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4月28日星期四

復活節之後


聖周,因著頻繁的祈禱,似乎自身也變得HOLY不少,對人多了忍耐。但聖周 一結束,回到平常生活中.因著工作的壓力或 是各種人際關係,我們似乎重囘“本能”而生活,而忘記屬靈的生活和耶穌的教導。但是我相信聖周的祈禱和靈修是有幫助的,那就是内心的警醒。你要能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麽,意識到自己的錯誤而有能力來修正。一個聖周不會讓你便成聖人,但變一個BETTER的人是可以的。重要的是對主的熱忱要能在祈禱和靈修中繼續。
       在聖周的聖經閲讀中若望福音加納婚宴中主耶穌的話“我的時辰還沒有到”讓我有很多感觸,神父說“有兩种的世人生活,一種按自己的計劃來生活,另一種則接受聖神的引導。對前种來説:什麽時間都是好,因爲他們沒有體驗到天主的召喚,全凴衝動,盲目行動。受聖神引導的人則等待天主指示時機,照天主的時機去做事,定會光榮天主。”我之所以特別在意這句話,是因爲我的確是個急性子的人,如果覺得好就馬上就去做,喜歡做事情馬上到位。來沒考慮過時機的問題,合不合适的問題。當然最近發覺,自己的熱心的確是只開花,沒有果實,如數日前提到的那位瞎眼人士,前年想幫的一位中國女生,都無疾而終,再也沒有了消息,不是自己不幫,而是對方有自己的計劃。
       我到底在做什麽,我要做的都是天主要的嗎?或是我的方式錯了?或者我太過心急不懂帶領?或是天主的時辰未到,或是我的内修不夠,好事做砸?!其實這段時間我更多的看到自身的矛盾。的確,我們渴望成全,但肉身卻是軟弱的,只得再次緊靠耶穌。
        今天晚上下班后,自己慢慢步行去坐公車回家。我手裏拿了一盒麵包,那是差不多三天的點心我沒有吃留在那裏的。我們公司每天下午都有发點心,但我怕長胖就不吃,寳儸太忙有時也忘了吃就剩了很多在那裏。出了公司的拐角,看見對門停摩托的地方有2個孩子像我的‘學生’這些無傢的孩子就靠幫人停摩托收幾個比索過生活。我穿過馬路向他們走去,近了看到果真是他們。他們看到我很高興忙向我請安(菲的小孩見到長輩會把他們的手放到自己的額前碰一下,以表尊敬)見我拿點心給他們,忙招呼另外一個夥伴來。這樣3個小孩,我的麵包有9個,正好一人3個,他們接過也不嫌棄就吃的高高興興的。我見他們沒有水,就趕快買了3瓶給他們。分別時,孩子連聲說感謝,看來修女的禮貌課上得不錯。
社會就是這樣,我們活在富足中,吃的不愛的麵包卻是一些人的生存之糧。主啊,您要我做什麽呢?我有計劃也有想法來幫忙他們,卻不知道可不可行?寳儸會不會支持?兄弟們會不會繼續支持?而我自己到底有這樣的能力和召喚來做嗎?或者我動作又太快?或者您的時間還沒到。。。。。。

2011年4月24日星期日

復活節

昨晚,教會已經開始了迎復活節,晚上的彌撒特別長,也特別隆重。我和寳儸還榮幸被叫去在彌撒中去奉獻象徵聖體聖血的餅酒。在這樣的大彌撒中捧著MOST重要的聖體聖血,簡直有被主耶穌點名的感覺,真有說不出的感動。
   寳儸聖周期閒一直說他肩疼,特別在GOODFRIDAY這天,我說你:"不會是那麽嬌氣背了幾百米的十字架就肩疼吧?"他說,"不是,背十字架的肩膀不疼,不背的的倒疼,"別無他法,忍受喏。他說這是耶穌特別愛他的表現.但昨天的彌撒中,他說肩膀的疼痛好多了。倒是我聖周期閒無病無災的,平安到不好意思。
  今天一大早,睜眼就想起聖女瑪德蓮,她天剛亮就去看耶穌的聖墓,如此,俺也熱心的去參加 第一台彌撒吧,就像和聖女一同去看耶穌。彌撒中神父的分享很讓我感動,他說,“瑪德蓮曾經被認爲無可救藥的罪人,但天主的救恩臨在她,從此以後她的生命再也不一樣了,愛得多得赦也多,她是主耶穌復活后第一個顯現的人。也許我們要感謝我們生命中的每一個錯誤,它讓我們遇到天主而被祂醫治。如果我們一生完美也許就和耶穌擦肩而過了。”


中午,我們全家人在一起慶祝復活節,我做了寳儸最愛吃的水餃。
 

這兩盤沙拉由寳儸榮譽製作,菜來自他的菜園,他把它們放的美美的,
活像他纔是畫畫的人一樣。
不過沙拉的味道不錯,非常的清脆可口。


孩子們做了很多复活蛋,下午三嫂把它們藏在花园裏, 
讓孩子們去找,這是復活節孩子們最愛玩的遊戲







下午,我們去海邊游泳,度過一個完美的復活節。明天又要上班了,
生活的考驗又要開始了。真希望明天還是星期天。。。。。。。

2011年4月22日星期五

拜苦路

今天是GOODFRIDAY,我們要在街上拜苦路,我們堂區早6點開始,5點40左右,我們開車往堂區趕,但路已經被堵了,主教府那裏的教友早4點就開始拜苦路,他們人數衆多,看來一時半會還不能讓路。指揮交通的警察說,“往那裏走吧,”我們一路祈禱,希望不會在被堵,還好,6點順利到達。

我們開始出發了,前面是神父和12門徒,緊跟後面的
門徒們的“家屬,









我傢寳儸在前面背十字架。

真正的十字架是在生活中。今天下午3點,在教堂有紀念耶穌苦難的彌撒,晚上6點開始,
全城有燭光遊行
菲律賓今天全境無商業活動,全國從昨天放假,供人們專心去教堂,紀念耶穌的聖死 與復活

2011年4月20日星期三

蝴蝶和尤達斯

        今天是聖周四,街上的商店大都已經停業了,我們也不例外。
        早上我和寳儸在家東側的芒果園時,遇到一只小蝴蝶。它在樹蔭下飛舞,我們站在那裏欣賞它的美麗,黑色的羽翼,白色的條點 ,在飛動中還煥發出藍光,實在讓人喜愛。也許它感到了我對它的欽慕,就飛了過來停在了我米色的短褲上,我對它的親昵感動得不敢動,寳儸卻在那頭吃醋:“爲什麽只親近你,不要我呢?”話音剛落,小蝴蝶就飛了過去,也停在保儸的短褲上,讓他一團的高興。但過了一會兒,它又優美的在空中繞了一圈停到了我的身上,我仔細地打量著它,這個樹林裏的精靈,黑白的羽翼高雅得如同奧黛莉.赫本。我情不自禁地用手輕輕的摸摸它,它卻飛了起來,仿佛在說:德希,你不要對俺摸來摸去,俺的翅膀是很脆弱的,摸坏了你賠不起哦。”...... 它在我們身邊飛舞,盡情地展現它優美的舞姿和華麗的舞服,以及飛行所煥發出的藍色光斑。我說:主啊,好感謝您給我們這只小蝴蝶,讓我們感到您離我們這樣近。
        今天下午五點,教堂裏有彌撒‘主的晚餐’保儸今年又入選12門徒, 今晚除了享受神父洗腳之禮儀外,還要豐盛的‘主晚餐’等著他們。不過今年做門徒卻讓他分外的不好意思,因爲門徒的人選,除了他和另外一個爸爸級的人物喬外,其餘10個門徒都是高中畢業的TEENAGER,他爲此到處叫苦:“12門徒裏只有彼得和尤達斯年級最大,喬比我年長,他已經說了他是彼得了。那,只有尤達斯是我做了,真是不好意思啊,我今年入選尤達斯。”

當然,這都是開玩笑的話,聖周的意義就是放下日常生活中的一切勞心,專務祈禱,親近天主,檢視自己和天主的關係,這也是一個難得修(休)心的機會。
明天就是苦難主日,天主愛人,愛到付出一切,但不是每個人都願意領受這份愛......

2011年4月11日星期一

考驗

這幾天用衰事連連來形容一點不為過,首先我們認識的人中有2位朋友過世,星期六那天早上6點,寶羅又被一個電話叫醒,他一邊去拿正響的手機一邊念念有詞:“這個時候來電話准沒有好事。”果然,是沒好事。我們公司一個叫艾維思的司機頭晚2點被家人緊急送到了醫院的危急病房。但因為差錢,醫生雖然收人,但治療上的許多藥物卻沒有完全到位。寶羅接到電話後就匆忙離開了。
     艾維思50出頭一點,他並不壞,工作也很用功。但平時好酒好煙,5年前就病危過一次,這次又突然病重了。我昨天去看他時,他還在昏迷中,醫生說沒救了,最多還能活23天。在ICU病床上的他感覺十分的瘦小,他的妻子在外面哭得沒了主義,艾維思有3個孩子,大女兒20歲,二兒子167歲,最小男孩子的才2歲左右,妻子也沒有工作,女兒高中畢業了,沒有辦法升學,在集市上賣一點小貨。艾維思無法再言語了,雙目緊閉,面相愁苦。寶羅眼睛紅紅,附在他耳邊清晰的說:“艾維思,你放心,我要送你的女兒去讀大學。”(我們這裏的大學6月就是新學年,正趕得上時候。)
話說寶羅一大早去了醫院,我則去了公司上班。這一天實在不順,開門就停電,我們備用的2台發電機一台也有了問題。還好,相干的員工已經到位在火速修理。唉,心態放平的好,急不得。但這天電公司不知是怎的,至少停了6次電。寶羅快10點時才來公司和我打了個照面。他一來我心安很多。再則,今天中午我也有個“約會”。他不來,我還不放心走。
上星期三那日,瑪老太太來我這裏小坐,AUNTIE 瑪是我們的鐵杆顧客,鐵到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快離開時她告訴我每週三下午3時是她和她小孫子們在麥當勞的聚會的時間,這讓我不由得有些沉思。總之,週五我去給孩子們上課後說:“我要選畫得最好唱歌最好的孩子明天12點去麥當勞吃中飯”這讓用功的孩子真是大喜過望。週六我讓常和我一起去做義工的2位員工MARYCONUBERT先去招呼孩子定座等等,快到12點時我才去。麥當勞離我們很近,不一會就到了。我離開公司時看了看老公的辦公室,他並不在裏面,但我想也許他就在哪個部裏。
我請了7個孩子來吃飯,但有個別帶了小兄弟來,就一共來了10個孩子,我們在麥當勞的2樓接了長長的桌子坐在一起吃飯。麥當勞的二樓客人不多,人們看到我們這奇怪的一群,只是稍微打量了一下,並不多說什麼。我們的孩子儘管力圖把自己弄得乾淨,但比起它座有父母的孩子來說還是要黑得好幾圈。
孩子們吃相很文雅,有個小孩吃得稍快一點,他對面最大的孩子就輕聲對他講:“你慢慢吃。”孩子的懂事幾乎讓希流淚。那個‘需要’慢慢吃的孩子,11歲的年紀看上卻只像7歲,營養不良讓他發育得很遲緩。UBERT問有些孩子是否以前來過麥當勞?多數的孩子回答說這是第一次。
我們在那裏呆到1點才回公司,孩子們高高興興同我們道別。回到公司我才發覺,我們這頓飯代價實在很大。我們的電腦總機在這1個小時內因停電時間太長,停機了。開業這麼多年了,總機從沒出過故障,但今天在這時卻停了。我不在公司,寶羅也不在公司,管總機房和發電機組的員工也正好午休。不用電腦最糟糕的要數收銀部,一團亂。還好寶羅這時也趕了回來,在他的處理下一切也很快恢復了正常。因這天頻頻停電,我本來想建議寶羅乾脆下午提前關店,但也說晚了點,5點半那會因電壓頻換,總機“PO”的一聲真的壞掉了。當然趕緊修吧,要不下周怎麼營業?

今天一早,寶羅和我正要來上班,家裏的女孩告訴寶羅有個員警XX在外等他,寶羅一言不發掏了張500比放在兜外。我說:“你怎麼知道是來要錢的?”到外面來見那個男人,他說他妻子死了,我們太忙,也沒法和他多說。我在車上等寶羅,一會兒寶羅來,一邊開車一邊生氣。原來這是位被警局開除的員警,“他妻子也不知道這是死的第七次還是八次了,寶羅生氣的罵:“這混球怎麼就敢進來我們的家?我也太縱容他了,以前他要就不該給他。”我只得安慰他:“你不要生氣了,一點用都沒有,把自己氣壞了倒要進醫院。”聽我這樣講他平靜下來。
我們的工作實在太多,今天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總機是否能順利工作,感謝主一切都好了。
昨天弥撒中神父講,跟隨基督並不是說保你百病無災,一切平安。相反主耶穌自己從不拒絕痛苦。“一切照父的意思。”我們也一切照基督的意思。阿門!

2011年4月4日星期一

暗中行走的人

福音中有這樣一個故事,當主耶穌路過耶裏哥時,有個瞎子在他經過的地方大叫“耶穌,大衛之子可憐我吧!”耶穌停下來問他:“你想要我為你做什麼?”那人說:“主啊,讓我能看見吧。”耶穌對他說:“你睜眼看吧!你的信德救了你!”他立刻就能看見,就追隨耶穌,讚頌光榮天主。(路加福音1935-42
這個瞎子真是有福之人,因為從此他的眼睛和心都開了。
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也有這麼一位年輕的瞎子常在教堂外乞討,(見我3月的博文《一個希望》)有一個醫生路過那裏,有一個修女路過那裏,還有德希這個比較傻的人也路過那裏,都動了憐憫。幾人一合計決定各盡所能幫忙那個瞎眼的人能看見。我倒是從沒問過他的意願是否真的願意重見光明?但是我們的“救濟”工作開始啟動了,醫生先生為他免費看病,德希為他出藥,修女在中間跑來跑去做接洽的工作,只等幾周後的手術。
但是這23周的時間我卻再沒見過他了。
我每週5都在教堂的流浪人士收容點幫忙,本來在這個時候總能看到他母親牽著他來。但連續幾次只看到他母親卻不見他。我在那裏教街童們畫畫,被30多個少年兒童吵得無暇顧及其他了。見他不來,心裏好奇,但又想他可能在家裏靜養等候手術,所以一開始也沒在意。上周我有機會和瑪利亞修女說說話,問到這位仁兄,從修女的口中才發覺現實生活的離奇永遠可以編寫故事。
教堂外面總是乞丐們能要到財物糧食的最好保障地方,所以各式各樣的乞丐也很多。這裏有一對夫婦,丈夫是瞎子,他的妻子總帶他來這裏乞討。但是不久前她的丈夫死了,她也沒了收入來源。不知道怎麼她又找到了這個年輕的彈吉他的乞丐,又不知道她做了些什麼,這個年輕人現在和她消失得無影無蹤了。這個女人30多歲,她的新夥伴只有24歲。而且新夥伴的媽媽氣得要死,兒子一走,她的收入也少了。重要的是我們對他的治療如何來繼續?真是讓人氣悶啊!!!!!!他是怎麼想的????!!!!

這個女人怎麼這麼邪惡????儘管她沒飯吃也可憐。

現在當務之及是要找他回來,唉,天主您還是可憐一下我們嘛,幫人也幫得這麼辛苦。
AM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