們道賀時說:“我真為你們高興。”然後當著一干朋友的面哭起來。是高興到哭?之後她去了西班牙工作,但寶羅仍然是她最信任的朋友,她經常請寶羅幫忙照顧她的弟兄姐妹。寶羅也做到了。我也從不反對寶羅給她幫忙。但有一陣子她經常在半夜23點種給寶羅打電話。讓我很不高興,寶羅說:“妹妹,你講理點,西班牙和這裏是有時差的。”我說“她也應該算好時差才給你打電話,而不應該在半夜三更煩我們,再說她喜歡你,你是知道的。”寶羅看我發飆,只好請他朋友有事儘量白天找他。唉,何苦逼姑娘我做河東獅吼呢?

不過“偶爾愛慕”的事情,不是只有寶羅才遇到。寶羅結婚,他的一幫兄弟夥很為他高興,因為寶羅結婚時已過35歲,實在是大齡,大齡到都以為要獨身了,卻終於有了太太。他們對寶羅說:“你在哪里發現她的?眼大苗條,皮膚BROWNBROWN點,非常的迷人。”有時在派隊上他們喜歡和我聊聊天,其中有一位男士D是寶羅最好的朋友,對希也最殷勤,最愛和希講話,遇到走路過個坎也會趕快扶希一把。弄得寶羅暗地咕隆:“D這傢伙,自己的老婆長胖了,就偷窺我的德希。”看來朋友妻還是不要殷勤過份的好。其實他只是愛和我說話而已,並無其他動作。而且重要的是D 不是我喜歡的那類型。
 但是,要是老公(老婆)以外的人正好是你喜歡的那類你要怎麼辦呢?



我想婚姻是一種誓約,不是只有建立在感情之上的,人類的感情說實在很脆弱,我們的五官常迷惑著我們,(要不然為什麼古代皇帝不嫌自己的老婆太多?)我們實在不應該隨從它誘惑,荊棘之上怎能收穫好果子?為了一點點的快樂去毀壞那麼多人的生活和自己的生活,究竟何謂?
我們身邊的每一個人,特別是那愛我們的人,天主放在我們身邊都有其美意和祝福,但是你要懂得什麼是可以什麼是不可以。就像EDEN裏的那株Forbidden Tree,它的存在是那樣的美好,充滿了天主的祝福。但你不可以吃它,你吃它你就會死,不是天主要你死,而是你不應該的欲望至你與死地。
所以如果你遇到一個你不應該去愛的人,就欣賞(她)他吧,感謝天主讓你體會人世間一切美好的感情:愛情,親情,友情,同事之情,等等等等。
 AMEN

2011年2月27日星期日

HOLY FATHER 的祝福

 
     昨天上午修女們請我和寶羅去主教堂和主教一起商量她們在D城建會院的事情。主教是個大忙人。教會事務繁多,見寶羅和希來,十分高興。我們本要很恭敬的吻他的權戒,卻被他親切拉起來,並在我們的臉親吻了一下,讓希十分的感動。

 
主教剛從Vatican梵第岡回來,興奮的和我們享他和教宗面談的情形

 
他在地圖上告訴教宗我們在哪里,並和教宗單獨談話了一陣。



 

這是菲南部的所有主教和教宗的合影,教宗看起來真是一位既睿智又和藹可親的老人家。


 
我們的主教請求HOLY FATHER 特別降福我們的家庭,教宗欣然同意,並也請聖母為我們代禱給予我們豐富的恩寵。((家父的名字被我用电脑遮了一下,请大家谅解。)
                         捧著教宗特別的祝福,真有幸福的感覺。

這份祝福提醒我們:天主離我們是那樣近,主在注視著我們,身為主的兒女,一定要好好活出祂喜悅的生活。


 
中午時分我們到了市郊,在我們所處的位置,不日即將建立聖方濟各窮人修會在菲律賓的會院。她們的院長卡娜修女此次專程從紐約而來。


主教為這塊土地做了祝聖。


二姑媽在天上看到她生前的產業被很好的利用,想必一定會非常欣慰。
這裏將建一座教堂,一座流浪人士服務所,以及聖方濟各女修會的會院
希望天主大大的利用這個地方AMEN

2011年2月25日星期五

義工日



昨天晚上,我去主教堂接SISTER瑪利亞一行,(她們的總會院長來了,我們請她們吃飯)遇到了MARYS MEAL “聖母膳食”的義工,我們在主教堂給孩子們施粥的時間是一,三,五中午。MARYS MEAL是在二四六晚上,我以前從來沒有遇到過他們,今日總算遇到了。聖母膳食是李(LEE)先生和太太的事功,他倆說:“退修以後,自己孫子不需要照顧,所以來幫忙。”李媽媽和工人做好飯後,李爸爸就會開著車帶她們來教堂給孩子們送飯,此外他們還固定去郊區的一些學校給貧困學生送午餐呢。MARYS MEAL的很多資金來自歐洲MEDJUGORJE地区的天主教教友奉獻。 

今早,希繼續做孩子們的繪畫老師

 
可愛的JR和他的畫,他學得很認真,我獎勵了他一本很漂亮繪畫作業本。

繪畫,不是每個孩子都感興趣。

所以我特別請公司的員工 UBERT,和我一起來幫忙。 
UBERT 彈得一手好吉他,如行雲流水一般,棒極了,他教孩子們唱歌。

 
下午,我帶修女們去 慈善機構“菲律賓小孩” 參觀,
這個機構是基督教兄弟們辦的。負責人是從德克薩斯洲來的BUD(巴德夫婦)
他們只是普通教友不是牧師。
                                                     先看一下他們服務的內容,由校長瑪女士介紹:



“菲律賓小孩”目前供給著100多位大學生,50多位高中生讀書,
此外他們還有手工部,農業部等幫提供技術忙貧困人士。
他們也收留孤兒和家庭有問題的孩子在機構住宿。


他們也有門診免費看病拿藥

BUD,中文即小花,蓓蕾之意,蓓蕾先生的塊頭蠻大的,呵呵。大家在一起分享.
瑪利亞修女說曾經見過印度的德蘭修女,兩位修女曾經有過交談並彼此鼓勵在天主內保持“HOLY”。 BUD先生談到德蘭修女,語氣充滿了尊敬。他說“有人問修女如果她見到天主時她要和天主講什麼。德蘭修女說‘我希望天主要回答我太多的為什麼。’”
的確,服務窮人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物質和精神上我們都有犧牲。
 
BUD夫人和義大利籍卡娜院長,
最後來的這位美籍男士也是“菲律賓小孩”的志工,
他是孩子們的免費數學老師和司機。
另外在第7圖中有位穿紫色雨衣的女士,她來自比利時的志工。

因耶穌之名的愛,凝聚著來自各國的志願者在一起工作。

2011年2月22日星期二

紅樹林之夜2

有時候想再美麗的旅途都會有終點,船過水無痕,月色會重複,水波還會蕩漾,人卻不知道在何方,記憶是否空留惆悵?
那晚我們出海。夜深人靜,海上只有微微的波浪。天上的積雲很多,真的好像棉絮,擁著月亮寶寶。月亮很圓很大,月光在月亮周圍設著7色的光葷。夜那樣安靜,海水在月光下,泛著銀色的波光。四周很暗,只看得見停泊的船隻和遠山的剪影以及漸漸遠去的海岸上的燈光點點。
這時候出海是否瘋狂?天地是那樣的安靜,明月也時隱時現,好像並無什麼可看。但我卻被這種氛圍所感動,傑瑞放起了音樂,樂聲是那樣的動人,仿佛在詮釋夜的秘密。今夜我享受“女王”般的待遇,三個大男人劃著船(其實懶惰或深水處時也可用發動機)我則舒服地坐在船中間靠著軟墊享受海上清風,一切如夢似幻。寶羅在後面嘻嘻笑著,我說:“哥,我記得有人說坐在岸上已經很滿足了。”他卻只笑不答。

大約半小時後,我們航行的地方出現了大片大片的樹林,這些樹都是長在水中的,看上去是如此生機盎然,在月光下又有說不出的美麗。這就是我們今晚要來得地方。傑瑞問“現在,我們要進去了,我給你們的驅蟲藥你倆都搽了嗎?“有了”“裏面有鱷魚嗎?寶羅問他,“絕對沒有”他這讓说让我們放心不少。“等會兒,如果有魚或者青蛙突然跳到你身上來,你千萬不要叫傑瑞對我說。“啊?”“樹上有猴子,你也可能會看到毒蟲,或是蛇。”他故意說得很平淡。“啊?!” “蛇不是很大,小小的”他聽我害怕又補充到,我被他嚇到了,說話聲音已經帶哭腔:“那我要是萬一控制不住叫出來了呢?。。。。也許我現在就用手巾把嘴捂上”。老六,你,你該不會想在這裏謀殺親哥親嫂吧?帶我們半夜來這樣恐怖的地方。連寶羅都說:“也許我們用不著進去的。”但是我們已經故意進到濃密的紅樹林了。


一進來,水上莫名動物就在水面上來了個3級跳,像是歡迎,又像是警告,定神一看,原來是條魚。紅樹林裏安靜極了,水波更是特別平穩,這時老公又在我背上突然一拍,然後故意怪叫一聲。原本已被魚躍嚇了一跳的我“啊”了聲,還好聲音不大,於是我生氣的警告他說:“我拜託你不要在此時、此地,嚇我!聽到沒有?保證哦!”我的神經繃得很緊,但紅樹林裏確實很美,我按耐不住拿出相機來拍,我一邊讚歎樹兒的造型怎麼這樣美,一邊又擔心那些個藏在樹葉裏的毒蟲毒蛇蹦出來咬我。沒辦法我只有暗求聖母的保護,一遍又一遍念著《聖母經》。感謝聖母,我的確沒碰到上述我怕的東西。

好遺憾我的相機不夠好,5步之外已經拍不出來了。






好不容易我們從樹林裏穿出來。我大大的舒了口氣,但不一會老六又把船開了進去,這一片紅樹林好幾十公里,他駕著船帶著我們大跳“S”在裏面穿進穿出好多次,我暗念《聖母經》念到下巴發疼。但的確什麼也沒發生。看來我不必抱著聖母不放,都沒有鬆弛的神經好好看風景了,我想聖母會把我保護得好好的。


這一次是我最放鬆的,老六把船停在樹林裏,還拿出相機替我們拍照,我下意識的擺了一個“耶”,我穿著寶羅的黑夾克(半夜還是很冷的),頭上戴著傑瑞的帽子(因下小雨)模樣怎麼看起來這麼搞笑?美女德希的風采去哪了?前面的自拍的傑瑞看上笑得也很“陰險”,寶羅则好像个日本兵。

再補拍一張,這張形象不錯。只是老公,你的腿看起來很搞笑。


再來一張,老公,你的面部表情太好笑了。

慢慢的,我們往回趕,但好象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唉,這種事情交給男人去憂慮吧。我說:“哥,我好困,想睡覺了。”那人聲音溫柔的說:“好,你慢慢睡吧。”我調整了一個舒服肢勢半閉了雙眼。耳邊聽得舒緩的音樂和劃槳的聲音。朦朧之中,小舟在樹林外穿行,我們經過太多美麗的地方,有一處寶羅叫我:“妹妹,荷花!”這人睜眼到處快看:“哪里?”原來我們來到了一群新生的小樹林裏,這些小小的紅樹林出水不過一丈高,嫩嫩的葉子圍托在一起,真像亭亭的荷花呢,--海洋的荷花。月光為它們鍍上了藍白色的螢光,一群、一片的在水波中蕩漾。實在,天主您創造的萬物沒有一樣不美,讓人心JING神蕩,特別是在圓月寂靜的海上,月亮像一位行呤詩人,凡它經過的地方,一切都充滿了詩意。

那晚,我們3點才上岸。感謝六弟,給我們如此特別的一個夜晚。讓我們知道,在人的睡夢以外,在麻將和燈紅酒綠之外,海洋邊的紅樹林有著仙境似的美妙。如同寶羅說:“這一切是錢賣不到的。”海邊的紅樹林,天主造它讓小魚兒有安全成長的地方,也讓巨浪無法沖進大陸造成毀壞。主,您的造化無一不滿含您對人類,一切生靈的愛。感謝讚美您 ,阿門!

2011年2月21日星期一

紅樹林之夜 1

回家時的路上
上週六晚,快下班那會寶羅對我說:“弟弟傑瑞說今晚帶我們去巴易司城,我們下班後馬上回家吧。”我聽後有些發愣,因為我約了老公下班後要談公事的,公司裏一些不大不小的問題需要他來配合我解決。但現在傑拉說要出去玩!?…… 嘿嘿,當然是要玩了再說!也許我們太過做工作的奴隸,週末出去放鬆一下也不錯的。
雖說想下班後馬上回家,但結果是寶羅和他的秘書還是加了一個小時的班。我則趕快做了晚禱,感謝天主給我們一個機會出去玩,重要的是我們夜晚出發,希望一切平安。7點多回家收拾行李,去巴易司要2個多小時,但我們9點多才真正上路。我們一共4人,傑瑞帶了一位老員工名字叫OBAO,(我寶)我寶常跟他一起出門。(只是“我寶”,你的名字翻成中文怎麼這麼可樂呢?)
車由傑拉開,寶羅坐他旁邊,OBAO 和我坐後面。傑瑞對我說:“巴易司內海生長著碧塞亞地區最大的(mangrove)紅樹林,我們今晚要去那裏玩。”哇塞,意思是說下了車後沒還到目的地,還得接著下海?!浪漫倒是十分浪漫,今夜還是圓月,只是會不會危險啊? 2個小時的車程並不覺得悶,寶羅和傑瑞有說有笑,我則聽傑瑞特別為我準備的中國笛子曲,很快就到巴易司城了。我們先把行李放在城外一個小但很有氛圍的花園旅店裏,然後就開車去了海邊。
在旅店時有一點小插曲,首先是我們的房間號一個是4,一個是5,傑瑞嫌4不吉利,他問我和寶羅要不要住4號房,我笑著躲在寶羅後面說:“我也是,一定不要的!”於是他和OBAO就換去了樓上。我們在房間裏放東西時,寶羅顯得有些不安,其實他今晚自從被六弟請後一直都有些不安。我說:“哥哥,你凡事講安全,能不能有一點小小的冒險精神呢?再說,傑瑞說今晚是圓月,而且不會有風浪的。”他說:“你不知道,傑瑞有時很瘋狂的。”“我們在他不會的,再說天主也會保護我們的。”


一會兒我們開車來到了海邊,這時已經快12點了,岸邊的一小竹屋裏透著燈光,看得到裏面有4人在打麻將。中國人的國粹,不是中國人也可以玩,麻將可能是中國人貢獻給世界上最受歡迎的娛樂工具,而且對普及中國文字也有深遠的意義,哈哈。……
寶羅卻心安理得坐著養神,額頭弟弟給他系了盞燈,看他後面2人忙得,哈哈

但又見得海上寥無人影,天上一輪滿月,我被迎面輕柔的海風吹得精神一振。傑瑞遞給我們兩張椅子,說:“你倆坐在這休息吧”於是他和OBAO就忙著把船從車上抬下來,再安放發動機等等。
他倆一陣的忙,寶羅卻心安理得坐著養神,還一邊小聲說:“我覺得在這裏就很好了。”我說:“哥,不好意思呢。”於是站起來儘量幫傑瑞的忙。終於一切就緒,我們也要上船了。我對傑瑞說:“你千萬不要帶我們去很危險的地方啊,我家寶羅很害怕的。”他連聲做答:“不會不會。”寶羅,你是否心安了?嘻嘻。
海上的月色,……要出發了

2011年2月18日星期五

善工與明智



昨天去SISTER 瑪利亞做義工時,遇到一個一個身材高大結實的小夥子站在SISTER CHRISTINA 的旁邊,修女含愁的對我說:“唉,我真想替他找個工作,看他這樣結實,卻在路邊乞討,很不應該吧。”我隨即說:“好吧,修女,我來看看能不能幫他,我們公司有時需要零時工來幫忙下貨物,也許可以讓他來試試。雖然不是每天都需要,但他工作一天,薪水省一下,也可以吃好幾天的,我回頭問問公司的主管這事的人。”SISTER CHRISTINA說:“那真好,不過你還是先問問寶羅的意見吧。”本來我不想問寶羅,直接給主管說一聲就好了。以前修女也請寶羅幫忙給流浪人士工作,卻被寶羅婉言回絕了。我想也許是老公忘了我們有時也會請臨時工幫忙的。
回家來給老公一說,他卻答得乾脆:“不可以,你不知道乞丐懶慣了,做2小時的工還不錯,要他做8個小時,後6小時你得求他了。”“可是這種零工只做記件嘛。懶惰工錢就少。給他一個機會嘛,他做不好,下次不找他不就好了嗎?”回答還是:“不可以,這種的人,你不知道內在有些什麼,輕則會把工作的程度降低,重則我們不知道他惱起來會做什麼壞事……”等等等
老公反對堅決實在讓我無計可施。
寶羅其實是個心腸很好的人,但他也很明智。比如,我們的好友想把他的親戚放到我們公司來工作,而且要求“最好是辦公室“,寶羅說:“好啊,但是到我們公司來需要2個條件,1,大學4年畢業,2,通過公司的考試。”那位朋友知難而退沒再來麻煩他。還有一次,我們祈禱小組有一位男士40多歲了,一生從來沒工作過。家境不錯,可以靠爹媽。但漸漸家裏坐吃山空,也不得不想法子工作了。找寶羅幫忙,寶羅寧可資助他創業,也不要他來公司工作。等等這些都讓我佩服寶羅的明智。
這一次,我依然只得聽從寶羅的話:“我們幫忙他在其他方面,不是這裏。”當然我們如果不HAIE乞丐,的確會少很多麻煩。但是如果沒有人願意HAIR乞丐,那麼他們的命運有什麼契機來改變呢?
其實關於那個大個的年輕乞丐,昨天我和瑪利亞修女說到他時,修女說:“他真個懶傢伙!有次我讓他幫忙搬椅子準備吃飯,他卻不要幫。我說,嘿,我是在幫你呢,你卻不要幫自己。”當然,這話我沒對寶羅說,否則更沒戲唱了。
幫忙人其實真的是門藝術,沒有回報其實不算什麼,要是恩將仇報,就痛苦了。就算後果沒那麼嚴重,給自己或家人帶來麻煩,也是讓人難過的事情。的確好讓人為難,不幫又可憐。


唉,我來怎麼辦呢?怎麼想辦法幫這種人呢?
祈禱。

2011年2月16日星期三

請教老嚴


老嚴,這就是那張還沒畫好的畫,(尺寸162X130CM)畫了1個多月了,不斷地有其他事打岔,只能時斷時續的畫。就像上周太忙,一停就是一周了。也好,你先給看看。我畫時少走彎路。
這是我自己感覺的缺點和不足:
1. 構圖還是太輕率了(完全是邊畫邊加,畫前做的工夫不夠)
2. 後面的蝴蝶太強了,還需要罩,把它弱下去
3. 腿的結構還不夠,要加一下,手還要繼續深入,頭髮還嫌灰,也要繼續畫
4. 椅子的下面和SIDE TABLE,以及小的瓷器,還要畫
5. 讓我傷腦筋的是地板,很不好看,想把它畫成白色的TILES,但又怕地面一下太亮,會很搶眼……
這張畫還是磨功夫和耐心的東西,離創作之路還遠。老嚴,請千萬不要客氣,多說一下我的不足之處。
謝謝了。
路過的朋友,有建議只管說啊,一併謝了。


 
附:這是藍本的照片,好幾年前的我

2011年2月14日星期一

情人節


昨天是情人節,我和寶羅本來並不重視這個節日,好多年來我們也沒有慶祝過。但昨天走在街上禁不住被情人節的氣氛所感染,於是也狠心買下了相對平時而言天價的3支玫瑰。不但如此還寫了一首“詩”一樣的東西一起放在了寶羅的辦公桌上。寶羅很晚才到公司。吃午飯的時候,我遇見他,只見他眉開眼笑,臉高興得紅紅的,說“妹妹,謝謝你了。”然後給幾個哥嫂說:“我妻子送詩給我耶。”然後差點把我的“情詩”也拿出來念了,要不是我趕快攔著他。
看我老公這樣好哄,我索性裝“乖”到底,晚上早早地沖回家準備晚餐。其實今晚家裏大多數人都不在家吃飯,姑媽告訴我不必準備特別準備晚餐了,我說:“但是爸爸媽媽和我們要在家過情人節呢”。我下午還順便請了二十九(弟弟)回家來吃飯,我TEXT他“我昨晚夢到你有女朋友了,真為你高興,但是如果你還是單身漢呢,就請你PM 7點半回家和爸媽一起過。他沒有回我,但在6點多時派人送回家來很多種口味的PASTA7點多時再派人給媽媽送來一束玫瑰。看來他是不回家了。寶羅也在我的连翻催促下在8左右回到了家。因為人少,我也僅僅做了4菜一湯,但餐桌我佈置了一下,看一下,還是很有氣氛的吧。

爸媽都很高興,老公更是不消說,也祝福我家最後的bachelor真的有真愛相伴。




其實我們這裏的情人節,慶祝的不僅僅是愛侶之間,在學校裏孩子們會給老師們送玫瑰,家裏,兒女們孫子們也會給老人們送玫瑰花。情人節的意義遠超過狹隘的男女愛情了。
例如上週五晚是朋友弗蘭茨的生日。他是一家竹器工廠的老闆,但經營不理想,但那晚賓客中有一位頭髮花白的老先生來自德國。他是德國退休專家援助第三世界會的成員(這只是民間組織)。專長是傢俱,弗蘭茨通過網上請他過來給公司一些意見。這位老人家就真的來了,自備一切費用,千里迢迢的就來了。相信弗蘭茨一定會很有收穫。

另外從美國California的天主教醫生聯盟會一行30人上周連續5天在本城免費為窮人看病和動手術。有太多的人從中獲益處了。

真的,好感動這些無私有愛的人以主耶穌之名奉獻他們的金錢,才華,甚至是自我給這個世界,讓這個世界因愛而溫暖。

“如果你感到幸福的話,就拍拍手吧。”多年以前有一首歌這樣唱到,但是我想說:如果你感到幸福的話,就走出你家門 就把你愛帶去世界吧,特別給那些不能回報你的人。主耶穌說,你會有賞報在天上。阿門!這才真的是情人節的意義:爱家人,爱天下人。

附錄,德希給寶羅的詩:


我如此愛你,因為你有一顆溫柔的心。
我感謝你始終如一的愛我,呵護我,引導我。

我知道我是你的珍寶
是你中的你,肉中的肉。

你是我時時微笑的理由
你是我可以去接受生命裏苦惡的理由
你也是我去照顧饑餓者,服侍貧窮者的理由
.
“我愛你”,這三個簡單的字,是我的心和承諾。
天主作證,我是多麼的愛你。
如果,我的愛還是不夠,懇請我主來彌補……

2011年2月10日星期四

快樂義工


今天是我去SISTER 瑪利亞的會做義工的第3周,鑒於我是上班族,我只能每週五上午擠時間去一次。瑪利亞修女的工作是照顧街上的乞丐,特別是孩子們。我們工作的地點在主教堂會議廳一樓,每週一三五我們為他們準備食物,提供洗浴的地方,提供換洗的衣物,最重要要的是我們給孩子們上文化課培養他們。二四六是另外一個叫聖母餐廳的GROUP在幫忙,星期日也還有另外的團體在支持。
修女們在本城開展工作已經1年多了,以前我的幫忙是只有出錢出物資(力所能及而已),並不親自去服務。有一次修女很委婉的對我說:“幫忙,只有物資上的支援是不夠的。”於是我開始反省,我在家裏照顧我的貓貓狗狗都可以,為什麼不要去照顧那些孩子呢?終於鼓足勇氣,邁出了第一步。
我原想我可以教孩子們畫畫的,但上一周我去時有2個小修士在那裏教孩子們英文,看來是不需要啊。有些難受,但又一想見什麼做什麼吧,做什麼都可以的。今天去那裏,9點時孩子們慢慢來了,先來的先洗澡。幾個小傢伙出來後頭發還濕濕的,於是我跟修女要了張大毛巾幫他們揩頭髮,孩子們很乖的由我幫他們揩頭髮,其中一個小男孩還情不自禁地抱著我的腰,他的動作讓我鼻子酸酸的:這孩子的父母在哪里呢?
9點過了,修士還沒來,先洗好澡的孩子無事可做。我對修女們說:“也許我可以教他們畫畫?”“好啊”於是瑪利亞修女給我了一些紙和鉛筆。但這些紙都是寫字本,畫畫要用純白紙才好呢。於是我打電話回辦公室要一個員工替我拿30張辦公白紙,以及各色的彩色筆來。主教堂在市中心,離我們公司步行只消5分鐘。瑪麗安(我們公司的員工)不久就來了,我正被一幫孩子圍得滿頭大汗。修女又給我一個20歲左右看起來有些憨的男生說:“他需要學120的數學,要教英文和菲土話。”我只得亂抓人了,說“瑪麗安,你教他吧,你幫我啊,我忙不過來了。
瑪麗安欣然同意了,果真很負責地教他數學。忙忙一個上午,孩子們學習的態度還是不錯的,他們很有興趣,學得也很認真,畫完畫之後,還學寫了所畫的英文名稱。來檢查一下教學成果。
今年是兔年,我教他們畫兔子。比較簡單好畫。


學習完後,我請這位兄弟彈琴,孩子們唱歌。他是盲人,在路邊乞討。我看了看他的眼睛,還有一只是白內障?(我不是醫生)應該還有救,他還那麼年輕。
11點左右,一位義工阿姨給大家講路德聖母的故事,因為今天是路德聖母的慶典。這兩個調皮匠是所有孩子中最皮的,偏看希那麼親。一左一右的依在我身邊。
主耶穌,我感謝您給我這個機會到社會最底層來服務,以彌補社會所匱乏的愛以及忽視,孩子們實在是很可愛的一群。我也在他們身上認出了您的面容。求您降福我的工作,給我愛德,忍耐和智慧 甚至是能力,好讓我能做更多的工作。願榮耀和光榮都歸於您,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