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2日星期四

鄰人1(萍姐)

我的鄰居萍姐是位佛教徒,我一直很喜歡她,也很欣賞她。而她也覺得和我說話幾個小時都嫌短,我們在一起聊天很愉快。
萍姐在我眼中是這樣一位女人,她活得恬淡,卻時時帶給人平安。我開玩笑說她是好多人的‘鎮心丸’:有她在,很多人都會覺得心安。夫妻之間的矛盾,會請她來調停,未婚女生的心事她也會第一個知道,鄰居之間的糾紛,有她在就會少很多。例如有一次鄰居吵架,一方的小孩還扔泥巴到另一方的家裏把熱水瓶砸壞。她兩邊勸最後還自己買了一個熱水瓶幫忙賠了,事後也沒告訴有小孩的那一家。天箐是位寡婦,交了位男友卻又被男友又打又罵的欺負。最後也由萍姐出面對那惡漢怒駡:“再糾纏,欺負天箐,我們就對你不客氣了!”加之萍姐的老公叉手怒目在一旁,事情才算擺平了。
       她知道我為我中國的娘家苦惱,卻說:“我認識一位元朋友,幾年前,她丈夫同她離了婚,她自己也患了癌症,生意也做失敗了,欠債不少,偏偏孩子又在那時得了重病需要錢來醫治……感覺人生的麻煩全集中在一塊了。怎麼辦啊?!還得往前走啊,慢慢就會好的。再說我的母親,”她接著說:“我感覺我自己是個能開導人的人,但對自己的母親卻無能為力。她80多歲了,每天卻生活在不快樂,不平安中。一會兒疑神疑鬼傭人偷了她的東西,一會兒懷疑自己的兒女也要害她。我喂她吃藥,她要傭人守在那裏看看她會不會中毒死!唉,真是拿她沒辦法,怎麼開導她都沒有用,對她說佛法她就把話岔開,給她看佛經她也沒興趣。呵呵,上天有時故意磨我們哪。特別是在上天眼中特別的人就是要磨,普通的人,老天還不給他這種的功課呢。”
       聽她這樣講我果真心裏好受了很多。
言談之中得知道她的二妹去年因癌症過世了,去世前極端的痛苦,大小便要從腰上接的管排除去,人十分受罪。她說:“也許是妹妹前世造了什麼孽,這一世要來還。”我說:“其實天主教對痛苦的理解不認為是人以前做過什麼大錯,天主特別的降災來懲罰他們。人,要經歷痛苦才能成長,才能堅強,才能理解生命的意義。天主子耶穌自己也甘願犧牲在十字架上既是對人類的救贖,也是對痛苦的擁抱,他聖化了痛苦的意義,也用他的生命做了罪人中保。我知道很多受病痛,身體殘廢折磨的基督徒一樣的活出了喜樂。很多人以前犯過大錯,但他們在天主面前悔改了,天主照樣大大的祝福了他們,他們活得也很幸福。如果一個人肯接受天主,那麼他的人生,福,不需要靠他自己慢慢的來修,孽債,也不需要靠他自己今世來世的還。因為天主把他的罪赦免了。”
      說道末世的問題,她說:“現在的世界災難很多,人心也特別敗壞,很多人都在恐慌2010年,但佛教裏的一些人把一些好的東西又搞變味了,有些人在賣一種符,說帶上它末世會保身心的平安。你們天主教怎麼看待末世的問題?”我說:“真有大災難,恐怕什麼符都不管用,教會內現在好象並沒強調這個問題,但是,對於末世,《聖經》裏卻有預言,只是無人知道會在什麼時候發生(除了父,連子也不知道)。但是對於災難和死亡,我們有什麼好怕的呢?耶穌說:‘你們不要怕那殺害你們肉身的人,而要怕那殺害你們靈魂的人。’真的那一天來了,我們不得不死也只是暫時的痛苦而已,靈魂還在嘛,而且不會受災難的影響。”
     “和你談話,我很有收益。”萍姐說,“我也是啊,不同的宗教對世界的看法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我說“但重要的是會愛人,就對了。”

……這時君王要對右邊的人說:『蒙受我父祝福的人來吧!來共同享有在創世之初就為你們預備的王國吧!因為在我挨餓的時候,你們給了我吃的;我焦渴的時候,你們給我水喝;我流浪的時候,你們收留了我;我衣不敝體時,你們給我衣穿;我生病時,你們來看我;我坐監時,你們來探望我。』
那時候,這些義人問他:『主啊!幾時我們見你餓而給了你吃的呢﹖見你渴而給你水喝呢?.幾時見你流浪而接待了你呢﹖幾時見你赤身裸體而給過你衣穿呢?.幾時見你生病或入獄而看望過你呢﹖』
君王回答:『我實在跟你們說:你們對我兄弟中最小的一個人這樣做過,就是為我做的。』——瑪竇福音25章30-40
耶穌體現的善行為是人類共同的善,同時他也揭示了人類的邪惡和罪過,如果末世來臨,審判的唯一標準是愛,因為天國的唯一標準就是愛。

没有评论: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