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愛的離別

昨天下午是傑夫的葬禮。終於,他完全走出了我們的視線,也離開了那個衰弱病痛的身體,去了另一個世界。這個地方活著的人不曾見過,但人不見過的東西,未必它就不存在。
  其實我對傑夫知之甚少,只感動於他和弗洛娜鶼鰈情深。週三晚我們FOCOLARE的成員聚在一起為他做祈禱,其中有幾位資深的成員以及傑夫的姐姐在祈禱會中分享傑夫一生的經歷。他們都不忌諱地說傑夫青少年時期曾經吸毒,是位曾讓父母痛心而無奈的人。傑夫的大姐說他從小愛冒險,做事很超前。他8歲時就私自和渔夫們一起出海一周,讓父母不知道他的去向。17歲時他種麻櫟花納(一種鴉片似的植物),父親發現後氣憤地扒出來把它們扔進大海,傑夫等父親走遠後跳進海裏拼命遊又把被爸爸扔掉的麻櫟花納找回重新種上,年輕時候的他就是這樣做事倔強不服管教,這也難怪他正當盛年卻患上了癌症。
   他在26歲遇到了FOCOLARE,那是他一生的轉折,從此他洗心革面,生活的中心轉向了天主。細節我雖不清楚,但相信裏面也充滿了掙扎,誰都知道一個吸毒的人要擺脫毒癮的控制,難啊!但傑夫做到了。之後,他做了FOCOLAREmissionary, 到非洲去宣教。我記得有一次他分享說:有一次他們被非洲的恐怖份子抓到,並用斧頭砍頭,他前面的好幾位都死掉了,到他時,當他閉上眼睛想:“我命休也。。。。。”砍下來的斧頭卻是刀背那面,真是好險啊!恐怖份子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殺他。以後他從非洲回來,住在自己的家鄉。這時他的工作是輔導FOCOLARE會的青少年。還有誰比他更勝任這份工作,更熱心于孩子們呢?鑒於他也有過桀驁不遜的少年時期,他真的懂孩子的成長過程。而在祈禱會上時,好幾位他輔導過的孩子分享時,都叫他傑夫爸爸,感念傑夫對他們的愛和教育。
   我對弗洛娜說:“我很佩服你敢嫁傑夫這樣的人。”她說:“其實當我遇到傑夫時,他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人了,非常的HUMBLE(謙虛),很替人著想,是一個有很多美德的人。我們結婚8年,他從沒給過我任何的麻煩,而且他幫助我靈魂的成長。”弗洛娜 和傑夫都是大齡青年,30好幾快40才結婚。結婚4年後傑夫被發現有癌,接下來的這4年與疾病的鬥爭,直到傑夫走到生命的盡頭。弗洛娜不知道陪著傑夫受了多少煎熬。但是真正的愛情就是這樣,沒有計較,只有無悔的付出。
  傑夫,我想對你說:“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蒙恩的罪人,是天主的愛給了我們重生的機會。活過一生,在愛中,在對他人的付出中,我們也發現了生命真正的意義。”親愛的弟兄讓我們在天堂重聚,那時再聆聽你優美的吉他和你的歌喉。

2012年2月16日星期四

寫在情人節

情人節那天,玫瑰花的價格貴了平時5倍。但時間特別,若不貴就顯不出買花人的誠意了。我一大早去了花市。一口氣挑了5束顔色各異的玫瑰,送的人真不少。除了老公寳儸還有傢中的長輩。情人節表愛意不止只對自己的那一半啊。
給爸媽的花,我請司機帶囘了傢,寳儸的花我自己帶去了他的辦公室。那是一種顔色很優雅的淡琥珀色玫瑰,平時還很少見的。寳儸一貫很驕傲我在情人節送他玫瑰,我本來今年不想送他花了換成他送我,但是他說他早在認識的朋友中說過我要送他花的,看來我不送還不行了。嘻嘻,真是的,男人也有虛榮心阿。
待給他的花送好,就看到柯修女來了,昨天她告訴我今天她要去看弗洛夫婦,“弗洛的丈夫估計就這幾天了。”聼她這樣講,我心裏恨難過,我還一直沒去探望過他們。我對修女說:“如果您去的話就帶我一同去吧,我不知道她傢在哪裏。”今天心裏想著買花把去看他們的事情都忘了。還好,修女來了。關於弗洛的故事我在我的博文《愛情故事之弗洛》中講過弗洛的丈夫傑弗患了癌症,最近一兩年吃飯呼吸都要靠管,現在身體真的無法堅持了。
  其實弗洛住的地方離我們公司很近,不過幾分鈡的距離,就在鬧市區小巷内的一座普通民居。我見到她時,她不像我想象中的纖弱而憔悴,而是平靜而強壯。我說:“弗洛 你看起來不錯。”她說:“我得照顧傑弗,必須得強壯一些,所以我盡量多吃點東西。” 我們和她一同進到家裏,就直接進到傑弗的病房,那是一閒只有幾平米的房間,東西好簡陋:2張小桌,傑弗的病床,以及一張更小的沙發,可以拉出來儅床的那種。看來弗洛每晚都睡在這裡。現在傑弗正躺在床上,身體消瘦卻很乾淨,只見他雙目緊閉昏睡著,從脖子上插著的呼吸管發出呼呼的聲音。他的下身接著另外一些管子。弗洛儘管把房間弄得很乾淨,但我一進去,還是被裏面的怪味弄得想吐,於是趕快用手巾捂著鼻,但又覺得很沒禮貌,又趕快放下手巾,一看旁邊的柯修女,表情平淡,甚至握著傑弗的手試圖和他説話。但傑弗在昏迷中,說不出什麽話來,弗洛說本來我今天上班,但因爲是情人節,傑弗喜歡我陪他。我就留在家裏了你們來時,我剛把一切清潔好。接著試圖把傑弗弄醒,對他說:“柯修女和德希來看你了。” 但傑弗不動彈。我說,“沒關係讓他睡吧” 弗洛說:“他這幾天好痛,今天我不得不給他吃嗎啡。”我問:“你上班去了誰要來照顧他?”“他姐姐請了一個鐘點看護來幫我,可我白天上課晚上還要看顧他,而且他的衣物床被我都得找時間洗好,我現在最差的就是睡眠了。”“還好,你看起來精神還不錯,不是很疲倦的樣子。”“我縂在祈禱,求天主給我力量來照顧傑弗,天主真的很看顧我。”

“這是你傢嗎?”“不是的,是我們租的房屋,就這一小閒,本來只是住2個月現在都超過半年了,這裡離我工作的學校,離醫院,教堂都很近。我們的傢去年12月被颱風毀壞,那時水都進來半腰了,幸好我們不住在那裏,否則我不知道怎麽才把傑弗搬的出來。而我現在也不可能去修理那房子。”“沒關係,以後再説吧。”我這樣安慰她。接著傑弗醒了,嘴張了張,發不出聲音來,而弗洛卻一下子替他說了許多要求,終于傑弗點了點頭“他要小便”弗洛說,於是拿了小便器出來接在那裏,房間很小,我們只得側頭迴避。但病人許久還是解不出小便來,此時他劇烈的咳嗽起來,一些膿血痰從呼吸管裏噴出了老遠。我看著忍不住惡心的皺眉。但弗洛卻很心疼地忙為丈夫擦拭,臉上沒有半分的嫌惡和不耐煩。(這讓我十分的驚訝和感動。真的,或好或坏,或疾病或健康,或貧窮和富有,這樣的誓言不只是一句美麗的話 。今天,情人節,我看到了這對夫妻在艱苦中患難中怎樣活出他們的愛情,他們結婚時在天主面前所发的誓言。弗洛對現在再沒有風度儀表只有病入膏肓,形容枯槁的傑弗如何地不離不棄,一往情深。幾天前,傑弗在紙上寫到“弗洛,我永恒的愛你。”

送愛人999朵玫瑰,一些巧克力,帶出去吃個飯,看個星星,是容易的,浪漫的。然而那遠不是真愛。真愛是犧牲,捨己的付出。真的,我突然覺得我給寳儸的玫瑰雖然美,卻又是那樣的膚淺。
其實這天我學到的東西,要檢討的東西遠不止這樣。那晚,我早回家清理自己的房間,我的女工人因一些原因辭職了。我不得不清理自己的睡房。我在飯廳遇到媽媽時,她表情有些怪異的和弟妹在一起,我那時匆忙囘自己的房間沒太在意。但10點后下班回來的寳儸告訴我弟妹帶媽媽去醫院了,因爲媽媽這幾天不可能大便。而我居然毫不知情。反倒是不和父母住在一起的弟妹知道。我每天早出晚歸都沒和媽媽說上什麽話。還好,他們現在已經回來,媽媽的問題也解決了。雖然我今天送媽媽了好漂亮的一束橘紅的玫瑰,但是那種愛能代替送她去醫院嗎?弟妹本來要和弟弟出去吃個浪漫晚餐了,這下也因爲媽媽全犧牲了。在家庭中對父母的孝順和關心我這個媳婦到底做了多少呢?
亡羊補牢,這幾天的飲食,我來照顧媽媽,她也開始便便正常了。。。。唉,其實很多事情,只要有心做,並不難啊。

2012年2月7日星期二

這一刻,你在做什麽?

圖片來自網絡
       當地震來臨時,我承認,我做著很無聊的事,我最近喜歡減體重,因爲有效果,嫂嫂就跟我要一份食譜,而我手中的資料是漢文的,我嫂嫂中文不好,因此我就幫她做英文。那時時間差一分就12點了,我們的鈡提前著十分鈡。

   我呆了好一會,看著搖動的天花板,隔壁的秘書們在往外跑,我才意識到要趕快離開這裡,但是我覺得我的逃跑似乎好無力,我能逃到哪裏?那一刻,錢財,我們日常在意的事情,憤憤不平的事情,甚至我們愛著的人,似乎都空了,我再無力在意這些東西 。而這個世界好像在離我遠去。
   當我看到寳儸時,心裏想的不是夫妻相見的歡喜,而是公司的決定是什麽,因爲員工的脆弱是我在面對。誰知一臉不以爲然的他說:“不要怕 ,你們女人遇到大事就不能鎮定了,你的FATH去了哪裏?唉,這種事情還是要靠我們男人來平定局面哪。” 他的優越感讓我很生氣,我說:“你的程度很高,我很佩服,但是我請你不要那麽聖好不好,有點凡人的感情嘛,體諒一下其他人的怕好不好?你放心,我是不怕死的呆會我就一直守著你“這話讓他很記氣

這次地震讓我們夫妻的關係都給震鬆動了,都現在我們的觀點都無法溝通。(但是我心裏有底,我知道我老公很愛我,不會把我怎麽樣。)

 昨天下午我們回家時,路過寳儸的一個朋友傢,此人說這一天他沒去上班,在家守著年邁的父母。他平時表情嚴肅,可能是居家服裝,那時他穿了件紅T-shirt。正中一個大大的愛字,看設計是在台彎買的。我很想和還是單身的他開個玩笑“你在提前過情人節嗎?”但他雙手環胸一臉防備,看的出不喜歡我對他的衣服說什麽,所以我的玩笑就知趣的沒說。一會兒聼得他說:“德希,我今天有信給你,是關於上次和寳儸你們一同去A城的。同樣的内容我也發給P先生(我們的同伴)了一份。” 這個時候你還寫信給我?嘩,真有閑情啊,寫信給我當著寳儸的面說出來,看來内容是絕對陽光的。我傢寳儸說實在也不是亂吃醋的老公。但是地震當頭,人人惶恐,你倒是窩在家裏寫信,你的心裏素質是否好過份了?當然這話我是悶在心裏說的。寳儸和這位仁兄儸嗦了一個小時才回家。内容大部分關於地震,2位天才兄都大大譏諷地震往山上跑的人。

      今天我查看那位仁兄的信,一看居然有3封,有2封全是寳儸的胖臉照片。連發現給P的信 也順便發給了我,只是滿紙的農業化肥實在看得人實在無趣,寫信湊數也不用這樣吧?

    今天中午吃飯時和嫂嫂講話,順便把對寳儸的怨氣出了一番。嫂嫂說:“地震那會,你哥在會議室和一位客戶開會,看到地震了他跑也不跑,只低頭和那人做祈禱。一會兒員工都走光了,我着急地要他出來,他居然坐在他辦公椅上動也不動。我只好走過去站在他旁邊,誰知他說‘去去去,坐你自己的辦公桌,一會兒地震來了,我們各自躲在自己的桌子下。’等到晚上我說我們是否去另外的地方居住?他說你不信任我建造的房屋嗎?無法我和孩子只好全留在家裏。” 我理解嫂嫂的意思因爲他們住的樓有些高,地震了不好跑出來。
     以上是地震時我傢男生的表現,我猜他們是吃准了這次地震的危害不大,才會如此鎮靜。但是如此驕傲是否過分呢?!

2012年2月5日星期日

地震了

地震了,今天是201226日,就在剛才12 我們這裏發生了地震,這是我平生所遇到的最大的地震,整個大樓在搖,在辦公室的我呆了好一會才往外跑。跑到樓下,發覺商場裏人幾乎跑光,全都站在外面,只剩下保安站在CASH 那邊。樓還在搖,但出於責任我不能往外跑了,既然只是雇員的保安都監守職責。哎,要錢不要命了!
好在我們市區並沒有樓房倒塌,但人人驚魂不一,許多膽小的女員工都嚇哭了,連身材壯的男員工NINING說話都打抖,他說:“夫人我們是否要關門?!過一會搞不好會有海嘯……”
今早家族只有我一人在公司值班。我打電話問寶羅是否關店,他說:“還沒到這個地步。”
一會兒大樓再搖起來了,我再打電話給他,他說:“不要”“我說,員工心裏惶惶,今天估計也沒什麼人愛買東西了。”但他依舊堅持說不要。我想扁人了。
現在我要外出看一下市區的情況。
朋友們多保重,天有不測風雲,人有夕旦福。。。。。



現在是26日下午240,我們周圍的商幾乎場都關了。公司的員工雖然還在工作,也越來越多的人請假要求回家。而寶羅還不表態要不要關店,這讓我很生氣,也覺得壓力很大。他想向我解釋什麼,我也聽不進去,我說,“你自己向員工們解釋吧。商業區的商場只有我們一家和另一家門還開著,而他們也開始關門了。政府已經發出警告,要求商家關閉,學校也停課了。我很佩服你不怕,但你也得考慮一下員工們的感受吧。有人告訴我海邊的水都空了,這是海嘯要來前的預兆!”
10分鐘後,公司也決定關了。員工離開之前我們有祈禱和會議。寶羅在會議中說:“地震的震中在地下49公里左右,政府預告說,未來海浪並不大,不過2米,大家都不要過於害怕。你們要知道,我們不只考慮自己的安危,我們繼續開著公司也還有社會責任,大家都知道在去年的12月的大颱風中,很多公司那天上午就關了,而只有我們堅持到下午3點,因而幫助了不少的人,海邊有一艘大船快沉了,需要很特別的鋼板去補救。因為我們還開著,所以它得救了,否則非沉不可。而很多在颱風災害中房屋沒有屋頂或其他部分要修補人,因這我們還堅持開店,有機會讓房屋得到及時的修補。你們現在回家,很多人住在海邊,多方面小心。我真不知道什麼是最好。因為我們的山也是座活火山,最近還有不少岩石在崩塌,去年的洪水讓進山的公路也塌方了。所以多祈禱吧,家裏的火燭糧食水也不妨多備點。”

本來寶羅準備留幾個不怕的員工繼續開店以備社會需要,因為我們公司也有很多機器在發生事故後是很能派上用場的。但因為事先我倆沒有溝通(他說他想告訴我7次,因為我對他很生氣不要和他說話,也就算了)他怕我反對所以就沒有對員工再要求了。
這麼說也是我的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