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27日星期五

父親的生日

 

    這幾天甚為忙碌,因為本月25日是爸爸格林的97歲生日。以前他身體好時家裏總會舉行盛大的PARTY來慶祝,我記得他90歲那次是最盛大的一次,我們甚至請了一位戲劇老師來排戲劇演爸爸的一生,家族裏所有會說話的小孩都有一個角色來參加演出。排演了一個月,在爸爸生日那天演出,實在是老少都好好的娛樂了一番。那一天夜裏,家裏的花園也好漂亮,花叢中,大樹上,到處都是美麗的花燈。到訪的賓客也都笑語晏晏的,實在是熱鬧之極。但自從他3年前大病一場後,精力差了,無法面對來訪的那麼多賓客。所以這幾年他的生日我們只是全家人靜靜地吃個飯,沒有了什麼慶祝。但因為以前這個時候實在太熱鬧,面對現在的冷清我多少有些感歎:‘實在花開有花謝,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雖然只是靜靜的吃個飯,但總還得準備。本來要到外面吃的,但大哥那天不能來,所以真正的慶祝會在本周日。25日這天,我和三嫂自己做飯在家裏慶祝。我嫂嫂的手藝很好,菜大都是出自她和她的廚師,我只做了三樣,但人稱有進步。嘿嘿,也算不錯了。

但其實這次生日是家裏人最不齊的一次,其中一個弟弟全家去了美國旅遊,在外省的大哥家也不來,大嫂說孩子們有補習來不了。最後寶羅說爸爸年紀已經很大了,見一次少一次。孩子的課明天還可以上,但老人家明天還在不在不知道了“你們自己看吧,到底什麼是最重要的。”這樣的話都講了觸動了大哥的心,所以他週末他要帶孩子來,爸爸也有一年多沒見過孫子了。

孝道有時很簡單,在家做個飯,陪老人說說話。大家都見得著,就有了心裏的平安。

孔子說:父母在,不遠遊,游必有方。(《論語·裏仁》)意思是說,父母在世的時候,不出遠門去求學、做官,萬一要出遠門,必須有一定的去處。如果子女出遠門而又沒有一定的去處,那麼父母的牽掛之情勢必更甚,所以他特別強調游必有方。當然這是我們大多數人的心願,但是世間有多少不得以,兒女了離父母千里以外,經年不能見一面呢?情非得以,所以如果能夠盡孝道就盡力而為吧。


2011年5月21日星期六

種水稻


星期五一大早,寶羅邀我同他一同去鄉下看種水稻,因為這是他在政府做農業顧問的無污染水稻田的一個試點。





化肥和農藥看似乎幫助了農業增產,但是長久使用會導致土地結塊,越來越貧瘠到再也不能出產。使用農藥殺死害蟲也殺了益蟲對自然生態環境有著極大的破壞,不僅如此也摧毀了人類的健康,從播種者到食用者無不被毒害,這已經成為人們的共認識。

因此人們不得不回到看似落後無污染農業上。其實,現在的無污染蔬菜和水果價格已經比普通的同類高出許多,看來吃得健康是越來越多的人更為注意的問題。

菲是個糧食進口大國,說來多麼的痛心,我們有良好的自然條件一年可以收穫3次水稻,但人們卻懶惰,不好好利用自己的土地和優越的氣候條件,倚賴進口。問題是現在全球的氣候惡劣,出產糧食的國家自身都難保了,哪里還有多餘的出口?說來這真是一個沉重的話題



好在現在的阿基若總統認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從他上任開始就緊抓農業,現在各省的官員都在加緊重視農業事務。

大清早我們來的這個地方,水田很多,看了讓人欣慰,因為菲空閒不耕的土地太多了



種無污染水稻的農夫,政府免費給他們每畝地8袋肥料。當然肥料也是純天然的,這個農夫手裏撒的就是。

工作之前,我們有祈禱,求天主降福我們的工作,不光為自己,也為這個世界沒有饑荒,然後人們各施其責。大人小孩一起動手,孩子們幫忙父母在水田撿田螺,因為田螺會吃掉水稻是大壞蟲。上面的這個橘子衣男生在犁田,他看上不過1820的樣子,卻要擔當起重活了。


這位插秧的藍帽胖男生看上很搞笑,也許日後我能用他做個模特


寶羅过‘独木桥’。


寶羅也插秧,老公本來要下田的,但今天9點半我在教堂有事功,他得帶我在這個時間趕回來。所以只是秀一下而以了。


寶羅,你如此插秧,也算體貼民間疾苦了,哈哈哈,希望你下次真能光腿站在稻田裏。

2011年5月13日星期五

母親節那天......

母親節那天我們從馬城回來,離開馬城時天下著大雨,飛機晚點了才飛。但到D城時,也在下雨。因為那時是星期天下午,家裏的司機已經回他自己的家了,而寶羅其實也沒打算叫他來接我們。我正想我們得坐TAXI回家,誰知飛機剛停,六弟就打來電話說在外面等我們,真是好兄弟啊!見到他時我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笑容,但這傢夥的笑容卻好比烏雲後面的太陽,露了個光便了隱了去,只見他接著悶悶的對我們點了個頭,想是因為飛機晚點2個多小時等到討厭了。不管怎樣,高高興興和他一同回家。
到了家裏正好是吃點心的時間,客廳裏熱鬧不一,兄嫂們孩子們表妹們20多人都在那裏陪著媽媽和姑媽,她們的母親節真是過得愉快啊。房間裏的花瓶們全是玫瑰,餐桌上有好幾隻大蛋糕。我見到媽媽時沖過去在她臉上連親了3下,並祝她母親節快樂。三哥在對面看著我,面露“頭昏”的樣子,不過老媽倒是笑嘻嘻的很受用。我們也給媽媽姑姑和爸爸準備了禮物,不過我是等到晚上無人時才給的。
說到禮物,買什麼也是寶羅的點子,我們給老人家買的是純天然護膚品,那個牌子很出名的。給爸爸那份他拿到很高興,是止癢的,對他很合適。媽媽的是維C和無花果。但她卻抱怨說:“嘿,買這麼貴幹嗎?我這麼老了沒講究了,你倆要知道存錢,懂嗎?”同樣的話她第二天又很認真地說了一次。我‘甜甜‘的對她說:“媽媽,母親節一年一次而已,對您就該花。放心,平時我是很節約的。”(還好,老媽已經習慣了我的肉麻,只笑了下。)
嫁給寶羅,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福氣。人都說婆媳很難處,但我和我媽卻很投緣,我對她是可以膩一下,撒撒嬌的。我爸爸就更不用說了,他老人家根本就是位聖人。其他人士?我的幾個嫂嫂人都很乖,對爸爸媽媽都很孝順,對我們就像長姐。兄弟們就更不用說了,他們性格都很溫和寬容,是很好相處很容易愛的人。
但是好比有白天和黑夜一樣,夫家是我的陽光,娘家卻是我的暗夜。夫家的人都是有信仰的人,且按信仰來為人和生活。娘家的人只信他們自己,凡人有的缺點他們都有,且活在自我為中心裏。你和一群凡是看自己的利益、自己的好處,且認為你給得不夠的人打交道是很痛苦的。
真的,我常祈禱天主給我力量來接受我的家庭,來愛我的親生父母,同奶弟兄,雖然有血緣關係,但靈性上卻毫無聯繫。難怪主耶穌說:“誰是我的姐妹兄弟?凡奉行天主旨意的人,就是我的兄弟姐妹或母親。”(穀,3-34)但是寶羅常鼓勵我說:“愛不可愛的人,接納自己從內心抗拒的人才是真愛。”如此來說我的愛德不及格了。主啊,您可憐我。求您在我心裏來深愛他們。阿門!

珠玉在側



很久沒寫博文了,時間很不夠用,抽空看了下朋友們的博文,寫得那樣有趣,也好想湊個熱鬧,分享一下自己的生活。哎,闲话少说,赶快写吧。
每年45月是我們的夏天,原本這裏天天都熱,現在就更熱了。哎,不熱也不可以,地球的熱力需要從赤道送。這樣,高緯度的國家才有春天。當然他們那廂正ENJOY春天,我這裏確實熱到流鼻血……

話說我前段時間熱到流鼻血,外加頭疼不已。寶羅雖然對我大加嘮叨說我平時不愛惜身體之類的話,但還是立馬買了藥。這種藥需要4個小時吃一次。不過我整日昏昏,什麼時候該在夜裏吃藥卻沒有記憶。夜半,我正睡得迷糊,聽得寶羅低聲地,態度超好地叫我:“妹妹,起來吃藥了。”睜眼一看,憨人已經端了水和藥站在床前……接過他手裏的藥,鼻子有些發酸,哇塞,老公你真是讓我好感動啊。高興之餘,當然過倆天,病也好了。

  病剛好,寶羅在首都的一位好友修女發25Jubilee的大願,請我們去參加她的發願儀式。於是夫妻倆專程坐飛機去了她的地方。修女的發願很有意思,改天我在告訴您。那天中午在修女那裏做客,人來太多,我們怕菜不夠所以只“意思”的吃了一下。其實後來發現沒有必要,宴席的豐盛夠再多人來。……那天下午我也順道去了一個供應商那裏看貨。因為是在MALL裏,寶羅則去了其他的店逛。我在哪里花的時間不久,但寶羅還沒回來,於是我打電話催他。左等不來,我也決定在附近逛逛。那時腹中饑餓,見樓下有買點心的,就上了電梯。剛上就見寶羅在樓上幾步外叫我:“妹,你怎麼不等我?真是沒耐心啊!”但那時我不可能馬上回去,電梯已經把我往下帶了。於是站在2樓等他,他到了後繼續嘀咕說:“妹,你也不等我,餓了吧?這裏有包子和蛋糕,你想吃哪樣?”他手裏的包子好大個且帽著熱氣。蛋糕有3種,但是好像熱包子對胃更好。於是我拿了包子。原來寶羅去逛,心裏也惦著希會餓……。
寶羅,你真是超級好老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