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31日星期二

菲律賓的警察事件


小侄女錦美要去美國讀高中,臨行前聽得弟弟對他女兒說:‘如果有人問起如何看待菲國的警察對香港的事情,你就說‘他們是需要有進步的地方。’聽他如此嚴肅地對女兒說,我不禁笑道:“你這是幹嗎,在訓練菲律賓小姐面對媒體提問嗎?”

玩笑歸玩笑,實際上菲國警察在這次危機中的表現實在是很讓人痛心的。很久以前就聽說過MANILA警察的小姨很多。當然,要想花天酒地沒有錢怎麼行?他們的工資並不多到可以胡來,當然唯一的途徑就是做非法的事情。為黑社會撐保護傘,或者自己就是做黑社會的事。最出名的就是菲律賓前幾年的國家警察頭子PANFILO,LACSON,(左圖)長了一幅BABY臉,看上很好,連我們這裏有位華商的孩子被綁架後也托他相救走,他甚至還參加過總統大選。當然老天有眼,他沒選上,而且幾年以後他做的壞事情全部暴露了出來,原來很多的要求高額贖金綁架事件是他和下屬自編自導,多起販毒也與他有關,現在他成為了在逃通緝犯。全菲的警察頭子尚且如此,上行下效,下面的警自然問題多多。這次香港人質事件,應該說,菲的警到了非整頓不可的地步了。切願菲國當局效法中國政府對文強之流的重處!(注釋:文強 ,男,中國重慶公安局局長,為為黑社會撐保護傘,自己也淪是黑社會成員,魚肉重慶人民10多年,罪行发指。)

前幾天看了水方人子的一篇文章國慶日:要為國家禱告什麼?文中他談到:禱告上帝讓更多的基督徒進入政壇,認為只要更多的基督徒參政,或部長、甚至首長是基督徒的話,政界裏常見的各種貪污、濫權、瀆職、不公義、不公平的敗壞風氣就可以一勞永逸的一筆勾銷,從此大家都可以活在公平公義的社會裏。
其實我們只需撫心自問,基督徒當家或當權真的可以解決各種罪惡的問題嗎?姑且不論過去的基督教政權國家如何,單看今天任何基督教團體或機構,又有哪一個我們可以拿出來,成為那腐敗政體的效法模範?若我們是誠實的,大概只能承認我們都是一群蒙恩的罪人,等候身體得贖。
不論教會試圖征服文化,或自行形成另一種文化,罪惡都已深植其中。上述方案從未試過有任何一項是成功的。基督教的君主政體被腐敗所打垮,而基督徒公社也因為嫉妒、性格衝突和犯罪而瓦解。沒有人(包括基督徒)可以活出完美的道德生活,更莫說是教化他人”。

    菲律賓是亞洲唯一的天主教國家,國民80%的人口信奉天主教,剩餘人口也多數歸於基督教的不同教派。這個國家的大多人生下來就領了洗,街上林立的教堂只要有彌撒都會人滿為患。但是我們的總統,我們的政府官員(他們都是基督徒,有信仰的人)卻時時缺乏公信力,民間也時時有暗殺綁票事情發生。基督徒當家或當權真的可以解決各種罪惡的問題嗎?看到這裏,答案就出來了。

基督徒,你的內心真正歸向神了嗎你渴望時時被神潔淨嗎?如果你真是天主的兒女,不正義的事情就不會做,你要欺騙誰?你可以騙人卻不騙不了天主,有一天你如何向他交代?再則,如果我們的行為正直,光明磊落,即便有時被少數人歪曲誤解,但真相在那裏,時間到了 自然會浮出水面。上帝時時為你做主,你又何懼世人錯誤的評判?阿門!

2010年8月29日星期日

二哥的生日


我們的二哥貝林,是母親大人的最愛,但他全家定居在澳洲,很少回來。真是讓母親對他想念了又想念。但其實他的內心是很想回菲的,但嫂嫂的想法不同,所以他也只能是有機會就回菲探探親。這一次他回家最久,已經住了3個月了。828日是他的生日,這一天全家人決定給他一個驚喜。先說要星期天才慶祝,但實際上週六晚已經在家秘密佈置了。
週六他照常到我們公司來工作,晚上下班後我和寶羅故意在OFFICE裏捱時間(好讓家裏有時間準備)快到8點了才往家回.

一回家經過後院時見院子裏花燈螢螢的,十分溫馨,連不是我過生日我都有說不出的感動。當然二哥哥就更感動了,我對二哥接觸不多,但他有M氏男人的家風:為人謙和,處處替人著想,十分容易相處。

飯菜都是表妹繡蓮和三嫂JOY打理的,她二人是真正的廚藝高手(一到重要的場合,總是她二人掌舵,嘻嘻,德希就只管吃就好了)餐桌是姑媽擺設的,我2天前看園丁拿椰子葉編什麼,當時不懂是什麼,現在才知道,原來是做桌子的周圍裝飾。很別致的哦。
 
在看一下细节,可愛的水牛拉著滿滿的蔬菜。


 
二哥真是超感動
 
二哥和媽媽,媽媽年邁了,二哥哥可以在家多住,自然十分高興。
 
二哥和爸爸,爸爸2年前大病一場,我們都以為他。。。。但全家人那時每晚聚在一起為他祈禱,感謝天主,爸爸在病榻上躺了半年後,又可以走路了。現在的他,身體還是很虛弱。



星期天,我們接著為他慶祝,晚上又到了一家新開的餐廳去大大的饕餮了一翻。

小葉子828也是你的生日,也祝福你和你的家人在一起有著幸福的一天 。

 

2010年8月26日星期四

“廚藝達人”

昨天晚上我在家大秀“廚藝”。其實我廚藝相當差,問其原因,一脈相承,我的外婆和媽媽都不擅長廚藝,於是我從小沒了模仿的对象,所以確實做不好像樣的飯菜。結婚後媽媽查琳也不擅長廚藝,對我這個媳婦也沒要求。加上家裏有做飯的工人,我的生活中心又全在工作上,所以下廚房的事又給耽擱了。
但前一段時間爸爸格林的身體不好,連走路都站不穩了。醫生說他營養不良。眼看家裏的廚娘做菜也沒什麼程度,爸爸體質過敏,雞肉,蝦子等等的東西不能吃,我這個做兒媳的當真覺得十分難過,又對他老人家很抱歉。他和媽媽如此疼愛我,而我除了會在家進進出出時向他問安外,好象沒為他做過任何事情。於是痛思痛定,決定好好學學做飯,以前要在公司呆到晚上8點9點,現在每天下午5點半就回家做飯去了。
其實學作菜並不複雜,照著菜譜該放什麼就放什麼,自己再慢慢掌握火候就好了。(這樣說算是給自己打氣吧。)幾周下來,見爸爸身體有進步,我自己也感到很高興。
昨天早上,寶羅的一位好友從英國來,這位先生名叫巴瑞,寶羅說晚上他要請巴瑞在外面吃飯,我對寶羅說:“我對巴瑞先生敬佩非常,我很想和和你們一起去吃飯,和巴瑞先生說說話,,但下班以後要趕回家為爸爸做飯,這可是好呢?”寶羅貼心的說:“那我就帶他回家來吃飯吧,正好錦美(弟弟的女兒)明天要去美國了讀書了,不如我們也借此機會給她餞行吧,只是要辛苦你了。”“沒關係,我下午回家早點準備。”
於是中午跑去超市買了好多東西,要不是超市里的工人幫忙我拿上車,我還真沒法抗了。回到家裏,媽媽查琳見我這樣早回家很是詫異,我說:“晚上我們有客人,巴瑞先生要來,我們也同時為錦美餞行。”媽媽有些不高興,說:“這種事情為什麼不早說一聲呢,家裏又沒有收拾,再說,英國人的餐具擺放和我們不一樣……哎我也不懂,真是麻煩,你姑姑也不在家。”見她老人家抱怨,我乾脆上前摟著她:“媽呀,巴瑞先生不是外人,沒關係的,再說,我家看起來還是很乾淨的。你不要擔心了,一切都會順利的,我盡力而為,好不好?”抱著她再搖了兩下。總算她不說什麼了。而我也把家裏的幾個姑娘叫來給我幫忙。
煮飯之前我看了下時間,5點了,客人8點來,共有10個人來吃飯,並不多。哎,趕快吧。我頭有些大,連頭緒都亂了,還是先讓姑娘們先做準備工作吧,把蝦,魚,雞,菜什麼的打點乾淨,切成我要的形狀,哎,我的天,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先做什麼菜好了。炸雞最簡單,先做炸雞吧。我又在心中默默向聖母祈禱求她相幫,想像主耶穌若帶一大幫門徒和朋友們回家,聖母定不會像我這樣忙的慌神吧?哈哈。
     一會兒回頭見瑪莎把胡蘿蔔給煎糊了些,有些胡蘿蔔絲的顏色有些變黑了,“哇,怎麼不小心,火開那麼的大,把黑了的全拿走吧。”一會兒看切菜的,蔥要切小,怎麼連芹菜也切那麼小了?還好有多餘的在冰箱裏,再做過。好再姑娘們看夫人作菜講究個好看,也都自覺的藝術了許多,我把做好的菜倒進盤子裏,她們都細心地幫我理的很好。可惜我昨晚沒帶相機回家,做的菜沒拍一下,(呵呵,潛意識的不好意思,不敢拿出來見料理高手。)
等巴瑞先生來時,我正做最後一道義大利面了,櫥娘瑪爾塔把自己表揚了一下:“哇,夫人我覺得我們還是滿不錯的,桌上的菜看起來那樣多,那樣好看。”我說:“當然羅,我們大家一起做嘛,自然聰明。”(諸葛亮的典故我就不用和她說了)這時巴瑞先生特別到廚房來和我打招呼,他親親我的臉說:德希,你真是能幹。”我說:“您千萬期望別太高,我的廚藝很糟糕的。”
不管怎樣說,晚飯總算上桌了。寶羅就是甜嘴老公,悄悄對我說:“哇,妹妹,看起來真棒哎,我真為你驕傲。”一會兒吃飯時見一桌的人吃得各有所好,巴瑞先生說喜歡吃我做的墨魚,寶羅一聽哈哈大笑:“妹妹,來之前我告訴巴瑞先生,我妻子做的,呆會不好吃,您也說好吃。”
我側頭看著寶羅傍邊的巴瑞先生,他60多歲的樣子,個兒矮小,一頭銀髮,有些鏽頂,同樣發白的眉鋒下是一雙大,溫和而睿智的的藍眼睛。他穿著暗紅色的格子襯衫,淺蘭色牛崽褲,腳上套著一雙很方便走路的乳白皮鞋。他每次來我們這個城市都會住在S大學附近的一家三流小旅館中。就是這樣一位簡單樸素的人,單身,且無子無女。你看不出來,他是一位英國的企業家,而且為人慷慨,先後對菲律賓的10多所大學有過贊助,而這幾年他正對我們這裏的S 大學贊助,現在他的捐資將建一棟教學樓,校方說建好樓後要用巴瑞先生的名字來命名,卻被他婉言謝絕了。
現在他是我們的貴客,我可是很用心來為他和小侄女來做這頓飯的。
加油哦,德希,希望你真的為朋友們親人們能成為廚藝高手!

2010年8月23日星期一

家有阿寶.1

2個月前去了趟中国,和寶羅分開了快2個月。我在香港轉機時給他打電話說我到家的時間,他說:“我讓司機來接你就好了,我人還在B城。”((老公騙妻1001次成功)聽我在那頭沉默,他又趕快笑到:“沒有啦,我騙你啦,我要來接你,妹妹,歡迎回家哦!”不過我心裏還是想:“也許他真的不歡迎我回家?”
飛機到馬城時已是子夜12點多了,我推著行李在嘈雜的人群裏東張西望的找他,只聽得有人喊到:“妹!”尋聲望去,見寶羅在20米開外的一大堆人裏對我揮手,他滿臉笑容的,笑到嘴都咧到了耳根了。我被他的興奮感染,忙跑了過去,他也迎上來,夫妻二人的手終於又握到了一起,感覺隔了幾個世紀,又像從沒分開過。我們的司機動作很快,一下子把車開了過來,23下行李也放了上來。讓他們等我到12點,心裏真是過不去了呢。
“妹妹,你再不回來,我要死了!”我倆坐在車後坐時他說,好在司機先生聽不懂中文,否則公司的員工怎麼笑他?我和寶羅結婚快10年了,這些年,過得這樣的快,快得好像時間還在原地。每天的日子大概就是這樣,上班,下班,回家,休息,上班。看似刻板卻又充滿了責任,挑戰,問題,樂趣和幸福。我們會為工作吵,也會為一些見解吵。但在矛盾中也學會彼此忍耐和接納。其實寶羅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老公之一。他在家裏活潑自然,愛唱愛跳,想哭就哭,想怨就怨,毫不做作,毫不裝大男人。
這些天大概是和希久別重逢。因此吃飯時見他的位置不和希在一起,便對一傍的二哥說:“二哥,你不介意我要和我妻子坐一起嗎?”(我們的二哥從澳洲回來探親),只見他忍著笑說:“GO AHEAD,不介意”一會兒,媽媽查琳見德希為老公又是盛飯又是夾菜的,(雖然我自己看倒是很正常的。)她便忍不住笑到:“貝耳(二哥的小名)你該不會一回家就學著讓溫妮(二嫂)給你夾菜吧?”二哥忙說“不會不會”。我傍邊的憨人又問:“二哥吃飯時也和嫂嫂坐在一起嗎?”“沒什麼機會啊,我們倆人要一邊照顧4個孩子呢。”這到是啊,各家有各家的幸福啊。
我不在家的時間,寶羅晚上迷上了上網聽歌曲,我一回來便拉著我聽他的收藏,中外名曲真是聽得人“耳”不接暇,這傢伙翻出鄧麗君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對希獻唱,嫌感情不夠表達,乾脆單腿下跪,一邊拉著希的雙手一邊唱“我的情也深,我的愛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我一邊聽,眼睛一邊看電腦,這歌用了很多月夜的繪畫,很是漂亮。“嘿,你怎麼不看我啊?”憨人又在叫到,“對不起,都怪MTV的畫面做得很好。”於是專心看他,只見他一臉的笑,一臉的深情,我和他一起唱“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我愛你有幾分……”心中暗想:“哎,我老公人前對妻子愛,人後更是浪漫哪。”於是唱好後問他:“哥,你說世界上像你這樣的老公多嗎?”他說:“我想不多”
我想也不多。
這世界上的佳偶無數,但像寶羅這般時時真性情的,也許不多。呵呵

2010年8月17日星期二

鄰人(彤的故事 上)


某日晨在戶外做運動,在跑林蔭道的盡頭時(見左圖),看到萍姐遠遠的向我揮手,原來她要去上海帶她的小孫子,正好和我道別。我們就走到一起站在那裏講話。這時來了另一位女士彤,我多年不見她了,於是也問她好,見她眼袋又大又黑,一臉的鬱悶,寒暄之後忍不住問:“彤彤姐,怎麼回事?怎麼你看起來如此愁悶”?“沒什麼,我內熱呢。”她說,萍姐看我倆話多起來忙告辭說:“要先回家準備了。”於是留下彤和我說話。
看到彤,我起想起她的父母,幾年前看到過她母親,白髮之下的面容也是很憂鬱,看得出在為很多事情煩惱,那時她瘦小的身軀已經病得很佝僂,瞬間的的衝動我好想向她傳傳福音,。但因為人不熟忍住了,只有和她寒暄2句。“彤彤姐,你父母還好嗎?”她說:“我媽媽幾年前去世了,爸爸也在今年4月去世了,爸爸去世時91歲,在床上瘓了兩年……。”“別難過了,這樣想吧,91歲也算高夀了,現在他老人家也解脫了,你也輕鬆了……對了,你愛人和孩子好嗎?”“我和我老公幾年前離婚了,孩子也跟了他。”……
多年前,在我的印象中,她的父親老打她的母親。現在的彤彤是一個人生活,難怪她面容有掩飾不住的憂鬱,那可不是內熱可以搪塞的啊。
希和左圖打傘的女士為彤)
 彤彤認識的人不少,和她走在一起,見經常有人和她打招呼。不過熟人雖多,知心者卻不一定有。從那天開始,彤姐和我走得比較近了。她會告訴我她離婚的原因,例如:她老公性格很偏激,急起來會打人,而且他若不高興,便將電視天線拿走讓誰都看不了電視“婚前看他老實,但婚後才發覺他性格太內向很不好溝通,關鍵是他打人,連我和女同事講話,一次他等不耐煩就對我一腳踢過來,讓我很沒面子。”“兒子跟著他,他再婚之後也沒有其他孩子了,但對孩子,我的感情也很複雜,兒子現在讀高二,成績也沒什麼好,每次對他說到成績的事情,他乾脆就不理你,躲你的電話。他也不喜歡來我這裏,嫌我的房子不夠好。唯一他來找我就是讓我給他買貴的東西,他追求高消費,以前買一雙鞋就是500多元,那是我快半個月的工資了。他買一件衣服動輒兩三百,我實在怕了他,我兒子很能宰我,這不前幾天還讓我給買什麼飛揚牌的護髮素,他要我去最好的超市買,之前我在家附近給他買的因不是名牌他不用。……我現在也躲他了。”
我說:“孩子的事情,只有慢慢來啊,你對他的期望值太高,每次都和他談成績,他達不到你的要求只好躲你了。這孩子缺愛,他認為唯一滿足他,讓他有面子的東西就是昂貴的衣物以此來掩蓋他在很多方面的匱乏。你要懂他的心理,而你也要有方法教育他,他和你教的小學生不同,心理上要複雜多了。而且他雖然不怎麼用功但畢竟還在學校裏,現在有些孩子,讀書讀不通,家庭也有問題的乾脆就跑去混社會。你高興點他還不是這種人。”
    列位啊,你看希在這裏說得頭頭是道,好像一位教育專家。希媽後來說:“你這麼能耐,怎麼不見你教育好你的侄女?”可見紙上談兵的事情誰都會做。)
總之,為了讓彤姐自己也能有些頭緒,我特別送了她本《智慧金字塔》的書,這本書是我新買的,作者是位西班牙的神父。裏面的所講的人生認識浸透著天主的教導,我看得愛不釋手,還只看了一小半,但心想可能對彤姐幫助更大,所以就送給了她,等2周後回書店再買時已經短貨了,哇,真是犧牲啊,但我默默祈禱她能由此有所收穫。

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鄰人1(萍姐)

我的鄰居萍姐是位佛教徒,我一直很喜歡她,也很欣賞她。而她也覺得和我說話幾個小時都嫌短,我們在一起聊天很愉快。
萍姐在我眼中是這樣一位女人,她活得恬淡,卻時時帶給人平安。我開玩笑說她是好多人的‘鎮心丸’:有她在,很多人都會覺得心安。夫妻之間的矛盾,會請她來調停,未婚女生的心事她也會第一個知道,鄰居之間的糾紛,有她在就會少很多。例如有一次鄰居吵架,一方的小孩還扔泥巴到另一方的家裏把熱水瓶砸壞。她兩邊勸最後還自己買了一個熱水瓶幫忙賠了,事後也沒告訴有小孩的那一家。天箐是位寡婦,交了位男友卻又被男友又打又罵的欺負。最後也由萍姐出面對那惡漢怒駡:“再糾纏,欺負天箐,我們就對你不客氣了!”加之萍姐的老公叉手怒目在一旁,事情才算擺平了。
       她知道我為我中國的娘家苦惱,卻說:“我認識一位元朋友,幾年前,她丈夫同她離了婚,她自己也患了癌症,生意也做失敗了,欠債不少,偏偏孩子又在那時得了重病需要錢來醫治……感覺人生的麻煩全集中在一塊了。怎麼辦啊?!還得往前走啊,慢慢就會好的。再說我的母親,”她接著說:“我感覺我自己是個能開導人的人,但對自己的母親卻無能為力。她80多歲了,每天卻生活在不快樂,不平安中。一會兒疑神疑鬼傭人偷了她的東西,一會兒懷疑自己的兒女也要害她。我喂她吃藥,她要傭人守在那裏看看她會不會中毒死!唉,真是拿她沒辦法,怎麼開導她都沒有用,對她說佛法她就把話岔開,給她看佛經她也沒興趣。呵呵,上天有時故意磨我們哪。特別是在上天眼中特別的人就是要磨,普通的人,老天還不給他這種的功課呢。”
       聽她這樣講我果真心裏好受了很多。
言談之中得知道她的二妹去年因癌症過世了,去世前極端的痛苦,大小便要從腰上接的管排除去,人十分受罪。她說:“也許是妹妹前世造了什麼孽,這一世要來還。”我說:“其實天主教對痛苦的理解不認為是人以前做過什麼大錯,天主特別的降災來懲罰他們。人,要經歷痛苦才能成長,才能堅強,才能理解生命的意義。天主子耶穌自己也甘願犧牲在十字架上既是對人類的救贖,也是對痛苦的擁抱,他聖化了痛苦的意義,也用他的生命做了罪人中保。我知道很多受病痛,身體殘廢折磨的基督徒一樣的活出了喜樂。很多人以前犯過大錯,但他們在天主面前悔改了,天主照樣大大的祝福了他們,他們活得也很幸福。如果一個人肯接受天主,那麼他的人生,福,不需要靠他自己慢慢的來修,孽債,也不需要靠他自己今世來世的還。因為天主把他的罪赦免了。”
      說道末世的問題,她說:“現在的世界災難很多,人心也特別敗壞,很多人都在恐慌2010年,但佛教裏的一些人把一些好的東西又搞變味了,有些人在賣一種符,說帶上它末世會保身心的平安。你們天主教怎麼看待末世的問題?”我說:“真有大災難,恐怕什麼符都不管用,教會內現在好象並沒強調這個問題,但是,對於末世,《聖經》裏卻有預言,只是無人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發生(除了父,連子也不知道)。但是對於災難和死亡,我們有什麼好怕的呢?耶穌說:‘你們不要怕那殺害你們肉身的人,而要怕那殺害你們靈魂的人。’真的那一天來了,我們不得不死也只是暫時的痛苦而已,靈魂還在嘛,而且不會受災難的影響。”
     “和你談話,我很有收益。”萍姐說,“我也是啊,不同的宗教對世界的看法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我說“但重要的是會愛人,就對了。”

……這時君王要對右邊的人說:『蒙受我父祝福的人來吧!來共同享有在創世之初就為你們預備的王國吧!因為在我挨餓的時候,你們給了我吃的;我焦渴的時候,你們給我水喝;我流浪的時候,你們收留了我;我衣不敝體時,你們給我衣穿;我生病時,你們來看我;我坐監時,你們來探望我。』
那時候,這些義人問他:『主啊!幾時我們見你餓而給了你吃的呢﹖見你渴而給你水喝呢?.幾時見你流浪而接待了你呢﹖幾時見你赤身裸體而給過你衣穿呢?.幾時見你生病或入獄而看望過你呢﹖』
君王回答:『我實在跟你們說:你們對我兄弟中最小的一個人這樣做過,就是為我做的。』——瑪竇福音25章30-40
耶穌體現的善行為是人類共同的善,同時他也揭示了人類的邪惡和罪過,如果末世來臨,審判的唯一標準是愛,因為天國的唯一標準就是愛。

2010年8月9日星期一

江南可採蓮



第二天一早6點多便背了畫畫的工具和小凳沿小河前行,我們沿河的公路邊一直都有花園,綠化得不錯,絲絛一般的垂柳會在風中牽人衣裙,撫人秀髮,太陽大點還會好意的為你擋日遮陰,哎真是叫我如何不愛她!這般走了10多分鐘後終於看到荷塘,白蓮在上面的池塘,紅蓮就在花圃裏面。按耐不住的激動拿著相機拍了個不停。從此後週一到週五早六點就在這裏畫開了,畫得不好不要緊,愛荷之心天主可監,呵呵。



我在(荷花的主人)戴玉那裏畫了好幾張水彩,不過每天早去早收工6點去,10點回(要不太陽就太曬人了。)時間比較短,畫的作品都很草,後來在家慢慢 用油畫磨了兩張,一張送給老父,一張留給了母親。我去荷塘畫畫時,母親特別讓我帶著蚊香,所以我避免成了蚊子的大餐。

時間過 那麼快,現
在回到菲了,幾天以前的事情也 好象如夢一場……


謝謝小葉子,我一回來,便見到她的歡迎,好溫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