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8日星期二

善人




郭女士是我的一位朋友,她年過半百退休以後在幾家慈善機構志工,有時她也請我去看看她的工作,不消說,如見他們有難處,幫一點小忙,如買幾盞新日光燈來換換舊的之類的小事情,我倒也可以做。和她同去的時間,我看到其實很多企業都在默默的做善工,那是我從來都不知道的。例如P氏企業,他們隔三岔五的都會送一大鍋美味的湯麵來孤兒院,做了這麼多年,從來不張揚,真讓我敬佩。不過後來我步入商界後,發覺他們在商界也很出名,不光是出名在是富有的大公司,也出名不給員工付國家規定的最底薪水。
郭女士是我的好友,因著她的善行我對她十分尊敬。但寶羅卻對她很有看法,寶羅說她對朋友十分摳門,而我的理解是她的朋友都十分富有,她對朋友摳門對需要幫忙的人卻很大方,有什麼不對?但有一件事情,我卻不能為她圓說。郭女士退休前是銀行界人士,因她對人的友善和對慈善的熱心,很多人都十分信任她。她有一次推薦一個學校把錢存在X銀行,那家銀行的利息高達20%。那時正逢金融危機,很多人都警告校長不要存錢到那家銀行,但因著對郭女士的信任,校長硬是存了600萬到那裏。結果幾個月後,那家銀行倒閉,學校的600萬血本無歸。
我對郭女士歷來尊敬,但因著這件事情,我對她的感情複雜起來。
無獨有偶,前日我遇到陸女士的姐姐,順便問起了陸女士的情況,她姐姐說:“陸的情況很不好,在醫院裏,已是癌症晚期的她身體日漸虛弱。”我明白她的意思,陸女士現在不過是在等時間了……
我對陸女士的感情也十分複雜,我對她一度也很景仰。因為她是教堂裏非常熱心的志工,在教堂裏熱心地做著做那,感覺教堂沒了她就缺了什麼。因著她對教會的熱心,她被推薦到一所教會的學校做財務管理。但幾年下來,她被校長女士不露聲色的“開”了,因為她管理的財務出現了很大的漏洞,很多款她交不出來,而她自己的開的車卻升級了。校長同我關係很好,因此對我說了她的情況,又說:“因為看她在教會裏熱心服務,怎料到她是這種的人呢,畢竟她的親戚也是董事局的人,我們也不想和她追究了。”
離開學校的陸女士繼續在教會熱心幫忙。直到癌症讓她再也動了。我在心底默默為她祈禱,希望她不要那麼痛苦。
很多時候我們熱心地做這做那,但若是我們能善盡自己的本分也許就是有功了。
本篇只是抒發我自己對人性的反思,切勿對號入座。


3 条评论:

  1. 对那些默默献上的志工敬礼!

    回复删除
  2. 德希,我们必须承认,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再热心行善的人,其实都有软弱的地方和时候。因此,行善并不能依靠自己的聪明,却是要依靠上帝。。因为如此,我们也必须承认:人人都是罪人,其实都需要主耶稣的救赎。。

    看了你最新的两篇博文,我想说的是:不论做什么,我们都应该有一个优先次序。我们的亲人之所以成为我们的亲人,其实并不是偶然的;我们首先要好好爱护他们。我们身边的朋友,其实也不是偶然成为我们的朋友,我相信他们都是上帝所牵引来到我们面前的,我们要好好善待他们。行善,其实不一定需要四处奔波劳累,我们只需要好好对待身边的人。除非,上帝给了我们特别的恩赐,让我们对某些人有特别的负担。那时候,我们需要顺服与依靠上帝,行祂要我们所行的。有祂的引导,我们行善才会有果效,也将蒙祂喜悦。

    至于向穷人行善,我想我们不能单单给钱他们花,或喂他们吃。我们更应该做的是,辅助他们自己干活养活自己。如果他们不愿意负起自己干活养活自己的责任,我们继续给他钱其实也是徒然。除非,他们已经完全失去干活的能力。

    回复删除
  3. 親愛的向日葵和詩豔,兩位主內的弟兄姐妹,首先由愛而發的善工沒有一件事情是微不足道或沒有價值的,相反它們是美善心靈的表現,也使得這世界或許冷酷,但因這些無數的“小善意”而溫馨。
    我可以想像向日葵弟兄在醫院做義工的辛苦,光是聽病人的抱怨就需要很好的心理素質,更不用說對病人病體的各種服務,沒有高尚和不計較的人格,是不可能去醫院服務的。我真的向您們致敬!
    第二向詩豔致敬,因為你的話語中肯而溫暖,我相信除了我外還有很多人受益。
    抱歉我這兩篇博文可能帶有很大的情緒,但它們是100%真實發生的事情,而且真的給我帶來了困擾。
    我很氣比比的哥哥,是因為我自己也有一個一天可以喝早中晚3頓酒的哥哥,他一生頹廢,不能改變。而我註定要背他和他家庭背十字架。我對比比氣急敗壞,因為她可以對她的哥哥付出,而我如果有一天哥哥也成那樣,我卻不知道我能否有比比的愛心。
    我和寶羅幫忙不少窮孩子去上大學,我們自己的侄女連高中也不能升學,不是我們不幫忙,也不是我們捨不得出錢,而是她天性不喜歡讀書。
    很多時候,我們能幫外人,但自己的近人卻是糊不上牆的稀泥。這種內心的雙重痛苦要來怎麼排解?!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