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8月17日星期五

夾竹桃



好久不曾寫博客
好象失去了一位極好的朋友一般。的確,那些天涯比鄰的朋友們有3個多月沒交流了。
時間過得好快好快。
這幾個月,去了好些個地方。開始閒暇時,我也畫畫荷花,不過前幅卻不是我之作,是我極為欣賞的一位天才妹妹的畫作。
最近家中院中的夾竹桃極美,我不該靠它太近,吸香過多。於是有些頭腦昏沉,心律不齊,竟然有些中毒了。
朋友們,你們都好嗎?

玉山枕


玉山枕 []柳永

   
骤雨新霁。荡原野、清如洗。
   
断霞散彩,残阳倒影,天外云峰,数朵相倚。
   
露荷烟芰满池塘,见次第、几番红翠。
   
当是时、河朔飞觞,避炎蒸,想风流堪继。
   
晚来高树清风起。动帘幕、生秋气。
   
画楼昼寂,兰堂夜静,舞艳歌姝,渐任罗绮。
   
讼闲时泰足风情,便争奈、雅歌都废。
   
省教成、几阕清歌,尽新声,好尊前重

永遇乐 苏东坡

   
明月如霜,好风如水,清景无限。
   
曲港跳鱼,圆荷泻露,寂寞无人见。
   
如三鼓,铿然一叶,黯黯梦云惊断。
   
夜茫茫,重寻无处,觉来小园行遍。
   
天涯倦客,山中归路,望断故园心眼。
   
燕子楼空,佳人何在?空锁楼中燕。
   
古今如梦,何曾梦觉,但有旧欢新怨。
   
异时对,黄楼夜景,为余浩叹。

2012年5月12日星期六

中菲之战


這些天中菲黃岩島之爭,弄得我心情鬱悶。你要問我立場,我雖然是中國人,我還是中肯地說這個島是菲律賓人的。
中國人說祖宗以來這塊島就是他們的,但是國界貼著東南亞諸國的家家門口劃,也太霸道了吧?!我國人在內不講法制,在外也不理會國家法。實在是讓人憤恨!
在國內他們想打人就打人,想抓人就抓人,想拆誰家房子就拆誰家房子。510號傳出雲南巧家有村民家被拆,老公被打死,但老婆還是要去簽字讓地,絕望之餘,這位婦女在自己1歲的孩子身上綁了炸藥。簽字之時當場引爆了炸彈,此事件4人死亡,10多人受傷。整個過程讓人唏噓辛酸不一。
其實這個月還有2見件事情是關聯在一起的,盲人律師陳光誠逃到美國大使館,讓中共臉面無光老羞成怒。陳光誠幾年前被政府抓去做了4年的牢,出來後又被當局軟禁在家,他犯了什麼大罪?因為他幫助山東臨沂家鄉婦女運用法律對抗地方政府野蠻計劃生育政策。臨沂的計劃生育政策有多野蠻?懷胎6個月的婦女都被抓去強行墮胎。身為女人,我聽到這樣的情形,只能用憎恨來形容感受。但是更駭人聽聞的消息還在後面:
58日“韓國媒體此前報導,有人從中國向韓國走私由死胎或死嬰製成的人肉膠囊,稱可增強男性性能力。韓國海關說,去年八月至今已經截獲了35起試圖通過托運行李和郵包走私人肉膠囊的企圖,並截獲近1.75萬粒膠囊。
中國有些事情的做法已經超過人類的道德可以接受的極限了。我可憐在中國那些成千上萬,沒有權利見天日的孩子,還沒生就被剝奪了生存的權利。不僅如此,身體還要被磨成粉製成假藥。那些做和吃的人同樣邪惡,而邪惡的源頭,最邪惡的就是中國的計劃生育制度。在提升經濟的前提下,只准生一個,多餘的就是犯罪。人的生命為經濟讓步。人不如錢重要,人命賤的如此,難怪要拿來吃了。
真的偌大一個中國,孩子的生存權利要靠一個盲人來戰鬥,來維護嗎?
真的這樣的政府該垮臺了!

另外,一些馬來西亞的朋友因中菲領土爭端,擔心地問我菲律賓有無反華情緒。還好,菲律賓反中不反華。我們華人還是很平安的。再說了,現在的菲律賓人一個家庭中就一個華人祖父或祖母,一個華人家庭中會有若干菲律賓兒媳或女婿。連總統都是華裔。他怎麼排華?
今天早上有個美國人和我說:馬來西亞,越南,印尼,日本甚至澳大利亞,在海疆域上都和中國有爭議,為什麼這些國家不要同菲律賓聯合起來反對中國的霸道,要知道現在他們不幫忙菲律賓,下一個就輪到他們了。你們馬來西亞(或其他國家)這次對中菲爭端的反應是什麼?

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

滿頭包


很久都不常寫博文了。其實生活中可圈可點的事情很多,但我人很懶,要做的事情也太雜,只得將博文懶掉了。但有些事情,寫下來還是很有意思的。。。
例如417日那早,我和寶羅還在家時,公司的司機傑瑞就已等候在門外了,看到他我問他:“你怎麼了?一早就在這裏?他說:“我頭疼得厲害,希望能向先生先借些錢去看病。”我見他的眼睛也紅腫,而且有目眩的樣子,看來頭疼已經影響到視力了。就又問他,“你怎麼會頭疼的?”他說“我頭上長東西”邊說他邊撩開耳邊的頭髮(傑瑞的頭髮留得比普通男生的長)給我看他頭。這不看則已,一看讓我驚悚得要毛髮倒立。原來傑瑞的頭部竟佈滿了一個一個的包,平時頭髮蓋著不容易看出來,這些包一個連一個長在頭皮下,看見了讓人又噁心又害怕。。。。。。

於是我趕緊離開他,跑去找寶羅,告訴他傑瑞的病。誰知寶羅聽後並不奇怪,說到:“那是的傑瑞的老毛病了,2000年那會他就有了,說實話,這是他常向公司借錢的理由。”我說:“是這樣嗎?可是我到今天才知道他有這樣的病啊,而且看上真的很嚴重了。”寶羅說:“其實12年前我就告訴他去開刀了,可是他不要,我也不能勉強他。”傑瑞是公司裏教育較低的員工,有些木納,出的事故也很多。我現在有些明白為什麼他會像這樣了。看見寶羅在為傑瑞準備錢,我說:“你不要把錢直接給他,一會兒我去上班,讓公司裏比較能幹點成熟點的員工帶他去看醫生,錢也交給那位員工。”找誰呢,夫妻倆合計了以下,最後選了主管麗恩。

上班時,傑瑞隨我一同來到公司,我找到麗恩說明了傑瑞的情況,請並請她帶傑瑞去看病:“傑瑞人有些笨,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多年了,病沒有看好,反倒越來越嚴重了。你帶他去吧,醫生到底講些什麼,回來告訴我們。

麗恩花了半天的時間找了2個醫生給傑瑞看病,2個醫生都說:他這病無藥可醫,只能開刀,而且傑瑞的滿頭包從小就有了,現在越長越多,越長越大。他早就應該開刀了!但是傑瑞卻很固執,死活不要開刀。還說是老婆不讓。但是現在的情形是,這些包讓他頭疼的無法正常工作了。我也告訴傑瑞的上司一定不要讓傑瑞在這種狀況再開車了。

隔天麗恩帶著傑瑞再次找醫生談話,那些醫生對傑瑞很生氣,說:“你把那包留著幹嗎?它能給你POWER嗎?,你還不開刀,以後越來越麻煩啊。”我開始想傑瑞也許是為開刀的費用擔心,於是讓麗恩解釋給他:“你開刀,是有醫療保險的。”但是傑瑞還是很固執,不開就是不開,一周下來,我的耐心都被他磨光了,於是對他口氣也很嚴厲:“你的事情,不開刀,我就不管了,借錢沒有,班你也不用上了。”心想你到底知不知好歹啊?你開刀,有醫療保險不說,公司也不會不管你的。其實我和寶羅私下商量,他開刀的費用公司出一半,我們私人出一半,就算幫他了。我氣他不開刀的態度甚至對寶羅說::“這種傢伙乾脆讓他退休算了,留在公司也不能做事。”

但是寶羅是有超級耐心的人,他說:“傑瑞和他老婆都是山裏人,也許對開刀的理解和我們不一樣。於是他讓傑瑞把老婆帶來,耐心地給他夫婦解釋開刀的事情。但傑瑞在寶羅面前哭,寶羅好脾氣的說:“哭就能解決問題嗎,你知道知道今天是艾維思的忌日,你想早點去見他嗎?”艾維思也是我們公司的司機,于一年前心臟病突發去世。按寶羅的說法是對傑瑞用了:硬一點,軟一點,罵一點,嚇一點,愛一點的手法。最後傑瑞夫妻終於同意開刀了。

昨天傑瑞在醫院裏動手術,陪了他40多年的滿頭包終於和他說再見了。今天早上我對麗恩說:“晚上下班我們去醫院看看他吧。”但是下午麗恩說傑瑞已經出院了,我聽後很驚訝:“怎麼這麼快就出院了?,才開刀呢,不要擔心住院費啊,天氣這麼熱,出來傷口很容易感染的。”麗恩說:“不要擔心他,實際上他開刀以後就可以走來走去了。醫生說他可以出院在家休息的。”問及醫療的費用,麗恩說:“都知道傑瑞窮,U大夫的手術費本來是19萬比,但只算了9萬(大陸錢1萬多),S大夫的費用是11萬,但只收了5萬,加上其他費用總共是28萬,我聽後嚇一跳說:“怎麼這麼貴?”麗恩說還有醫院的化驗費用等等。說吧她把帳單都交給了寶羅,寶羅拿到後立馬跑去醫院向院長要折扣,可惜的是院長那會不在。醫院的帳我們還沒有付,賴帳賴他幾天在說。
重要的是滿頭包的傢伙終於是正常人了,可喜可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