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26日星期二

遲開的蘭花


昨天和周日好不容易公司有兩天休息,我卻在家生病。問其原因是不小心吃了海螃蟹,我對螃蟹很過敏,吃了過後腸胃不適,大泄不止。幾年前發生過一次。害我住了好久的醫院。為此我好久不敢吃螃蟹了,但好了傷疤忘了痛。前天貪嘴只吃了一點點,看沒想到報應還是來了。
其實這幾日我心緒不寧,總覺得娘家那頭有事發生。心裏猜測是哥哥家裏,但不好直問,於是打電話到父親家。但接著好幾日電話卻無人接聽,只好又打電話問兄長。他說:“爸爸已經不住在原來的地方了,2周以前他搬去了老人院,這個老人院是教會開的。”他的消息讓我難受之余又欣喜。家父今年都812了,他和我們的後母單住,上了年紀做家務已經很吃力了。但兄嫂和他們關係不是很好,也不願意去幫忙,“要幫忙就要錢鈔若干。”嫂嫂的話讓爸爸很心寒。因為平時爸爸的錢有很大部分都去接濟了哥哥的家庭。我曾經問過他請一個用人要多少錢,但離開娘家時哥哥說他們要和爸爸同吃,會好好照顧老倆口。我的心安不少。但現在看來,他們並沒有去幫忙,或著說至少雙方的溝通不好。

幾年前我和哥哥去一個教堂玩,看到修女們在裏面開設了一家老人院。環境設施都不錯,而且走過花園就是教堂。這所教堂的前身就是德希小時領洗的地方,因城市擴張,被政府搬到了較為偏僻的城郊。我對這座教堂感情很深,小時在這裏得到過老神長們無微不至的關懷。現在老神長們都去逝了,但年輕一代的神父修女卻是我自小就認識的夥伴。特別是這裏的本堂神父,我知道他講道不錯。哥哥告訴我爸爸現在在學習教會的道理而且有興趣領洗。實在讓我吃驚以外有些高興。
很多年來我都是我的家裏唯一的基督徒。我曾經試著向老父傳教,誰知他說:“天主教是帝國主義侵越中國的工具,宗教是精神鴉片。”完全是共產黨教科書的說法。這也不奇怪,他本來就是中學裏的歷史老師。但現在他居然想領洗,我給他打電話時,他也很興奮地對我說他想領洗,看來是不假了。但我還是懷疑他領洗的動機。這裏的修女對他二老很好,或許他只是想套個交情?但不管怎樣,他住在教堂對嗎?我也看得出天主在用特殊的方式召喚他。他女兒一天到晚在天父面前禱告,請主照顧爸爸,天主豈會不垂允?
雖然我不喜歡爸爸住在養老院裏,而且我也打算雇人來照顧他們,但目前看來他倆暫時住在那裏卻有天主的計畫。正好水方兄說他家一株蘭花10年不曾開花,而現在卻開出了好美麗的花來(见左),我領洗到今日已經22年了,家裏的人也開始陸續認識主,就像這株遲開的蘭花一樣,是可喜之事情。
文章末尾,也許朋友們還在擔心德希的病,我昨天腹瀉不止,寶羅勸我去醫院,我卻不肯。但其實我內心也在擔心,因為腹瀉到後來都見血色了。但我忍著沒敢告訴寶羅。只拉著他的手說:“哥,我們祈禱吧,求天主治癒我。”於是夫妻二人同心向主祈禱:“主啊,您知道我心裏有太多的擔心,但您一再顯示我,您在,您的工作超過了我的想像,您要我活在對您的信任之中。現在求您醫治我,我好衰弱,但我的工作和我的家庭都需要我。主啊,求您醫治我。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AMEN!”祈禱之後,我的腹瀉停止了。休息一晚後,今天已經可以工作了。天主就是這樣的神奇。感謝主!
再說我哥那裏,我說,“你做得很好,帶爸爸去那裏,爸爸很高興,我也很高興。”他聽我這樣說,也很高興。我要好好愛他不是嗎?所以他有一天也可以做一個好基督徒。

2010年10月22日星期五

小鎮土風舞節


這幾天外出時正好遇到附近的鄉村裏有土風舞節,大家都說好,
而且有很多遊客會去於是我們也去湊熱鬧放鬆了一下
平时里一贯喜欢有次序冷静点的音乐,
现在挤在街上却被热情而奔放的鼓点所吸引。
我的身体不由自主的跟鼓点摇摆,面容也和路人一样,
情不自禁的堆满了笑容。
不好意思,這裏街上的電線很亂,
我站的位置不是很好,拍照有電線干擾,請朋友們將就一下了。




顏色真是火辣,這叫真實而沸騰的生活啊~~~~~~




花蝴蝶跟在後面,扇得人的熱情更高了

小蜜蜂的蜂王蜂后,美吧?

鮮花隊的熱舞,劈腿呢
 。。。。。。
和看板上的劈腿帥哥(左3)競爭一下,誰最會劈?
(德希,你不要搶CINDY的風采啊,這可是她的風格哦。)




再來一王后和王,怎麼就這麼美呢?


羅裙翩翩,實在讓人心花怒放啊!



乒乓拍打打高射炮。。。。



美女手中是真的大蝙蝠哦



這位出浴西施,身傍流水潺潺,
行人口水潺潺。。。。。。。


好漂亮的斗笠,像盛开的扶桑花





哥我是列儂。。。。
坦白的說,樂隊是我的最愛,
他們的鼓打得棒及了,多變的節奏,
歡快而激昂,讓人熱血沸騰。
不需要另加樂器,就可以踏鼓而舞。
除非你親耳聽見,我的形容不及它美妙的萬分之一。


低射炮來了,你該不是搞恐怖活動吧,
呵呵這麼創意的鼓我還頭回見。





這組是海底世界,色彩特別好看




美麗的海公主,身上的衣服好豔麗,珊瑚造型哦。

大鯊魚出來了,鼻子會噴水哦



全場亢奮激動!

最後出場的是從首都重金請來電影明星,
(對不起,我動作慢,只拍到美女明星)
前面是兩個大帥哥,連我身邊的詹妮絲都激動得大聲尖叫,
“哇,他真是太帥了!!!!”
接著還抹眼淚,我對她說:“詹妮絲,你這傢夥不是結婚了嗎?

怎麼連見到帥哥激動得連眼淚都出來了,
是熱得還是真是眼淚?!”
哈哈。。。。



2010年10月18日星期一

臨別之際


大約半個月前在銀行外面遇到露西,向她問起露絲梅的近況。露絲梅是露西的姐姐,是我們教堂一位元熱心服務的教友,59歲了,沒有結婚,人很溫和,從來沒見過她生氣。感覺整個的人和心,除了工作和家庭外,都在教堂了。但幾年前發覺患了癌症,最近有加重的跡象。我問露西:“露絲梅好點了嗎?”她說:“唉,每況日下了……。”就在我們說話的當兒,我注意到一隻黑色的小蝴蝶從我們頭上的天空飛下來,它旋轉著,緩緩的飄到我和露西的中間,然後落在露西的手腕上。那不是一隻真的蝴蝶而是一隻蝴蝶斷掉的翅膀,露西沒什麼特別留意它,只是不介意的把它拂去。而我突然有些悲哀,那只黑色的斷翅好象一張死亡的請貼給了露西……,但對此我沒說什麼,回家後只和寶羅說了這怪異處。
但上週四晚傳來了露絲梅在醫院去世的消息。我本應該在她去世前去醫院看她,但我因各種原因一天推一天,始終沒去。也許是她和我平時接觸不是很密,也許是我心理抗拒著接受她會去世的事……本來星期六晚,我們要去殯儀館弔唁的,但那日是嫂嫂JOY的生日,寶羅怕對嫂嫂不好意思,所以沒去,我們改在了星期日一大早彌撒完了後去的。這天早上我本穿了件水紅上衣,但寶羅說不好。於是我換了件白T SHIRT,上面有很多隻飛舞著的大大小小的黃黑蝴蝶,為了和衣服相配,我用了件黑色的長裙。下樓來,一隻蝴蝶突然飛了出來,在我身邊飛來飛去,客廳裏窗戶都關著的,真不知道它怎麼進來的。我對它說:“露絲梅,是你嗎?”但它飛去了天花板上停著。
在殯儀館裏我們遇到了露西,露西說姐姐走得特別的平安。上週四傍晚,來了幾個朋友來看她,大家一起為她祈禱。結束時,還念了段福音。在聽完福音後露絲梅睡著了。大家都以為她睡了,但她再也沒有醒來。露絲梅的媽媽特別傷心,因為去年露絲梅的爸爸,叔父先後去世,然後是堂姐和一個嫂嫂也跟著去世了,連露絲梅的媽媽現在也是癌症晚期,感覺死亡的陰影籠罩在這個家庭的上空……。
死亡,是我們每個人遲早都要面對的問題。說的時候,我們或許可以坦然,但那一天真來的時候,估計緊張和掙扎是免不了的。我很喜歡[聖經][智慧書]上的話:“義人的靈魂在天主的手裏,苦難不能傷害他們,在愚人的眼中他們已經成為白骨,認為他們的離世是受懲罰之故,他們離開了我們,好象他們的一切都歸於泯滅其實他們是在平安之中。他們看似受罰,實際上他們充滿了永生的希望。天主試驗他們,就如冶煉爐中的金子。他接納他們,猶如接納金幡祭。”
邁過那一扇門是一個眼所未見,耳所未聞的世界。其實,真的不需要害怕,到了那一天,你自然知道那後面是什麼。
其實,真的不需要害怕,給朋友們說說我最近一次面臨“死亡”的體驗吧。月初,我到異地去出差,去時好象什麼都不順。臨行前一天,我做的最後一個定單號碼是7774,我對要和我一起出差的主管開玩笑說:“你怕不怕,?7774的中文意思是GO GO GO ,DIE!”(我看她的表情是有點怕,馬上又安慰她“不要怕,這是開玩笑。”)實際上我在那日下午開始生病,突然上吐下瀉,身體十分的虛弱。第二天一大早我就要坐飛機了。我不敢告訴寶羅,否則他一定要把我的出差取消。我的機票已經定好,HOTEL也定好了。下飛機以後,公司在那裏的司機也已經得到通知去接我們。幾點和和哪個供應商見面都安排好了。如果把行程全CANCEL掉,會十分的麻煩,但依據我身體的狀況好像不得不CANCEL。我對主管說,“我明天6點以前給你打電話決定要不要去。”身體經過一晚的休息。好像還可以了。但那個“7774”讓我有些不安。誰知道是不是天主給我一個不要去的SIGN?而我就算生病都還要一意孤行。寶羅一大早開車帶我去機場。分別時,他憂心的指了指天空,說“妹妹,也許你不應該去。”我看了看天,的確黑雲密佈,看上要下大雨的樣子。“7774”在我心頭滾了一下,又咽了回去,我說:“你不怕,有天主在,我上天下地都在他的手裏,我會很安全的。你為我祈禱吧。”

 
(上圖,我在飛機上拍的,遠處的雲好像仙山一般圖右黑色的是飛機的螺旋槳)

進了候機室,看見好幾個熟人。大家打了個招呼。我的心裏莫名其妙安心了很多。呵呵。
飛機起飛之前,我開始了祈禱。我一路上都在念玫瑰經。奇怪的是,因為祈禱我,連平時坐飛機起飛下降時的難受都沒有感覺。飛機在雨帶之上飛行,雲彩很漂亮。我們下飛機後發覺地面上經歷了一場大雨,路面還很濕。我在C城一切都還算好。只一件事情。我到的第一個晚上去了一家商業中心購物,因我已經把公司的司機遣回去了,所以我們是坐的計程車回HOTEL。但計程車司機(聽我們是外地人)把我們帶到了一個很黑的區域(那地方可能停電了)。好在黑路的進出口都有員警守在那裏。我們才沒遇到意外,只是車費被宰了一下。但不論如何,我們虛驚了一下。
這次旅行,我也體驗了一次,如果“我要死去,我的心態會樣。”我估計看我這篇博文的格友都會笑著搖頭:“哎,小姐,你這也算臨終體驗?!”


2010年10月14日星期四

麗妲的幸福

麗妲,左二
     女人的青春实在短暫,如果是7嵗開始讀書,讀到大學畢業差不多就234了,等找到工作穩定下來,再談一兩次戀愛,如果是順利的話256結婚就已經算早。(當然,本文談到女生是指正常受教育的這種。)如果戀愛不順,又不想把自己草率嫁出去的,一不小心就是30出頭,變成剩女了。話又說回來,夠格做剩女,剩男的人多半比旁人優秀,要不然怎麽敢傲到現在?
我們公司的剩女,剩男有不少,30-50多嵗不等。我每次注意他們時都有些嘆息:多好的女人(男人)哪,收入也不錯,為人也很好,性格也好,又有責任心,怎麽就一直單著呢。縂不能只全心全意為公司效命,自己的幸福都不顧了吧?
麗妲就是這樣一位“剩女”,她是我們公司老闆以下的最高管理。46嵗,還沒有結婚。不知道還有無機會結婚。她身材高挑,容貌秀麗,不講性感,不買弄風情,有的只是鄰家大姐的可親。她身為高管沒有傲慢只有服務與責任,凡事吃苦在前,不會要求別人做自己不願做的事情。她是很少的那種管理,老闆和下面的兄弟對她都滿意。也許她不結婚對公司是一種福氣。
但去年麗妲去年經過親戚介紹終于有了位男友,這位男士是位美國人(麗妲親戚的鄰居),還小麗妲5嵗,和麗妲書信來往一年后,飛來我們這裡看她。大家都擔心他對麗妲不是真心,因爲男人找一個比自己年輕的女人不是很難的事情,特別是事業有成的這種人。他來我們公司時寳羅相當很誠懇地對他說:“麗妲是個非常好的女人,坦白的說失去她是公司的損失,但我們也希望麗妲能夠幸福。”我想這位男士是真的在找一位愛人,不是找一個玩伴,或是只是利用女人青春。他現在向麗妲求婚了。而我們的麗妲不日就要飛到美國去了。
我不再知道麗妲對這段戀愛有無掙扎。美國對她來説是陌生的地方,而且冬天太冷,對於生活在熱帶的人來説。要去適應這樣的氣候簡直是要命。而且爲了丈夫她要放棄她的工作和家人,這完全就像鳥兒剪去了一雙翅膀。她在那裏的生活完全要靠和丈夫的感情來維持了。説實在我真為她捏一把汗。


對於她的離開,寳儸決定全公司為麗妲開個派對。於是公司上週五晚下班后,在我們SISTER COMPANY的餐館為她舉行了歡送會。每個部門的代表都表達了對麗妲的祝福和惜別之情。動情之処連男同事們都忍不住傷心流淚。到後演變來成了全場眼淚飛,只有麗妲最堅強,沒有當面哭。只悄悄擦一眼睛。看來,麗妲在這裡工作,真的和同事們建立了很深厚的感情。








麗妲部门的同事,在她离开的前几日就开始哭了,大个的CHRISTIAN,说到麗妲姐,大男人也忍不住哭的当众抹眼泪

在她最後惜別的話語中,她特別為新人講了她的成長經歷 ,她大學畢業后就到了我們公司,到現在爲止已經工作了23年。從銷售小妹到經理秘書,再到供應部經理,管理無數的物資進進出出。工作十分出色。但她還記得她初來時的羞澀,一位老顧客對她說,“麗妲啊,你和人講話時,怎麽不看對方的眼睛呢?很沒禮貌嘛,要看對方的眼睛給別人100%的注意力才對嘛。”說到自己的部下,她也用勉勵的口吻,極其誠懇地,委婉地提及每個人需要改進的缺點。之前我還對保儸說也許在麗妲走前,問一下她知道的一些弊病。但現在,用不著了。在臨別之時,她用公開的方式,告誡同事要注意的地方。真是既讓老闆滿意,又讓同事感動。




在給麗妲的離別贈言中,我記憶最深的是艾米對她說:“麗妲,我對你只有一句話,別忘了祈禱!”是啊,人生中有那麽多的捉摸不定,如果没有天主的保守,谁敢肯定会幸福。但如果天主在,心就会安很多。如果你那么强烈地请求他的帮助,天主就一定不會對你坐视不管。

其实近來,我們公司的紅鸞星動,要結婚的老單身不止麗妲一個,還有一個50多嵗的安東尼,也結婚了,而且老婆海懷上了孩子。
祝福他們,幸福雖然來得遲,但還是來了。天主會用一千种方法替你找到幸福。而真愛,絕對是值得你放棄一切來得到的東西。麗妲,你們一定會幸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