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2月24日星期五

愛的離別

昨天下午是傑夫的葬禮。終於,他完全走出了我們的視線,也離開了那個衰弱病痛的身體,去了另一個世界。這個地方活著的人不曾見過,但人不見過的東西,未必它就不存在。
  其實我對傑夫知之甚少,只感動於他和弗洛娜鶼鰈情深。週三晚我們FOCOLARE的成員聚在一起為他做祈禱,其中有幾位資深的成員以及傑夫的姐姐在祈禱會中分享傑夫一生的經歷。他們都不忌諱地說傑夫青少年時期曾經吸毒,是位曾讓父母痛心而無奈的人。傑夫的大姐說他從小愛冒險,做事很超前。他8歲時就私自和渔夫們一起出海一周,讓父母不知道他的去向。17歲時他種麻櫟花納(一種鴉片似的植物),父親發現後氣憤地扒出來把它們扔進大海,傑夫等父親走遠後跳進海裏拼命遊又把被爸爸扔掉的麻櫟花納找回重新種上,年輕時候的他就是這樣做事倔強不服管教,這也難怪他正當盛年卻患上了癌症。
   他在26歲遇到了FOCOLARE,那是他一生的轉折,從此他洗心革面,生活的中心轉向了天主。細節我雖不清楚,但相信裏面也充滿了掙扎,誰都知道一個吸毒的人要擺脫毒癮的控制,難啊!但傑夫做到了。之後,他做了FOCOLAREmissionary, 到非洲去宣教。我記得有一次他分享說:有一次他們被非洲的恐怖份子抓到,並用斧頭砍頭,他前面的好幾位都死掉了,到他時,當他閉上眼睛想:“我命休也。。。。。”砍下來的斧頭卻是刀背那面,真是好險啊!恐怖份子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殺他。以後他從非洲回來,住在自己的家鄉。這時他的工作是輔導FOCOLARE會的青少年。還有誰比他更勝任這份工作,更熱心于孩子們呢?鑒於他也有過桀驁不遜的少年時期,他真的懂孩子的成長過程。而在祈禱會上時,好幾位他輔導過的孩子分享時,都叫他傑夫爸爸,感念傑夫對他們的愛和教育。
   我對弗洛娜說:“我很佩服你敢嫁傑夫這樣的人。”她說:“其實當我遇到傑夫時,他已經是一個很好的人了,非常的HUMBLE(謙虛),很替人著想,是一個有很多美德的人。我們結婚8年,他從沒給過我任何的麻煩,而且他幫助我靈魂的成長。”弗洛娜 和傑夫都是大齡青年,30好幾快40才結婚。結婚4年後傑夫被發現有癌,接下來的這4年與疾病的鬥爭,直到傑夫走到生命的盡頭。弗洛娜不知道陪著傑夫受了多少煎熬。但是真正的愛情就是這樣,沒有計較,只有無悔的付出。
  傑夫,我想對你說:“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蒙恩的罪人,是天主的愛給了我們重生的機會。活過一生,在愛中,在對他人的付出中,我們也發現了生命真正的意義。”親愛的弟兄讓我們在天堂重聚,那時再聆聽你優美的吉他和你的歌喉。

2 条评论:

  1. 有時候,離別也許是一種解脫,我們都要祝福!

    回复删除
  2. 这样的一个好人,他在天国一定会受到眷顾的。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