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30日星期四

愛你的兄弟


我有7個弟兄,娘家1個,夫家6個。我經常覺得我差不多是這世界上最幸運的女人,我縱使有一個哥哥讓我憂傷,卻還有6個是我的幸福。
寶羅家6兄弟,不知道爸媽用了什麼方法使兒女成長為最優秀的人,他們對社會的盡責,在天主面前也不讓聖神憂心,在家庭裏是對父母孝順的兒子,對妻子是體貼的老公,對孩子是和藹睿智的父親。寶羅是個我無論是在人前或人後都可以欣慰的好老公。而其餘的5個弟兄和嫂嫂對德希都非常的親,我家老大老二住在外省,不常在家。但在家的幾個弟兄,卻讓希真有被當成小妹被寵到不行的感覺。

於是,我時常聽到天主在對我說:“我另外給了你6個最好的弟兄來疼愛你,而你卻不可以接受一個有問題的弟兄,也是最需要愛的弟兄嗎?

有時,我覺得這一場關於愛的考試難度是這樣的大,我似乎不能用自己的能力來解決。哥哥安東好賭,好酒,性情十分的暴烈。脾氣不好就很難和人和平相處,加上工作上並不盡心,所以被fire out 了一次又一次。但好在我和父母都是有薪水的人,三個人支撐他一家(他的妻子也時常沒工作),再加上政府對他們也有補助,所以他日子並不是過不走。
其實他這樣一個人,大家對他都默認了,對他不在有什麼要求。但因他這樣的嗜好,加上和他妻子時常打架,家裏沒有平安,對孩子負面的影響太大了,因此孩子一到15歲就成了一個問題少女。人生的麻煩似乎變得如此劇烈,更加的不可收拾。
希告訴他唯有依靠天主才可以改變這一切,多年來我一直帶他們去教堂,但他並沒什麼興趣。這下因著女兒的問題,半年之內一家三口都領了洗。洗雖然領了,但人還沒有成為“新人”至少內在並沒有立馬更新。(而且他領洗的動機或許只是想讓我帶他的女兒來我家)孩子來我這裏一年,進步不少。但回去之後不到半年又和壞同學混在一起,這一次還被員警抓了,就在被員警抓之前一周,一家三口還去了教堂望彌撒。這讓哥哥實在想不通:不是已經依靠天主了嗎?怎麼事情越變越糟糕?他從此不願意去教堂,甚至所有的錯都算在了德希的頭上,橫蠻之處讓誰都受不了。孩子從看守所出來,到現在為止在一家夜總會工作,希上次回娘家,想盡了辦法來拉她回頭,不過她很熱中那樣的地方,誰勸她都不聽,讓我深感無能為力。同時我也注意到,在那種地方工作的女孩都是167歲的小女生,現在的色情行業年齡越來越小化,這個社會的病態與毒瘤誰能醫治?
有時我們“對軟弱的 弟兄姐妹,唇槍舌劍的盡施言語暴力,”我能夠理解這種弟兄姐妹激憤的原因,以為可以將對方罵醒,其實進到死胡同的人那裏是可以罵的醒?既然罵不醒何苦要去罵?

其實犯罪的人最大的傷害是傷害自己的靈魂和身體,而對於愛他(她)的親人來說就是陪斬!這就是為什麼對他們的不及時回頭親人們沒有耐心來等待:“你心疼他受苦,你的心靈也受不了這種煎熬。”自從侄女去了夜總會上班,我的夜晚有了錐刺之痛。
你何苦要為一點的快樂要用一生的痛苦來抵債?但既然你自甘墮落,誰的話你都不聽,我也只能選擇對你冷漠,你實在是個與我無干的人。愛做什麼就做什麼吧,你自己向天主負責。我不相信天主要將你的錯算在我頭上來。我只是倒楣和你們有了一點點血緣關係。
我好象出了選擇冷漠沒什麼可以排解的方法。

很多時候默想主在革責瑪尼的情景,他的痛苦和憂悶是否包含了疑問為人類這樣的犧牲值不值得?即便犧牲了人並不領你的情。即便天主死在十字架上,這個世界都還有因罪被毀滅的一天。
寶羅不久前對我說:“你期望天主做什麼?他TOUCH TOUCH 你哥哥和侄女,他們就變做好人?我告訴你,那不是愛,那是魔術。每個人都自己的生命軌跡,我們要做的就是耐心的等待,和恒久的祈禱。奧斯定的母親為他祈禱了13年,你為他們祈禱了多久?拉匝祿死了都還可以被耶穌復活,人就是死了都還有希望,你在擔心什麼?沒有人是無可救藥的。”

今天再回想起寶羅的話起來,心裏覺得又有了亮光和平安。也特別謝謝水方兄弟,他的博文《Mr. Siao關德輝《遇見愛》分享會》讓我聽到了一位和我有相似經歷的弟兄的分享,他需要反思的東西,也正是我需要反思的東西。
Humble,實在是我需要一二再,再二三注意的品行。而我也要重新學會對主的交托。

2010年9月28日星期二

善人




郭女士是我的一位朋友,她年過半百退休以後在幾家慈善機構志工,有時她也請我去看看她的工作,不消說,如見他們有難處,幫一點小忙,如買幾盞新日光燈來換換舊的之類的小事情,我倒也可以做。和她同去的時間,我看到其實很多企業都在默默的做善工,那是我從來都不知道的。例如P氏企業,他們隔三岔五的都會送一大鍋美味的湯麵來孤兒院,做了這麼多年,從來不張揚,真讓我敬佩。不過後來我步入商界後,發覺他們在商界也很出名,不光是出名在是富有的大公司,也出名不給員工付國家規定的最底薪水。
郭女士是我的好友,因著她的善行我對她十分尊敬。但寶羅卻對她很有看法,寶羅說她對朋友十分摳門,而我的理解是她的朋友都十分富有,她對朋友摳門對需要幫忙的人卻很大方,有什麼不對?但有一件事情,我卻不能為她圓說。郭女士退休前是銀行界人士,因她對人的友善和對慈善的熱心,很多人都十分信任她。她有一次推薦一個學校把錢存在X銀行,那家銀行的利息高達20%。那時正逢金融危機,很多人都警告校長不要存錢到那家銀行,但因著對郭女士的信任,校長硬是存了600萬到那裏。結果幾個月後,那家銀行倒閉,學校的600萬血本無歸。
我對郭女士歷來尊敬,但因著這件事情,我對她的感情複雜起來。
無獨有偶,前日我遇到陸女士的姐姐,順便問起了陸女士的情況,她姐姐說:“陸的情況很不好,在醫院裏,已是癌症晚期的她身體日漸虛弱。”我明白她的意思,陸女士現在不過是在等時間了……
我對陸女士的感情也十分複雜,我對她一度也很景仰。因為她是教堂裏非常熱心的志工,在教堂裏熱心地做著做那,感覺教堂沒了她就缺了什麼。因著她對教會的熱心,她被推薦到一所教會的學校做財務管理。但幾年下來,她被校長女士不露聲色的“開”了,因為她管理的財務出現了很大的漏洞,很多款她交不出來,而她自己的開的車卻升級了。校長同我關係很好,因此對我說了她的情況,又說:“因為看她在教會裏熱心服務,怎料到她是這種的人呢,畢竟她的親戚也是董事局的人,我們也不想和她追究了。”
離開學校的陸女士繼續在教會熱心幫忙。直到癌症讓她再也動了。我在心底默默為她祈禱,希望她不要那麼痛苦。
很多時候我們熱心地做這做那,但若是我們能善盡自己的本分也許就是有功了。
本篇只是抒發我自己對人性的反思,切勿對號入座。


2010年9月26日星期日

一根刺


昨天,一周的工作使我累到不行,星期天倒成了補眠日,本應早上去望彌撒,結果晚上6點才去教堂。
這幾日,首都不平安,員警到處被打。先是學生們不滿意學費上漲,上街遊行,氣出在維持制安的員警身上,於是個別員警被打。其二,阿雅納集團驅趕住在他們空地皮上的窮人——其實住在他們那裏的窮人越來越多了,可見住在那裏的時間不是一天了,而現在才開始採取驅趕的行動,也許是忍無可忍了。去執行任務的是員警,當然和那些誓死保衛家園的窮人幹上了,雙方的情形都很慘烈。
彌撒時,老神甫在那裏高聲叫到(儘管他老人家的假牙讓他有些口齒不清)“這個世界的問題是富人不願意和窮人分享……。”講那麼容易結論的話,我真要佩服他一生的洞察了。

彌撒完後,我們開車去殯儀館,因為朋友比比的哥哥這天早上死掉了。寶羅收到比比發來的短信:“比得今早過逝,死於肺癌(因為吸煙過度)和酒精肝”我對寶羅說:“神父應該講講比比的真實故事,)——告訴人應該怎樣幫窮人,愛窮人。”(參看德希的博文《兄弟》

比得其實不算窮人,他在機場工作,而且做長官,他的妻子是一位教師,夫妻倆沒有孩子。這樣的人怎麼會淪落成窮人?要比比花掉一生的積蓄來為他活命?我聽比比說她哥哥其實是喜歡幫忙人的,聽起來真不錯。我又聽比比說比得的房子還很大,這樣一算,比得夫妻沒什麼積蓄也應該。但有一件事情還該提一下,比比兄妹從小父母死得早,由一個未婚的姨媽把他們帶大。比得條件不錯,但從不肯把年老無依靠的姨媽接回家中照顧,儘管在國外工作的比比告訴他過很多次,要好好照顧姨媽,但他就是不聽。他喜歡幫忙人,四處給點小錢做點好事,但真正人生的義務卻不肯盡,這算什麼?
比得終於死了,我看了看躺在精美棺材中的他,枯瘦如柴,表情十分的痛苦。到底50多歲的他是因肺癌和酒精肝折磨死的。這個一生只為自己活的人,只圖自己快樂的人有沒有替別人想過?自己放浪的後果是要親人來承擔物質和精神上的痛苦的?比比也已經50多歲了,而且心腫大,現在花光了所有的積蓄,今後的人生誰來為她打理?當然天主不會不管她的,畢竟做人能做到比比的份上有幾人呢?比比在天主面前當真是無暇可指,她的哥哥沒有任何藉口可以在主面前抱怨的了。
我認識一個女人叫朱麗,朱麗的丈夫活到30歲到死時從來沒有工作過,因為他身邊有3個女人在為他工作,給他扶貧。他的母親和小妹在德國打工,他的妻子也早出晚歸的辛苦。前年,傳來噩耗,朱麗的婆婆因在德國兼兩份工,心臟病突發而死。2個月後,這位不用工作的福氣兒子幸運丈夫因深夜飆車出了車禍而亡。也許倒好,他的妻子和妹妹不用再養活他了。
我們在抱怨“富人”不願幫忙窮人時或許視野應該全面一點,問一下窮的人為什麼窮?你窮是不是因為你的爛習性?或許在檢討自己的生活方式後,就不需要幫忙了,或者幫忙的人不需要有內心的糾結。常言到助人為快樂之本,為富不仁的人畢竟是少數。或多或少都喜歡幫的。
很多時候,我很嚮往魚兒相忘與江湖的故事。如果每個人都好好的跟隨基督的教導,或是按人的良知來生活,就不需要善惡的對立,貧富的差別,階級的對立,種族的隔閡了。與其生活糟糕到要吃別的魚的口水,不如能遊弋在自由浩瀚的江海間,相忘與江湖!

2010年9月22日星期三

中秋月

說起來真不好意思,我都不知道昨天是中秋節,看到網友們的祝福,今天又故意查了日曆,才知道中秋已過,今天是16了。咳,誰叫咱身在只過Halloween和耶誕節的地方呢。

昨夜下班回來,特別看了一下天邊的月亮,天空是深藍色的,月亮特別的圓,特別的晶瑩。我家那個浪漫的兄弟不在家,否則暗示一下他帶著兄和嫂出海看月亮去。他知道很多看月亮的地方,有一次我們去山裏的一座飯店,那個老闆是個雅人,飯店建在懸崖之上,從那裏看15的月亮從海上升起,十分的愜意。
又有一日傍晚,我們從山上開車回家,那山月竟是我平生所見的大,月亮在樹梢上隨著山路蜿蜒時隱時現,好似一位佳人遠處對著你微微一笑,溫柔親切中透著風致。我為看月亮貼著車窗脖子扭酸,老公體貼的找了一個開闊的地方讓弟弟把車停下來,讓我們站在山風中將山嶺的暮靄和著微紅的月兒竟欣賞到夠……
唉,真想不到,不是每時都可以閒暇一番可以去山中踏月或是海中泛舟沐月。相愛的人如是每日枯對,沒有自然的靈秀來調節,也是不行啊。
這幾日,我流覽了一下一些朋友的文章,發覺無論中外,一些男子漢的文章平時盡顯睿智和鐵骨,這幾日突然溫柔起來,想是借月抒懷對所愛之人的情感,我讀著都有些“拍澀” (不好意思)呢,哈哈。
於是突然懂得中秋的意思,這是一個中國人綜合情人節和春節一起的節日,宜室,宜家,宜情。宜和家歡,宜兒女情長。
祝福所有的朋友們中秋愉快。

2010年9月17日星期五

也談港菲風暴

昨天特别看了一下中国电视台的新闻,
头条是菲最迟在本月20日会有一个关于人质事件的报告给中国“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曾荫权表示,从传媒知道菲律宾调查人质事件的委员会已向菲律宾总统提交了报告,但自己至今还未看过这份报告。他表示,会审视菲律宾当局这个调查的最后结果,然后港府才会作出其它跟进工作。”
第二条是东海春晓油田的消息,近日,中日在春晓油田上再起摩擦,中国方面有加派“人力物力”在那里。中国的海域辽阔和亚洲很多国家交界,其中南海的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也和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文莱和印度尼西亚五国的交界处于一种说不清的状态,因为每个国家都宣称对那里有主权。

第三条是中国在哈萨克斯坦南部行的和平使命-2010”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武装力量反恐军事演习。里面展现了中国强大的军队和现代化武器,让人叹为观止。近期中国军队军事演习安排频繁密集,近年来少见,北京军事专家表示,演习宣示了中国军队的信心、决心和能力,坚决维护国家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
三条消息放在一起,真是“一石打多鸟的方式。我的解读是,菲律宾做为一个弱国,你的人在香港为仆,你的货要靠大陆供应。你却让香港人在菲律宾感到他们的命一文不值,你真是该当何罪?!

THEY ARE GOOD SERVANTS BUT BAD MASTERS”这句在香港普遍流行的话对于菲律宾来说是一种痛楚的提醒。这个国家受过高等教育的最优秀的人才宁愿去国外做佣人,也不愿意回来吃苦建设自己的国家。这到底是那一种的教育方式培养了国民如此的认识?当然“人质惨剧暴露了菲律宾的乱象”一点不错,一个危机就是一个转机,菲律宾会接受教训。
菲律宾这次人质惨剧各方人士都在谈论菲政府和警察的无能,其实政府很多问题的处理的确是多面不讨好的,例如去年7月,在中国新疆发生了数十年来最严重的一起民族骚乱,汉族人群不顾政府的弹压走上街头,寻机报复穆斯林维吾尔少数民族,乌鲁木齐在仅在77日的骚乱中,据报导就有156人丧生。
中国政府在新疆与低烈度的叛乱活动作斗争已有数十年之久,但近年来不安定局面有所加剧,因为许多维吾尔人开始感到,快速经济增长主要惠及了迁居当地的中国多数民族——汉族人,而自己则被落在了后面。而汉人们却感到政府过分保护维吾尔人压制了汉人:例如七十年代后期在中国政府在新疆推行三个60%,即招生,少数民族占60%;招工,少数民族占60%;招兵,少数民族占60%(计划经济年代,当兵复员可立 即安排铁饭碗的工作),以至于后来演化成什么事情,少数民族都要占60%。由于汉,回两民族都对政府政策感到不满意,于是双方的隔阂和摩擦就不断增加,以至于去年某些人小小的一点挑拨 ,便酝酿成了一场种族斗殴。
中国政府来说他们制定的政策可以说是惠民的,而且每年都会做很多具体提升新疆的事情。不过新疆的乱和民族不和却也是有目共睹的,政府处于好心却两面不倒好的情形。我讲这些只是想说明很多时候,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特定的乱象,也并不是人力可以在短期内解决的。
今年9月,正好是世界人民反法西斯胜利65周年的日子。93日是中国的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我历来喜欢蒋介石总统的《抗战胜利告全国军民及全世界人士书》,里面的东西到今天为止,读起来也感动人心并热血澎湃。我引用一小节在做为本文的结束:

我全国同胞们自抗战以来,八年间所受的痛苦与牺牲虽是一年一年的增加,可是抗战必胜的信念,亦是一天一天的增强;尤其是我们沦陷区的同胞们,受尽了无 穷摧残与奴辱的黑暗,今天是得到了完全解放,而重见青天白日了。
……如果这一次战争是人类历史上最后一次的战争,那么我们同胞们虽然曾经受了忍痛到无可形容的残酷与凌辱,然而我们相信我们大家决不会计较这个代价的大小和收获的迟早的。我们中国人民在黑暗和绝望的时代,都秉持我们民族一贯的忠勇仁爱,伟大坚忍的传统精神,深知一切为正义和人道而奋斗的牺牲,必能得到应得 的报偿。
……此次战争发扬了我们人类互谅互敬的 精神,建立了我们互相信任的关系,而且证明了世界战争与世界和平皆是不可分的。我说到这里,又想到基督宝训上所说的「待人如己」与「要爱敌人」两句话,实在令我发生无限的感想。
  
  我中国同胞们必知「不念旧恶」及「与人为善」为我民族传统至高至贵的德性。……
……我确实相信全世界永久和平是建筑在人类平 等自由的民主精神和博爱互助的合作基础之上,我们要向民主与合作的大道上迈进,来共同拥护全世界永久的和平。
  我请全世界盟邦的人士,以及我全国的同胞们!相信我们武装之下所获得的和平,并不一定是永久和平的完全实现,一直要作到我们的敌人在理性的战场上为我们所征服,使他们能彻底忏悔,都成为世界上爱好和平的分子,像我们一样之后,纔算达到了我们全体人类企求和平及此次世界大战最后的目的。(完)
 一个心胸狭隘的民族是不能建设一个伟大国家的,中国人也从不耀武。千年前郑和下西洋传扬了中华大国的风范,他带给东南亚各国的是天朝大国的文明和礼物,而不是麦哲伦之流的掠夺和杀略。中国和东南亚各国血脉相连,相信还会世世代代友好下去。很多香港孩子是菲律宾人带大的,她们对孩子的健康成长付出了爱与辛劳,这些经年累积起来的情感,相信无论在哪一种情形下都不会被轻易抹杀。
愿菲中,菲港友谊长存!愿悲剧不再发生!

2010年9月14日星期二

弟兄


朋友比比50多歲了,是位身材矮小結實的女人,她一直單身,沒有結婚。以前和我們是一個祈禱小組的成員。後來她去了國外打工,以色列,馬德里,羅馬,可謂辛苦走透透。
比比的家庭成員我不清楚具體有多少,她父母都去世了,還聽她常提起的是她的一個弟弟,一個哥哥和一個姐姐的家庭。
比比的姐姐去世了,姐夫沒什麼錢,還要撫養2個孩子。於是比比義不容辭的擔當起了幫忙的責任:幫忙2個孩子上學,給錢給姐夫補貼家用。很快,姐夫家的日子很好過了,他自己新找了一個女人,另外還請了一個傭人,日子過得很舒適。當然這都是比比的功勞。

比比在國外工作,做看護老人的護士,居住的地方床是兩個人換班睡覺的那種。

聽比比說起她的弟弟,也是很窮的那種人,比比為他家蓋了房子,還為他買了摩托車。下一個消息是她弟弟賭輸了錢,不久就賣了新摩托還債。他常向他姐姐要錢,有一次要不到錢就威脅比比說:“我要燒掉你建的房子。”比比在長途電話裏聽到這樣的話,傷心得痛哭流涕。半夜給德希夫婦打電話訴苦。寶羅說,“你不要傷心,就對你弟弟說,你還等什麼,GO AHEAD,趕快去燒。”對這種的人不能往心裏計較。

比比還有一個哥哥,我聽說他好喝酒,喝到身體的器官多處有了問題,要經常注射一種藥,一次就是人民幣上千元。(當然也是比比付帳)可惜這位仁兄並不因此停止,他會剛注射完藥就把酒往嘴裏倒,全然不顧第二天醫生要他去醫院復查。

比比半個月前從馬德里趕回來,因為這位哥哥,病在醫院快死了,死前想見比比。於是比比趕了回來。哥哥在靠喉嚨開刀插管呼吸活命,醫生見比比來了,就說:“人已經見到了,呼吸管也可以拿走了。”比比說:“這種事情,我怎麼做得出來。”於是繼續治療,害人精又多活到現在,聽說他又好轉的跡象,現在都搬到普通病房了。不過比比為此花光了她所有的積蓄。治療費約30多萬人民幣。但比比只有20多萬,还欠医院10萬。
朋友不是朋無,隔天寶羅來和德希商量,說比比想和我們借錢,寶羅幫忙別人,德希從來沒有說過:“NO!”但這次數目太大了,實在超過了我們的承受能力。我說:“哥哥,說真心話,我不願意借錢給她,我倆可不是富有的人哪。加上她那哥哥根本就是個混蛋,就算這次治療好了,依他大半輩子的生活習性,根本是惡習難改。完全是白花錢。你說是幫忙一個好人急需用錢也就罷了,這種的傢伙,完全是死了最好(這樣的話的確是氣憤之語)。……當然,如果你問我的意見借不借,我就是不要借,但是如果你一定要幫忙他我也不反對你的行為。”
寶羅把德希的話大致講給比比聽了,他對比比說:“比,說實在我也很不願意借錢給你,但是你如果一定要堅持,你知道我的為人,我也不能拒絕你。”聽這樣的話,比比放棄了向我們借錢的念頭,當然我們還得比比一起另想辦法怎麼幫她那位兄弟。

很多時候我在想,基督為人的榜樣太高了,他來這個世界是為救罪人,並為愛罪人而死……除非您身邊有這樣一個或一些享受“舒服”過頭了的人,而到最後不能還自己的債,要您傾盡所有去幫忙還,否則您不能真的瞭解什麼叫原諒,付出,沒有計較。而你還不得不和你內在的良心做鬥爭,你不得不和天主爭吵,討價還價,最後和他一樣的順服天父的旨意。
阿門!求主別給我這種考驗。

2010年9月7日星期二

柏先生


這些天實在很忙,上週末,柏先生應德希老公的邀請到聖寶羅大學來做為期2天講學,前來聆聽的人包含了本城的政府部門,宗教界,商界和學界的一些精英人士。柏先生在聯合國工作,幾年前還得過瑞典政府的RIGHT LIVELIHOOD AWARDALTERNATIVE NOBEL PRICE)老先生學問了得,為人和藹,讓人一見可親。
希的老公寶羅是個奇怪的傢伙,一旦來了重要的客人,他喜歡往家帶。這2天的時間,柏先生就住在希家裏,早晚餐的準備就是德希的事情了。柏先生是個素食主義者,只吃蔬菜和水果。為了做出好吃特別的素食,德希這兩天惡補烹飪課。當然柏先生的講座也不容錯過(實際上星期六那天我還是沒去,只參加了星期日的講座。)於是瑪利亞和瑪爾大的角色就同時做了。
柏先生的講座內容深刻,但遣詞卻易懂而且和聽眾的互動很好。這是一段他的演講,我記了下來。感興趣的朋友慢慢看:
Concerning all acts of creation
There is one elementary truth ,  The ignorance of which kills countless ideas and splendid plans.
The moment   that one definitely commits oneself. Then providence   moves too. All stars of things occur to help one that would never otherwise have occurred. A whole stream of events issues from the decision, Raising in one’s favor all manner of unforeseen incidents and meeting and material assistance. Which no man could have dreamed would have come his way.
Whatever you can do, or dream you can begin it Boldness has genius .Power and magic in it .Begin it now.
星期一大早送走了柏先生和他的秘書,回到辦公室是昏頭昏腦的工作,一直忙到現在。


2010年9月3日星期五

你所不知道的菲律賓

       很多時候,和老公外出,如果我不開口,人們會認爲我是菲律賓人,老公是華人,也許是我眼睛比較大,皮膚也較黑的原因,這邊華人的當家長相是小眼,白皮膚。當然其實我傢保儸也是華人,只是不像我,是百分百的中國血統而已。是的,我是中國人,但也是菲律賓人,我愛著這兩個國家。
      結婚后住在D城很多年了,D城是個小城,20多万人而已,但常駐在這裡的外國人有1万多人,他們多半是歐美,加拿大,澳洲等地的白人,退休后在這裡住家。注意,我是說他們不是旅遊人士,而是選擇在這裡安頓他們的下半輩子。就其原因,其一,菲律賓的物價便宜,他們的退休工資如果在歐美用起來很可憐,但在菲律賓,日子卻可以過得很舒服。其二,菲律賓人性格平和,熱情,坦蕩,樂天。可能是信仰的原因,這個民族不排外,我在這裡從來沒聼到過排華事件和種族問題,當然對白人也一樣。他們在這裡大都生活得很安寧。所以近年來,到D城,到菲律賓來定居的白人成上升趨勢。此外,到菲律賓來定居和學英文的韓國人也越來越多。不過話説回來,沒人能說這個世界是絕對平安的,菲律賓也不例外。不過,出門帶保鏢的人是很少很少的,可能是極少數的豪商大佬,或政治人物。我見過我們的省長出行,只有秘書同行,我們的市長也經常一個人在城裏走來走去,並不見什麽危險。
       菲律賓是個民主國家,什麽人都可以出來參加選舉,包括電影明星,其實電影明星簹總統最出名的要算是美國總統里根了。菲也出了一個,JOSEPH.ESTRADA,那時上任總統阿羅育是他的副總統,ESTRADA是正總統,按菲律賓的規矩,每屆總統任期6年,不能連任。ESTRADA 只做了2年半的總統 就因收取大額賭博獻金而提前下台,並關進了監獄長達10左右,最近被才釋放。我想這是很多國家做不到的事情,能把現任總統關進監獄進行刑事訴訟,也可見菲律賓民主制度的發達。阿羅育做了9年的總統,成爲菲律賓歷史上在位最長的總統,為了ESTRADA的原因。但MANILA人不喜歡她,她為了她夫婿貪污的問題幾乎下台,馬尼拉人反對她,但德希所在附近幾個省的人卻力挺她,她靠此度過了危機,最終站穩了腳跟。阿羅育是懂經濟的人,和美囯總統克林頓是大學同學,她在位期間菲律賓的經濟以12%左右的速度增長,她可能有很多缺點,但仍然不失爲一個能幹女人,有治國之才。但是不可否認,菲現在的經濟還是落後的,我們需要更加的努力。
      現在的總統NOYNOY。AQUINO阿基若,是前總統阿基若夫人的兒子,NOYNOY做國會議員時為人低調,不出風頭,生活儉樸,是個好人。但人們也說他缺乏政績,看來光做個好人是不夠的。現在他作爲菲律賓的新總統,為人還是簡樸,不喜歡搞特權,例如以前總統出行,全城的車輛都要讓行,等總統的車過了后才能開,但NOYNOY現在卻把它取消了,說這是擾民。再有菲律賓現在大興農業,也是他的政策之一。但他到底是不是個好總統就讓時間來證明吧。至於在這次香港遊客事件“连总统也不懂人情世故,竟然在此事件表态时,漫不经心的偷偷一笑”我認爲這看你怎麽看,在我看來“一笑”是他對記者的禮貌,從他開始,菲全國上下對這件事情的態度是沉痛的。很多市民說,警察的表現是菲律賓人的恥辱。
       “更令人惊讶的是,那位杀人警员,还给了国葬,简直是侮辱了国旗和正义,到底他们是怎么思考的?”對於此事,我特別問了一下周圍的人是怎麽囘事。看來也是需要陳清一下。首先,菲律賓沒有給這位警察囯葬(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安葬是他家人的事情。放國旗是因爲在菲律賓有一個習慣,所有在政府部門工作過的人特別是做長官的死後都要放一面國旗。當然這裡給他放一面國旗是大大的不妥,但這也是他家人的行爲,人也已經死了,就沒有人去糾正這個行爲。但無意中讓不了解這一風俗的外國人感到很氣憤,我也理解,畢竟我自己也覺得因該有人去提醒他們不要放。
   上個月我在中國,正好在電視裏看到一群臺灣人在四川旅遊,車子由於下大雨出了事故,翻到了山溝裏,有10多個臺灣同胞在這次的事故中去世了。想來這些個臺灣人的家人也會悲痛欲絕的。
   我不能說什麽,只能為這些無辜死去的人祈禱,任何安慰或氣憤地語言其實都無濟於事。但我們的確需要反省,要盡量減少不必要的意外和不幸發生。
      上面說我愛中國,但好像說了很多中國的陰暗面,其實,我看了一下,馬來西亞的格友們會經常討論到他們國家一些不好的現象。新加坡也不列外。我認爲我的行爲並不過分,這是一個公民熱愛他祖國的表現。再則,我說關注的事情沒有一件是出自編造。
      朋友,如果你喜歡通過我的博文了解菲律賓或是中國,歡迎你們經常來我的部落格,也歡迎您用文明的方式來和我探討,或給我留言。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