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30日星期三

‘虎媽’的功勞


《有天堂鳥的畫像》146 x 114 cm

回想少時學畫, 貪玩不怎麼用功,母親總是不厭其煩的嘮叨:“你應該多畫。” 拗不過她的嚴厲,只有勉強用功。讀大學時暑假回家,若玩上一個星期還沒有畫畫,也要被她念。所以到後來一到假期我索性告訴她:“我休息一周後再畫畫吧。”這樣就用不著她每天問“你什麼時候開始畫畫?”
結婚以後全力幫老公打拼,快10年的時間不曾動過畫筆,每次母親打電話都會問:“你在畫畫嗎?你不畫有一天會後悔的!”不是我不能畫畫讓我難受,而是她的話,她的敦促讓我難受。因為不能每次敷衍她,所以從去年開始,我真的重新拿起了畫筆。
你看我都是成年人了,還得要老媽不時敲一下,‘不要懶惰’。我想生命中有個“虎媽”是好事,這是我們成材的動力,哈哈。

 未完成时
這張畫,總算完工(见第一张)。哎,連我自己也不敢相信居然畫了3個月,雖然不是每天都在畫,有時也停10多天才有時間繼續,但不管怎樣時間拖夠長了。看一下效果吧,2张前后对比一下,這是畫到一半時的樣子,那时多虧了老嚴的好建議和打氣,我虽然十分艱難,但是鼓足了勇气来畫完它,技巧還是不夠成熟,繼續努力進步吧。
 
《展顏 》50 x 50 cm

這是我從上周星期六晚上開始畫的一張荷花,還沒有最後收工,但大效果出來了,也心急地拿給朋友看一下。這套荷花會有4張,畫好了其餘再一併拿給你們看。
朋友們(特別是老嚴)多提意見啊。

2011年3月28日星期一

‘我的’和‘我們的’

寶四爺昨天下午回家,不過晚上又穿上好衣服沖出去開會去了,我對媽媽說:“媽,看來他要成專職‘會議男’了。”媽媽一臉不高興說:“你應該勸勸他心用在自家公司上。”我說:“有了,我對他說自家的公司做好是基礎,自己的公司做好,在外面說話才有分量。”
    ‘ 會議男’不在家吃飯。飯桌上只有媽媽,我和‘寶六爺’。(爸爸在他自己的房間吃) 寶六爺,是個忙人,吃飯也“嘀嘀”的手機不停。媽媽說:“你到底什麼事什麼人那麼重要啊?我在一傍幫腔:“就是嘛,一天倒晚不知哪那麼重要的朋友,難道停上一會兒,朋友就生疏了?”他說:“不是的,工作上的,我想到什麼就趕快提醒我下面的工程師。”吃飯時,菜很多,但媽媽看了卻沒口胃,我家的廚師手藝不是很好。媽媽對我說:“有客人來耶,你也不要下廚。”見我一頭霧水她又說:“老六難得回家,不是客人嗎?”我問他:“你喜歡吃什麼?我下次準備。”他說“不用,不用。”其實我懂媽媽的意思,我這個媳婦這幾個月都沒下廚了。這幾個月一下班我就沖去畫畫了,真的沒有照顧到爹娘。好吧,明天我就早回家做飯。
正暗想著,又聽媽媽說:“怎麼又是粽子,家裏的粽子怎麼這麼多呢,吃都吃不完。”我說:“不是哪,媽,是上次我出差,我的一個供應商送給我們的。”那頭的寶六爺聽我這樣說,咳嗽起來,他說:“希希,你不要總是用‘我的’聽起來來很不舒服,你應該說我們的一個供應商送給我們的。多說我們會顯得謙虛點。”我說“好吧,你有道理,我聽你的。其實寶羅也這樣說我,但是有時我忘了。 不過你不要老故意教育我啊,我家寶羅已經嘮叨得像媽媽了”媽媽聽我這樣講,說到:“嘿,人不是在意你才好心提醒嗎?不在意你誰管你?”聽老夫人聲音嚴厲起來,我趕快說:“YESYES,母親大人,我這不是好好地聽著的嗎?”
“看來說話真是門學問哪,說話隨時誠懇謙虛,不亂講話,會讓人舒服很多的吧。不過,我想起一件事情好好笑,”我對媽媽和老六說,“我以前有位比丘尼朋友,有一次我們和一位已婚的揚姓朋友聊天,言談中小揚說到她老公,一口一個“我們老公”終於,師傅忍不住了說:‘哎,小揚,拜託你說你老公就說‘我老公’不要說“我們老公,好不好?!’哈哈,看來什麼都可以是我們的,但老公不可以是我們的。”老六聽了也笑起來,但他說:“我們廈門話裏有“GUA GUO 都指我們,但GUA是包括你在內的我們,GUO,則是不包括你在內的我們。不知道為什麼國語裏沒這種講究。”
真沒想到福建一帶,古人總說他們是南蠻,沒想到南蠻有時比中原文化中心的士大夫有講究的多啊!真的不可小看人呢。

2011年3月23日星期三

寶四爺出差

寶四爺今天又出差去MANILA,這兩天,菲的全國華商代表在那裏開會。因為見面的有許多大佬,寶四爺平時一貫簡單,現在也買了幾件正式場合穿的新衣。只是1月以來,他每天早上跑他的菜地,對他的番茄,玉米,白菜‘情意綿綿’,3個月下來,曬了個皮膚黝黑兼滿臉的豆豆。我說,“哥,你看上去好象個農家靦腆男呢。”左上下圖,寶羅的有机菜地)

寶四爺出行,拖到最後一刻行李才打包。他抱怨我不關心體貼他,打包要他自己動手,我說,“你不是說我準備的東西你不愛穿嗎?我都不敢把東西放在你包裏。你看我都已經把你的衣物放了很多在床上,你自己再拿你喜歡的就好了。“但他又接著抱怨我昨晚不叫他回來,他在辦公室工作到10點半也沒人理他,點心也沒有,害他有累又餓。我昨晚下班回來就畫畫,畫到10點半他回來我才停手,陪他吃飯。我說“哥,你不能支持我一點嗎?我都沒有時間畫畫呢,白天的時間全部給了公司。”“哼,總之你都不像以前那樣在乎我了,你第一是花,第二是畫,我最高也只能排第三。”他說。
我家寶羅雖然沒有讀過紅樓,但性格裏的小氣,卻像透林妹妹愛耍小性。不消說,姑娘我對他陪盡了小心。然後又幫他安排行李,今早6點多送他去機場。他在車上說:“哎,妹妹,你在家不要幹壞事啊。”我說:“我不要說男朋友,連女朋友也沒有一個,祈禱小組那幫‘道友’住得也很遠啊。你還擔什麼心?”他說“沒朋友現在也可以找。”聽這話讓我哭笑不得,這傢伙出門不過三四天,而我們又和父母住在一起。當真是講‘橫’話。“I AM A GOOD GIRLDONT WORRY”我說。他一聽我講英文急了,說:“你還當真不一般的笨,還要講英文讓司機聽懂,哎呀呀……”看他又氣又急我忍不住笑了:“放心,司機知道我們夫妻是開玩笑的。說實在,你對我真是不放心呢,還是開笑?!”他說是開玩笑的。我說:“你放心吧,我對你的愛超過我的想像(當真不嫌肉麻),倒是你,在外面做MASSAGE,要有尺度啊!”他說“我做MASSAGE是那種大房間有很多人做的那種,你放心,我不是那種人,嘿嘿嘿。”

老公,我們彼此放心就好了 祝你旅途愉快,在外面好好放鬆休息一下,你回來時我爭取再多畫一張畫。

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陌上花開


楊柳亂成絲,
攀折上春時。
葉密鳥飛礙,
風輕花落遲。
城高短蕭發,
林空畫角悲。
曲中無別意,
並是為相思。
-------蕭剛《折楊柳》
身處在一個不知道寒冷地方久了,不知道冬天的嚴酷,也就沒了春來的喜悅。當然也記不得楊柳亂成絲,桃紅滿阡陌的情景了。月初和母親通電話時,她興致勃勃的告訴我不日她要去踏春賞桃花。今天我打電話再問她時,她說那日賞花到一半就大雨傾盆,只得匆忙回家,而且被雨淋得幾乎生病。但是“這周週末,我還是要去的,只是無人替我拍照片”她這樣說。
在我的記憶裏不曾和母親一起去賞過桃花,也許我該找個時間在3月回國。
有一日獨自看越劇『紅樓夢』,是徐玉蘭和王文娟的版本,我很喜歡裏面的佈景,唱腔。也許只有那個年代才有那個味道,當然王文娟的林黛玉在我心目中更是無人能及。看到一半,寶羅回來,聞音後說:“妹妹,這是什麼啊,”然後‘四爷’尖著嗓子模仿了一句裏面咿咿啞啞的唱腔,又說:“怪嚇人的!”又獨自笑了半天。
唉“當你的愛人叫做寶羅,你怎麼能送他一首菩薩蠻?”
不過我家寶羅雖然不懂『菩薩蠻』,但他懂得“老者安之,少者懷之。”骨子裏有著中國人的厚道。
但是,『紅樓夢』我還是要獨自看的。
有一次一位愛音樂的朋友請我聽他從中國買回的笛子曲,笛子聽起來蠻歡快的,裏面有小放牛,梁祝,康定情歌,山丹丹花開紅又紅等。還是小放牛的感覺比較好。山丹丹花開紅又紅讓我頭昏。我猜他也並不一定真喜歡這些個曲子,只是想我是中國人會喜歡。
也許改天我應該向他們推薦蕭或箏,讓他們聽聽廣陵散,天風佩,流水?或者琴音的冷澀不合他們熱情明快的個性?

2011年3月17日星期四

一個希望

簡單地交代這些天的生活吧,好久沒寫博文了。

3月初去外地看PH的當代傢俱展覽,去吸收一些新的意識。PH的設計家真的很棒,實在不虛此行。不過我去時已經開始生病,回來更是嚴重,因此呆在家裏,曠工了差不多1個多禮拜,現在才好。

昨天老公去MANILA ,雖然他明天就回來,但俺也蠻想他的,想他的嘮叨,想他的可愛……
前天中午,我剛拿到工資,正喜孜孜的,一會兒CHRISTINA修女來訪。她來告訴我一位瞎眼兄弟的事情,這位兄弟不過20出頭,雙目失明,家境貧困,在教堂外面賣唱 (见上)。我每次經過那裏時總想,如果能讓他看見多!他的一隻眼睛看起來是白內障,可能還有救。我曾對修女說我很想帮助他,修女說,“這裏有一位醫生願意免費為他看病。”我說,“那好,看來不需要我操心了。” 但是說話一個月過了不見醫生有什麼動靜。我心裏有一些煩躁:“主啊,這又是什麼呢。白內障拖久了也會真瞎的。” 但是內心有個小聲音對我說:“你不要急,等等吧。”

這天中午CHRISTINA修女告訴我,(我暫時不知道醫生的名字)“醫生已經免費為那位兄弟檢查了,情況如你所料,一隻眼睛還有救。他現在需要吃些藥物,幾周之後再開刀。但是開刀之後也很麻煩,他的家實在又窮又髒,手術後是不能住那裏的。” 我說:“好吧,修女,等他開刀時我會為他提供HOTEL的,直到他康復為止。”
話剛說完,修女又遞給了我他的藥費單據,好傢伙,是姑娘我四分之一的薪水。我說“哈哈,修女你來得真是時候10分鐘前我剛拿薪水。”
如果他能康復,錢倒是真的有了價值。
但是我不知道他的開刀費醫生會不會免,我聽教會醫院的院長講過他們每年會為一些窮人免費開刀的,希望會吧。
我真的期待他重見光明的那一天!
不知道明天是不是世界末日,但該做的事情還得做,該愛的人還得愛。
主啊,交給您了。阿門!

2011年3月14日星期一

日本9級大地震,敲響的是警鐘還是喪鐘!


請朋友到下面這個地址閱讀: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88db750100r4xf.html

2011年3月12日星期六

繁花之季的傷



所有櫻花來自 http://blog.yam.com/yaoshumaan

櫻花時節去看花……


生命的綻放滿是喜悅?
啊,繁花之處卻有傷……
 ………
……
311日本大地震……

我們原是如此脆弱……


20112月22日12:51新西兰南岛基督城地震

2011年311日本大地震……


下一個會是誰(4月1日?)

警醒的日子,您不要只看生命的繁華,也當思念悲哀與痛苦,反省所有不義的行為。

2011年3月2日星期三

疾病與奇跡

年輕時我最大的缺點是急噪,因為急噪,不知道出了多少的危險,多少的狀況,不知道讓天父替我收拾了多少回爛攤子。(說到這裏,再對天父一萬零一次的說:感謝,謝謝您那樣愛我)急噪會給自己施壓,壓力一大便會憂慮。憂慮一多,身體便開始“造反”而我最常被造反的便是胃病。胃病最初出現是因為情緒的問題,但到了現在就真成為病了。
除了胃病,我還有先天性的缺鐵貧血,呵呵,這兩樣病唯一的好處就是讓你一直瘦,不發胖。但是人到中年,這個毛病讓你時常感覺好疲倦,沒有精力。加上飲食冷熱稍微一點不對,就大吐特吐。我一直試圖看醫生,吃補鐵的藥,但補鐵的藥換了好幾種,就算加上維C一起吃下去,都還會有劇烈的拉肚子。吃胃藥,吃時好,不吃幾天就犯。去年我生日那會,又大病起來,生日那天也在病床上度過,我感覺我的健康真的到了一個極限。

但是,我這一生常在經歷奇跡,這個奇跡就是天主的恩寵。生日的第二天,寶羅在公司上班,他的一位朋友譚帶了一位女醫生來看他,譚說這位醫生是馬尼拉的名醫,他對她相當推崇,這兩天女醫生正好在D城度假,所以譚帶她來和寶羅認識。寶羅見到她就想到我,於是央求她可否犧牲一下休息時間看看德希?醫生欣然同意了,於是第二天寶羅就帶我去譚先生家見這位醫生。
這位醫生看病有個特點:喜歡用天然物質治療病人,不喜歡用抗生素。說實在抗生素類的藥物,有時實在是害大於利,它會殺死你體內的病菌,也會殺死你體內的有益細菌,讓你的抵抗力越來越弱。有時還讓你這裏好了但那裏出毛病,讓人不斷的受折騰。女醫生聽了我的情況後,給了我一種很簡單的口服藥(OM-X),這種藥是日本產的,說它是藥,其實它是一種好的細菌會幫忙你在體內和壞細菌作戰,對身體無任何負作用。
這種簡單的藥我已經吃了2個月了,(現在幾乎停了),從服用的那一天開始,我就基本沒有過了嘔吐和拉肚子。至於缺鐵的問題,這裏有個小插曲。有一陣子我的手特別的發癢,但外觀上看不到任何原因。寶羅說“你為什麼不利用INTER NET 查一下原因。”他的話提醒了我。我真的在網上查了一下,在海量的資料中發現“手心發癢是缺維他命B的症狀。”繼續查下去,發現缺維他命B和缺鐵要食用的食物幾乎一樣,例如木耳和蘑菇,動物肝臟等等,這個資料幫了我的大忙。現在我用服用維他命B 來代替含鐵的藥物,身體沒有任何的不適應。
這樣我那幾乎患了20年的胃病和從小缺鐵貧血的毛病就奇跡般的好了。我只感歎天主是如此神奇,我們找不到醫生,祂就帶合適的醫生來見我們。人生無法跨越的障礙,只要天主小小的在我們一推就跨過來了。
真的好感謝天主!
YAN,寫到這裏,我希望我的故事能帶給你一些啟發,能對你有一點點的用處。

明天要去異地出差,朋友們星期天見。主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