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12日星期一

我在世寄居

梵谷說



梵谷生命中的第一篇講道,引述詩篇第119,將講章命名為「我在世寄居」,
梵谷用這篇講章,比喻自己的人生,「似乎憂愁,卻是常常快樂的。」

當梵谷想成為傳教士被拒絕後,他的宗教狂熱慢慢退去,他開始以懷疑的眼光看組織化的宗教,
他覺得有些宗教領袖已失去基督信仰的生命力與實踐力,已無法與受苦的人同在。他在信中跟
弟弟西奧談到家鄉逐漸崩塌的教堂古塔說:「這些廢墟告訴我,宗教與信仰是如何衰敗的。」

他寫信跟弟弟西奧說:「我覺得所有真正美好的事物都來自於上帝,
這些美好的事物,也包括每一件作品中的內在精神、靈魂和極致的美。」

梵谷說:「我始終相信,『像愛自己一樣愛你的鄰人』這句話
並沒有過份的地方,相反地,那應該是一種正常的狀態。」

梵谷說:「如果沒有比我自己偉大的東西,我就沒有辦法活下去,
這偉大的東西是我生命的全部,所以我的創作總要表現出永恆的意義。」

他寫信跟朋友貝納說:「耶穌基督活得心平氣和,好像跟藝術家比起來,是更偉大的藝術家。」

梵谷寫信跟弟弟西奧說:「這個月我一直在畫橄欖樹,因為它們中間那看不見的基督讓我無法自己。」

梵谷透過好撒馬利亞人這幅畫,說出他的領悟:
這社會不能遺棄信仰價值。如果教會有錯,應當是更新教會,而不是厭棄上帝。教會錯在沒有
堅持好撒馬利亞人的精神,這撒馬利亞精神是表明,不管我們處在怎樣的時代、面對多少不合理
的體制,我們都得要堅持信仰精神,除去階級、種族的藩籬,我們必須要向有需要的人伸出我們
的手,我們要堅持沒有階級種族區隔的大愛,這是基督信仰告訴我們的、唯一的愛的出路。

摘自:梵谷的藝術心靈與基督信仰

1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