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6日星期六

閒暇一篇

好不容易回來看看,發覺常寫博文的朋友不多了,但還有普普和熏衣草夫人還在堅持。真不錯!
不知不覺,大半年又過去了,都7月底了。真的,時間都去哪了呢?
幾日前爸爸的一個朋友去世了,今晚,老公寳儸剛離開傢去他傢吊唁。他本來希望我和他一起去,但我卻因工作了一天,很累,想到又要在那裏守夜,所以死活不願意去。於是寳儸很不高興,嘟嘟囔囔抱怨我了好久,然後吃上一盅巧克力冰淇淩,邊吃邊說:“我早死就好了,我妻子不理我。。。。。哼,11月我一個人去日本,不要你去,凴什麽,好的事情有你,辛苦的事情就我一個!!”看來這廝真的氣了。不過,我不理他。(11月又沒有櫻花)

囘房間上上網查資料,看看花。一會兒聼他囘隔壁房間了,再過了一會兒,他打開我房間的門,只見他換了件黑衣,看到我時他歪著嘴用手在自己的臉上指了指,意思是:“我要走了,親我一下。”我跳起來摟著他,在他臉上長長的親了一下,說:“哥,我跟你一起去吧,你看我衣服都是現成的。”他說:“算了,不用了,省得你這傢伙一會等不得催我囘來。”“真的不用我去?”真不用,他正色道。
。。。。他獨自去了,我這廂看薰衣夫人的離婚記(昏姻,婚姻),愛來的猛,退又如潮水,誰對誰錯怎麽算呢?縂之是一個巴掌拍不響。上一周去賀一個朋友傢的新房,大游泳池加個性化概念化的豪華別墅,屋后是清靜的森林。這廝有錢得讓人感嘆。不過房屋雖好,老婆卻要和他離婚,帶走2個小孩子,留他和長子空山獨居,若大的地方,深更半夜的,讓人不由得打個冷顫。
寳儸說:“要是和他結婚的是你,依你的脾氣估計早離了 。”我說“嘿嘿,哥,我來只為你,旁人我不嫁的,當然,你很倒霉,將就過了。”我拍拍他的肩表示安慰。

不是我矯情,我知道我被你深愛,而我也要好好珍惜你的心,我也好愛你,我的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