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2月10日星期六

Rotarian的聖誕PARTY

臨到聖誕節,PARTY 總是很多,這一周我走了好些個地方,既有M城的富豪,也有本地的中產階級之家,開了眼界之餘,心中總感歎大概富有和貧窮真的是2個天地,我們到底能做什麼改變呢?
昨晚是 the Rotary(扶輪社)的聖誕節派對,到場時,我才發覺自己居然只穿了件普通上街的衣服來參加派對,看見其他女士大都以晚禮服曬場時,心中倒是有些後悔怎麼沒有留意準備衣服,好加入女郎們拼身材拼性感的行列啊。當然飽眼福之餘,我也大大的對美麗性感的女友們誇讚了若干,要不怎對得起她如此費心打扮?

穿黑裙的瑪潔顯得十分的苗條,不過她的脖子上卻帶了個灰的護套,原來3天前她出了車禍,車毀但人只扭到了,沒有大礙。我取笑她好像阿羅育,不過,無大礙已經是太福氣了。每年的聖誕節前夕是很多人的生命終結的時刻,不知道是為什麼?連今天寫篇博文時,我們一名員工的母親昨晚好好的在家,半夜卻突然過世。真的生命好脆弱,誰能擔保自己明天還活著?要活著也是僥倖吧了。
蘇珊告訴我明早6點他們要去鄉下,Rotarian的醫生成員要去免費做醫療診治,另外他們還帶了許多圖書和舊衣服要送給窮孩子,問我去不去?我說我今早4點就起來奔飛機場往家趕,明天再5點起來受不了了。(其實我心裏想,聖誕節去表一下愛心,可真好啊,既滿足了做好人好事的心願,也被自己的善行感動一下,只是去給窮人服務一天有能有多少改變?)
女士們聊天聊地,我附和著,但並不怎麼開心,LCP 的執行長美國人史女士也坐在其中,史女士60多歲的樣子,穿了一身白色套衫,上面有金色的繡花,刺繡很文雅,也很樸素,我倆可能是全場最樸素的女士了。一會兒,我找了個機會和她單獨講話。我說:“史黛娜,我送去LCP3個孩子算是全軍覆沒了,也許LCP的規矩適合普通的孩子,對街童不太合適啊,但是我也知道LCP 已經盡力了。”她說:“LCP幾十年來幫助了無數的孩子,好多孩子對機構心存感激。我們有一個孩子大學畢業了在美國找到了工作,但最後他卻放棄優裕的條件到LCP來服務,直到生命的最後的一刻,他27歲死於心臟病(他有遺傳)。”這樣的故事真讓人感動,其實LCP有很多孩子,特別是週末時更是有好幾百的青年人和孩子來這裏聚會,只是我們的3個孩子卻融不到其中。史黛娜說她90幾年那會剛來LCP沒幾天時,她的電腦筆記本就被孩子偷走了,還不得不去美國重買。可謂給了她一個下馬威。不過該幹的事情還得幹,不會因為受挫而停住。她接著說:“LCP規矩是多,但是我們幫忙,對方也要配合,盡自己的本分,否則只會浪費時間。”寶羅笑著說:“我勸她要幫忙就幫忙那種成功機會大的人,不要幫忙這種小孩。免得受挫今後不願意再幫忙,但是她不聽,想試試。當然每個人的想法不一樣,其結果只有天主知道,我們也只能是盡力而為。”
坦白的說,這些天為了這些孩子的事情我很是鬱悶,下一步怎麼走,今後是否還是要為這種人群服務,我很猶豫,但是總得不斷去試試,不是嗎?

2011年12月9日星期五

選擇

周五我去柯修女那裏做義工,瑪卡和約書華早到那裏了,2個小孩開始還趕快埋下臉躲我,結果發現我沒有搭理他倆的表現,一會兒便索性搗亂起來,發出很多聲音吸引我的注意。但是我卻忍著不理他們。一會兒瑪卡的行為被修女批評,氣急敗壞的他沖出了教室,沖出大門那會還用腳踢了一下門,只是門是鐵的,只怕踢得重疼得多。
約叔華今天乖得多,沒那麼搗亂。基本老實地聽老師講課。10點左右LCP的義工姐妹NICE來了。我和她商量了一下,決定等下課後和約叔華談話。終於叫過孩子問他:“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他說:“我想回去,但是同我住的大孩子欺負我。”“那你告訴照顧你們的阿姨啊,也不用偷跑不回來嘛。”廢話不多說,NICE 決定帶他回去了。但他沒有鞋穿,出來這2周,鞋子也不知道去了哪。瑪修女要給他一雙新的,卻被我攔了:“修女,罰他一下,反正LCP的鞋很多,他回去就有了。”誰知因為修女不給鞋,約叔華頓時小氣起來,下一刻不由分說地也沖出了大門。望著他跑走的身影,我有些後悔是否我對他太嚴厲了。於是和NAICE說,也許這孩子還是沒有真的想回去。大家都歎氣起來,10分鐘過後,NICE說“沒關係了,我去找他吧,我知道他在那裏的。”但是這時候卻又看見約叔華笑著回來了。唉,真是的。
臨別前,瑪利亞修女不嫌他又髒又臭,緊緊地擁抱他,在他臉上親了一下,還要求孩子也回親他一下,對他說:“約叔華,你看有多少人愛你啊,千萬不要辜負了這份心意,你想我時就告訴NICE阿姨,請假出來看我。”孩子也含著眼淚答應了。
總算,NICED帶著他上了車。我松了口氣,慢慢地走回公司。一看時間,已經是中午時分了。今天早晨故意不吃早飯只求守齋祈禱,希望天主給個特別的恩典,讓孩子回來。“守一次齋回來一個孩子,我心裏跟自己開玩笑:“要是早知道這麼有效果的話,也許昨晚就該守齋,也許今天是2個孩子回去了。”
中午午休時間公司很安靜,我的心神還沒有完全從剛才的事情中平靜下來,於是隨便打開聖經來讀,讀到的是亞毛斯先知書,舊約中的先知書通常是先知們代天主對以色列發言,提醒人民的惡行,並警告如不改正即將來臨的懲戒。“
「來吧,你們這群罪人,到貝特耳的廟宇去,到基耳加耳去罪上加罪!每天早晨奉獻你們的祭品,每三天奉獻你們的什一物,焚燒有酵的麵餅作感恩祭。大聲宣揚你們自願奉獻的祭品,因為你們喜愛這樣做,以色列子民。」雅威說。
「是我使你們在每個城巿吃不到東西,使你們住的地方沒有麵餅,可是你們並不歸向我。」雅威說。
「雖然豐收季節還有三個月,我就不再降雨;雖然我在這城降雨,不在那個城巿降雨;雖然人們狼狽地從一城走到另一城,找水解渴,可是人們並不歸依我。」雅威說。
「雖然我用熱風和災害襲擊你們的果園與葡萄園,蝗蟲之災毀了你們的無花果和橄欖樹,但你們還是沒有歸向我。」雅威說。
「雖然我用瘟疫打擊你們,如在埃及一樣,讓你們的精兵在刀劍中喪生;俘獲你們的戰馬,使你們營中腥臭撲鼻,可是你們仍不肯歸依我。」雅威這樣說。「我使你們傾覆,一個神力的懲罰,就像索多瑪和哈摩辣曾遭受的一樣。你們好似火中抽出的木柴,但你們還是不肯歸向我。」雅威說。
「為此,以色列,我將以自己的方式對付你們,那麼,以色列,為這緣故,你們準備好去見你們的天主吧!」
当我看到這裏時,一抬頭,看見約叔華向我走過來,他已經洗了澡,腳上也穿了雙和衣物顏色相配的鞋子。但手上還提著我們從修女那裏出來時拿著的衣物。我看見他好吃驚:“嘿,約叔華你怎麼又回來了?!”“是MERCY阿姨讓我在這裏等她,她一會就來。”打電話給MERCY,詢問孩子是說的是真話嗎,MERCY 說:“TESSI,等我,我5分鐘內到,我正在銀行辦理你給的支票”(支票是今早我給NICE的,用於支付這幾個孩子的上段時間在LCP的費用)
唉,真不知道又怎麼了啊!一會MERCY匆匆而來,我們一行人坐定後,她說:“德希,約叔華又改主意了,他是真的不願意在留在LCP。我們已經讓他和HOUSE MOTHER,心理醫生都談過話了,他執意如此。我想到最後,還是和你談談吧
我說:”約叔華,還有3個月,你就可以小學畢業了,你真的不介意?“他說:“其實我是很想在LCP的,但星期六他們不同意外出。”MERCY說:”我們星期六有請人為他們補課,有聖經學習,另外他們還需要學習洗自己的衣物,所以不同意他們出來。“
“通常,你外出是為什麼呢?”我问他,“賺錢打電子遊戲。”MERCY插道。約叔華不好意思的笑了,看來是說對了。“可是約叔華,我幾乎每2周就帶你們出來玩。看電影,玩電腦呢。”我說:“那還不夠嗎?他搖頭。”所以,你願意為了經常玩電腦,放棄有書念,有房屋住,有飯吃不再挨餓,就髒兮兮的在街上做乞丐就好了,是吧?!!“
答案是他願意
好吧,那就繼續走你們的老路吧,那是你的選擇。或許當初是我給的太容易,所以你不珍惜?
。。。。。。。。。。。

這麼多天過去了,想到這些孩子我們心裏作著疼。但是那是他的選擇,你不能強迫他接受你的好。今天公司的員工告訴我,她在街上看到個頭最小的孩子瑪卡,髒的好像垃圾。但他寧願做垃圾也要擁有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電腦遊戲,你奈他何?!

在你生命的驛站中,在哪一站你會真握住耶穌的手請求他救你,給你祂本早就預備給你的生命的福分和意義?你的痛不夠,不知道你喜歡的東西只會拆毀你不會建造你,不會引你走向真正的生命之路,而只會帶給你空虛和死亡。但是你就是撞在南牆了也不要回頭。固執如此,可見可憐之人也必可恨!
不過假如天主也要接受勃逆之人的痛苦,何況我輩?

回頭?

今天柯修女來找我,表情和藹而嚴肅,全沖著那3個小孩而來,修女希望明天LCP的義工到主教府來一起給孩子做工作。於是我撥通了基督教姐妹MERCY的電話,首先我問她們是否去了小費的家裏和他們的父親談話,她說:“昨天我們去了,但是他爸爸卻很傷心,說孩子根本不聽他的話,他實在是很無能為力,無法管教他們。”聽這樣的話,心情真沉重。
柯修女告訴我,“這幾天孩子來中心,只是洗洗澡,洗好就走了,不留下來吃飯。看來有什麼地方他是可以吃飯的。我請義工做翻譯和他們談話(柯修女是意國人)問他們為什麼不回LCP,他們卻言辭閃爍,弄的義工神經衰弱,問話有些嚴厲,約書華惱了立馬想打義工的耳光。當然被修女制止了。幾天前我看到約書華時,他的右臉上有一道已經結疤的傷痕,雖不深卻也讓臉浮腫。不知道被什麼人打的,當然他學得很快,現在也想打人了,只不過他身高不到1.3米,而且身體瘦弱。只有被揍的份,如果義工真是毛得想扁他的話。但是現在他居然想打義工……!我只希望這位年輕的義工兄弟不要太往心裏去,免得不想做義工了。唉
……這些孩子看起來不服任何人的管教,明天的談話有用嗎?今夜,我將祈禱。天主一貫尊重人的自由意志,祂希望你走正道,也示範給你如何走正道,但祂不會勉強你跟隨祂。雖然只是孩子,但小我卻是很重。小孩真的是純潔無辜?還是其實從娘胎出來已有人性的邪惡和自私自戀的因?這些天生的惡習其實是要在成長的過程中經父母和師長的教育而不斷糾正,也就是說,好的品行是需要培養和陶成的。而如今野鳥一般的孩子,我們卻握不住他們只能眼睜睜的看他們在絕路上游走。看著他將有一個苦澀的成年而無能為力,(小費的大姐今年已經因為買白粉而判終生做牢,2哥也因偷竊在牢裏)為了你小我的固執,還是像佛教說的,你命中註定是乞丐而無法改變?
真的,明 天的談話有用嗎?你和他談明天,談未來,說教育以後會讓他有很多錢,可以自己買電腦玩遊戲,一個體面的工作還讓他有尊嚴,不像做乞丐只會讓人瞧不起。柯修 女說,這些關於未來的話他聽不懂也不在乎。是啊,我還能說什麼。我真想祈禱今夜會有人打他到吊手,痛到他真的要回頭。。。。。。。真只有這種方法你才能回頭 嗎?

2011年11月29日星期二

你真的願意跟隨我嗎?


今天下午,瑪利亞修女來看我,其實她有些感冒,說話聲音明顯地發嗡,我擔心著她的病卻還是忍不住把昨天的怨氣述說了一遍,修女表示理解我的情緒,但接著她給我講起了小Jon的事情。
Jon是中心的孩子,17歲左右,脾氣超壞,臉上充滿了恨意,隨時都可能與人發生衝撞。我對他很不喜歡,柯修女曾經問我願不願意SPONSOR他,我說他脾氣太壞,只怕不服管教,是我HANDLE 不了的。儘管柯修女解釋說“這孩子脾氣壞是因為5歲就在街上流浪了。”我還是覺得這孩子和我沒緣分。最後修女想辦法送他去了天主教的一所孤兒院。我去過那所孤兒院,是新建的。由另一個會的修女在管理,裏面的孩子還不多,房間的設施也很好。孩子在裏面應該是得到很好的照顧的。
通常我們認為孩子在一個地方好吃,好睡,好教育,還有人愛護應該知足了,但其實他們最想要的是有錢花,無人管教,沒有學校只有玩樂的生活。小JON在裏面沒多久就跑出來了。而且不知道去向,連他普通掙錢的地方停車場也不見他的蹤影。昨天,在瑪利亞修女她們給孩子教育施飯的時間。小JON來了,“衣者華麗,2個小時內還另外換了一套衣服,而且在鏡子前不斷的騷首弄姿,表情十分奇怪。這時知情人士告訴我,小JON現在是有錢花,因為他加入了一個很壞的會,GAY(男同性戀)的組織。”說到這裏瑪利亞修女停住了。臉上佈滿了痛苦,而我也心頭一顫,血液也仿佛凝固了。沒想到小JON居然為了享受的生活,賣身給GAY了!修女接著說:“小JON 曾經問我願不願意做他的媽媽,我對他說,小JON,我願意做你的媽媽,但你也要聽我的話啊,但是他只是笑笑,很快就離開了。”
我轉身抱著修女,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說:“修女,我們盡力而為吧,您也不要太難過了,他總有一天會回頭的。”
接著,修女說,“你看到過TOM沒有?他頭髮都染成了紅色。“ 我說:“是的,今早我來上班時遠遠的看到他在Mcdonald的停車場,染了個紅頭髮,穿紅T SHIRT,一臉笑容的回著頭跟什麼人說著話,他的身材儼然是一個青年人的摸樣,而且看上精神狀態也很好。”修女感歎的說,“是啊,他不像小JON,至少在正當的用體力賺生活。”
送走瑪修女,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我突然間有些失神,仿佛看見主耶穌滿身的血痕,頭帶著刺冠,抗著承重的十字架在前面,面容滿是傷痕和痛苦。他回頭看著我,問:“德希,你真的愛我,願意和我一塊背十字架嗎?”
突然間我的心裏開始大哭,眼淚也湧上了我的眼眶,覺得自己什麼都說不出來。。。。。。
天主如此愛人,把自己列入罪犯之中,且舍了性命,只為把人從罪惡中贖出來,為人引人回頭,沒有什麼不能捨棄犧牲的。

想起我照顧的孩子,也許還很貪玩但還沒有到要賣身做GAY的地步,我實在沒有理由對他們輕易放棄啊。再試試吧。

2011年11月28日星期一

天父,請您原諒我

      天父,請您原諒我,您的女兒半分不像您,她沒有您的忍耐,也沒有您的智慧。
您今年6月託付給我的6個孩子,到現在為止,唯一的女孩去了夜總會打工。5個男孩中頭一個離開學校的是TOM3個月的學習生涯,無數次的翹課,無數次地把他找回為他補課,正當我們高興他的學習有了進步時,再一次,他消失得無影無蹤。這一次他真的失學了。
       另外3個小孩,儘管基督教的姐妹們對他們百般照顧提供他們住宿送他們去學校讀書。但這些孩子無數次的跑出來到街上廝混,幫人看車賺得的錢全進了電子遊戲廳。今天基督教的姐妹來和我談話再次說孩子不願意回來,在停車場廝混的事情。我說:“好吧,關於馬克和小費你們去找他們的父親談話吧,他太窮無力負擔那麼多孩子,我們已經幫忙他支付孩子所需的一切了,而且,孩子出事情都是在回家探視的時間。我們也不可能讓孩子不回來,你不准他也偷跑。如果他放任自己的孩子在街上亂逛,餓了就乞討,不願意有正常的生活的話,我將於12月停止對他們所有的資助。至於喬舒華,他是孤兒,但已經17歲了,如果真的喜歡睡街上,只玩電玩,不願意有家有教育,也就隨他去吧。LCP 的人力經常大量投入到找他們的工作上已經很疲倦了。“
      今天下午,ROBERT(馬克小費的哥哥)來找我,機日前他就喜歡要一隻聖誕燈,聖誕燈的模型我們已經做好了,只等往上敷上彩色玻璃紙。我對他說:“這是學校給你的功課,你還是要做一部份的,就自己敷上紙吧。怎麼敷是很簡單的,UBERT叔叔會幫住你,幾分鈡就就做好了。”但他悶在一邊不做聲了許久,然後說:“我很累,不要做。”“好,等你不累時再來做吧。”“我沒有涼鞋了,他再接著說“被人偷了。”我打量著這個孩子,頭髮給發膠時尚的造了個型,手上和幾日前不同,又戴上了個新手環“這幾個月我給過你幾雙涼鞋了?我問他,”3雙。如果你每次都是因為掉了就來要新的,那就應該看好自己的鞋子。”這時候,利恩笑著說:“這孩子不喜歡做自己的那部分,不喜歡盡自己的責任。”聽這樣的話,片刻之後小孩掉頭就離去了。
  學習和生活都是自己的事情,如果自己的責任都是別人的,那就太沒意思了,你可以很窮,但你不可以沒有道理。路是自己走的,傍人可以協助,卻不可代替。
   我對這些孩子的幫助,從沒有想過要什麽好處,再説你們也無力對我有什麽報答,只是如果你不領情,那就走自己的路吧,我又有什麽失去的呢。 


天父,其實您從來沒有要求過我去幫忙,我自己也是自不量力的想去幫最難的人群。我縂想起我們以前想幫忙的瞎眼乞丐,醫生已經准配要給他開刀,葯也開始用上了,但緊要関頭他卻離開了。等半年后他回來,醫生說誤了治療機會,他的眼睛沒了復明的希望。他想復明嗎?還是他有自己的打算?只有我們這群人纔是瞎子,看不出他其實就想做個瞎子。
   

2011年11月16日星期三

可不可以仁慈點?

網絡圖片
今天的感冒有一些重了,呼吸有些困難,但還好了。
我前天撿回來的2只小貓咪都沒了。
3天前,我去晨跑,路過我鄰居的傢,那家人我從來不認識,只跑步時路過他傢,縂見一只溫順的黃花狗拴在院外。那天我路過那裏時狗拴在裏面的回廊下,大門口和門外的垃圾処還有2只剛生不久的小貓,我以爲是小貓亂爬,還好心地將垃圾処的小貓放囘了院内。但是隔天路過那裏,卻見2只貓都進了垃圾堆,才知道小貓被扔了。
不知道貓媽媽去了哪裏,爲什麽不來救孩子。前晚下過大雨,2只小貓想來日子難過。我不再多想,便抱著2只貓囘了傢。囘到家還好,媽媽和工人們都不在,等到工人看見我時,我正給2只貓洗澡,我傢的母貓就在一邊----工人們以爲是自己傢的貓生的小貓 ,免了向老夫人告狀,讓我被媽媽罵了。
2只小貓,一黃一灰,黃的那只身上受傷,都開始生蟲了,我忍著惡心為它清洗,可憐的畜牲,你好歹也是條命。我把我傢的母貓和它們関在一個籠子裏,希望母貓能照顧它們。觀察了一下,母貓對小灰貓比較照顧因爲和自己的毛色一樣,但對小黃貓就冷淡了。我心裏嘆道只怕小黃要先沒命了。今天早上我出門時,小黃死了,下午回家,小灰也不在了籠子,工人說死了。2只小貓都還在吃奶的時間,我傢的母貓也沒奶,我怎麽能責備它?好在,死前你們還和我有一天之緣。。。。。。
        想起貓的主人,你就不能等小貓斷奶你再扔 ?!它也有活的權利啊,都說上蒼有好生之德,上帝也是愛動物的!你心硬如此,我不相信你的福氣真那麽好。
    但是人心歹毒豈止是對動物,我上個月看到大陸的電視報道,有一家人,兒媳婦剛生下3胞胎姐妹,母親還在產床,父親還在一傍照顧,祖父祖母深夜就悄悄到護士室把3個女嬰偷出來,裝在黑垃圾袋裏扔掉。3個女嬰被拾垃圾的人發現,我看到報道那會只有一個活下來,一個已經死了,另一個呼吸困難“難活了”。。。。。。
哎,世道如此,夫何悲哉 ,有的人對人都如此,何況是畜牲。。。。。
人啊,我們可不可以仁慈點呢?

2011年11月11日星期五

光棍節

今天11,11,11 我是覺得好特別的一個日子,到底怎麽個特別我也不知道。直到去綠禾姐傢,才知道今天居然是國際光棍節。
在寫這篇博文時, 我一直聼著CINDY傢的傷感情歌,這樣寫起來纔有傷感的感覺。

寳儸外出已經一周,原本今天因該回家,但不知道爲什麽他平生第一次誤了回家的飛機,他笑嘻嘻地說不知道爲什麽也學了弟弟,我傢老么很有bachelor的散漫作風,坐飛機誤點不是什麽偶爾的事情。把姑娘我氣得!
該死的傢伙獨自去了越南等囯休假了一周,前天給我打電話形容在河上坐船如何享受河上清風,落日餘暉,美食兼美女服務,舒服愜意到哪裏。聼他講話的聲音就可以感覺到他那時的快樂驚喜害羞等等情緒,他一邊給我描述越南等地的美女怎麽個美麗,一邊又歉意的說:“妹妹,好抱歉你在家為我賺錢,那麽辛苦。下次我帶你來哪。”
其實他昨天就囘了馬尼拉,但今天卻還不回家,敢情這是廝玩得樂不思蜀了?還是做了什麽壞事,不敢回傢?於是口氣嚴厲地在電話裏問他,他在那頭本嬉皮笑臉的,但說到這裡卻口氣認真地說:絕對沒有,沒有機會!”我說:敢情你不做是因爲沒有機會?他說:“妹妹,沒有機會做壞事也是‘GOD'S GRACE‘天主的恩典嗎!“
好你個天主的恩典,看你明早回來怎麽打你個滿頭包。
不過說實在,這幾天我一個人在家沒有人念念叨叨的倒是輕鬆很多啊,老公,其實你不那麽早回來,我也是暗地裏高興的,沒人管教啦。
 博文寫完。順便給么弟發了條短信息:“今天,寳儸第一次坐飛機誤了點,他說他不知道為什麽像你。於是我想起應該祝你HAPPY, FESTA,光棍節快樂。”
他囘說:“ok"
我接著說“ok個頭,我是強迫過光棍節的,這種festa,你一個人慶祝就好了嘛。“
雖知他說:”我現在正和我的朋友在戶外玩,而且我們要直接去XX地CAMP."
該死的單身漢故意氣我啊,於是我好沒氣的囘他:“下次我見到你,要再捶你。”。

老天,凴什麽我來孤孤單單地過光棍節呢?

2011年11月4日星期五

数日以来 1

2011 1030:遠方如黛




從今天开始我们放假3天过万聖节。1112号,按照习,家家户户都要去義山上坟祈祷,教堂里还会有弥撒为去世的人祈祷。
但今天似乎还可以稍微偷个闲,我最大的爱好莫过于能有机会去山里漫步一下。早上那會太阳出来時,远方黛青色的山浑厚而美丽,轮廓很清晰。连宝罗也情不自禁的 说:真美啊!聼他這樣說我便打蛇随棍上:今天下午我们去爬山如何?宝罗說要六弟也喜歡去才行。因爲第一只有他的车才可爬路面极其坏的山地,第二只有他才知道哪 里好玩。
中午六六最后一个回家吃饭,那会都2点多了。我早算好此兄的性情,所以都赶快睡了一觉。一会儿宝罗来叫我:赶快,咱们准备走了。看来是六爺也喜歡了。实际上我们在家罗嗦到3点多才走,同行的还有哥,我们上山后又加了一位向导,此人对山岭极为熟悉,而且满腹的热带雨林学问,是个环保主义者。我们到他家去接他时,我也顺便赏了一下他的花,这可是我见到最长的天堂鸟了,长度估计有23米。另外一種,一時我也叫不上名来。


   车子再开了一小會,接着就要步行了。宝罗说:杰拉(六爺,六太郎),這次我们要走多久?你不会像上次那样走那么久,到目的地只玩了20分钟就往回走吧?。杰拉说:我们这次要去一个海湾,估计步行得五公里。二哥一听大惊失色:现在都4点钟了,我们不可能走得到那麽远的地方吧?我聼后忍不住哈哈大笑,怎么我這2位平时只坐OFFICE的书呆哥哥有被绑架的感觉?我對宝罗说:可是走走不也是很好的锻炼吗?再说沿途风景也不错啊,何必一定要在目的地呢?完全一副胳臂外拐的样子,宝罗只有苦笑。

夠荒的吧!
……一路行来蜿蜒不平的山路于我卻如履平地,是一种享受。當然,2位書呆哥的走姿就難看了。(想笑)山,是静静的,只有清脆的鸟鸣。空气非常的清香,我大口大口的做着深呼吸,感嘆为什么空气怎麽這樣香呢?我们的向导不时和遇到的山民笑着互相问候。只見那些劳作中的淳朴山民不论男女都有个共同特征:腰閒都带着一把尺长的宽刀连着刀壳。也许在这莽莽的原始林中藏着不少的危险。一會儿我们来到了一个开阔的林地,穿过林地便看到一个大斜坡连着下面深深的溪谷。沿途全是齐大腿的深的草,怎么看怎么都會联想到蛇。我正这么想呢,六太郎 就说:上周我来时在這里看到一条蛇。”“啊?!~~~,有多大呢?他見我害怕,便比划了一下:這麽么長。哦,看来是条刚出生的小蛇。我安心了不少。谁知向导没注意六和我講些什么,却又說:上周我们来這里时,碰到一条蟒蛇。我心里暗悚,却表面镇静:有多長啊?”“差不多4 
网络图片,世界上最大的蟒蛇
(六太郎你杀了我们算了!我要昏了,這麽大的蟒蛇要是給我遇到,我不知道我是被吓的不敢动呢,還是魂飞魄散的飛奔,那時,是那蛇梭得快呢,還是我跑得 快?。。。。。。)再次强做镇定:你们抓住那蛇了吧?吃了吗?”“我是不吃蛇的,向导的声音有些烦恼:但其他山民會吃。就是啊,就算那么大条蛇遇 到一群拿刀的人,一拥而上,下场还是很惨的。看,都祭五脏六腑了。但是抓蛇的过程还是很惊险的吧?我的脑海里顿时浮现出一群人怎麽和那蛇搏斗的,那蛇必定 拼命扭曲,张开血盆大口,一个山民被紧紧缠住,其他人用力HOLD住那蛇,還好,最後還是制服了那蛇。唉,还是不要想了吧,上周都抓了条了,蛇不会那么笨,又送上来给你抓吧?這坡上的山民還是很多的,要是遇到,危险的系数还是不大。只是我忘了问六太郎,“你有参加抓蛇吗?!”
   一面胡思乱想一面走,只见向导从旁边的一株PALM树杆上刮下一把橙黄色的粉末说:如果你们在丛林中要生火没有火柴,把这粉末包在数枝梢上,在石头上一划便可起火了。哇,好奇妙啊,想不到这PALM树的树皮粉还有这等工用,造物主真是太奇妙了。看看周围的那些陌生树木,真不知还有多少奇妙的功能啊。
图片来自网络
   我们要去的地方還遠,六说那个地方可以看到野生的鹦鹉,哇,那會多美啊!想想那些五彩斑斓的美丽鹦鹉在夕阳的树林中飞舞的样子,我忍心里开始激动。向导也说:是啊,那地方有XX树(我忘樹名了),那是啄木鸟Woodpecker唯一愿意凿洞做傢的树,而鹦鹉自己是不会凿洞的,只等啄木鸟为它们做,没有啄木鸟就不会有鹦鹉,没有了XX树也就没了啄木鸟。大自然的生态是一环扣一环的,每个物种都是相互依存的。但现在XX树平地上已经被人砍光了所以啄木鸟难以生存,也就没有鹦鹉了。当然鹦鹉是双倍的受伤害,因着山民会大量的抓它们去卖钱。所以现在越来越看不到它们了,只有在最深最远的森林才能看到它们。向導的話讓我不勝唏噓,由於人類的貪婪,野生動物的生存空間越來越小了所謂的物競天擇實在是句鬼話,照這樣的道理,只有人能生存,如果地球上只單獨有人在的話,恐怕真是世界末日了。其实真正的自然之道是物种越多越好,万物是共生共荣的,物競天擇是人的逻辑,却不是自然之道。
  不知道离目的地还有多远,天色已经暗淡下来,而我们走的路一直都那么蛮荒。二哥和宝罗说再走就危险了,回来一定天黑看不見路。我虽然不乐意停下,但也知道他二位的话不错。六也说下次早点来吧。就这样我们的旅途走到一半就打道回府了。  实在是好遗憾,也不知道下次是什么时候,會在几个月之后纔有機會回來嗎?老六把那地方说得天花乱坠:除了白天神秘的湛藍海湾,树林里的五彩鹦鹉和其它美麗小鸟外,夜间还可见萤火虫飞舞.......這不是活脫脫的要讓我寢食難安,對那個夢幻般的地方日思夜想嗎?他説時向導在一傍頻頻點頭多加補充。看來是不會是撒謊。好吧,就下次吧,也許其實什麽都是在想像中才美的,現實從不完美。
二哥一臉不悅,他從悉尼來,典型的城市男,看到這樣的莽原,



簡直傷心,只是礙于情面才來的 ,哈哈哈




寳儸過這小溪好為難,姑娘我一跳就過去了,哈哈哈

回來的時候,新月初霽。好美,寳儸說最高興的要數希了。

2011年10月29日星期六

問候大家

   回來了,先問候一下大家,好久都沒能來部落格了,想念你們,我親愛的每一位朋友。

  這張照片是今早在ST.PAUL 大學的教堂裏拍的,他們在慶祝107周年的校慶。我們在教堂裏做感恩彌撒,祭臺上的花插得如此美麗,我就忍不住留了個影。我打量了一下自己,居然笑得如此開心和燦爛。好像生活中沒有灰色.
其實現在的我倒是前所未有的感覺肩上的責任,我想沒有人喜歡主動背十字架,但十字架卻讓你多了一份踏實,這份踏實讓你覺得生活是真實而美好的,美好的意思不是沒有痛和苦。正是生活中的痛讓我們成長,學會了對他人接受和體諒,學會了等待,在信,望 愛中等待且不焦躁~~
   ANYWAY,天大的事情,其实都有我傍边這位HOLD住,我傍邊這位就是聖龕中的基督,
在彌撒結束時聽學生們歌唱到:“我們在耶穌面前宣誓,要以愛和服務去對待這個世界......”真讓人感動,也讓人有了力量,不是嗎?

2011年9月13日星期二

中秋


好久沒寫博文了,每天都有那麼多有意義的事情發生,但實在是太忙了,沒有時間寫下來和朋友們分享。
昨天是中秋,月亮好美,其實今晚的月亮也很美,又大又皎潔。我祈望此時此刻世界平安,每個家庭都有快樂。
寶羅他們幫忙的的稻田這幾天也在收割中,天然的種植比用化肥的稻田有更好的收穫,農戶們都笑得合不攏嘴,畢竟最小的花費有最好的收穫怎麼會不高興?以前和人借貸買化肥,收穫時要還100%的利息,實在就算有收成心裏都是沉甸甸的。而現在真的可以很高興,盡情的享受豐收的喜悅。
中秋節的意義其實也是慶祝豐收,中國的日曆都是和農事有關,現在,這一輪一年中最滿的月亮注視著人間的收穫,月亮有知,也替人會高興吧?
中秋節,給母親打電話,告訴她我很快就要回鄉看她,母親聽後好高興。寶羅這頭卻是十分不高興,他大有做“棄夫”的感覺,一直傷心抱怨,弄得我都無法好好賞月了。老公,俺又不是學嫦娥飛去了月宮不回來了,回鄉數十日,到時就回來了。再說,我不在,你想看電視到天亮都沒人攔你了。諸如此類的自由好處還有很多啊,你也釋懷一點點吧。

2011年8月27日星期六

阴雨天


很久沒能寫日誌了
       下了很久的雨,今日終於放晴,寳儸他們扶農團種的水稻,會在9月中旬收穫。政府的官員對這次純天然完全無化肥農藥的水稻試驗種植很滿意。從種種跡象看來,這會是個豐收,畝產會比用化肥的農田高。此擧成功,相信今後會有更多的農民加入純天然的種植中來。現在只祈禱天主給我們個好天氣來收穫和曬穀了。而且收穫那天,省農業部的官員會來做一個慶祝會。寳儸不怎麽高興有的人不做事卻很會搶功勞。我安慰他說:“沒關係,功勞讓他們,只要不反對我們做事就好。再説,你本來就是義工,又不拿政府薪水,争什麼呢?只要無污染農業能夠被大力推廣就好。”
但是我的心情其實這2天是很低落的我們村看起来平静,但村子的周圍實在是個各種人都混居在一起的地方。前天傳來一個消息,有人在樹林裏上吊自殺,連電臺都迅速作了報道。死者B 先生,不過560嵗的年紀,聼說是癌症患者,死前三天已經痛得不能吃東西了。但癌症的原因卻和他生活的方式有很大關係,因爲他是個煙酒無度的人,而且品行也很壞,有人甚至說他染指自己的女兒………而且他的兒子在買毒品,女兒很漂亮,現在卻是個妓女。他的妻子是一個麻風病患者,有人說她的鼻子都可以見骨頭了………
是啊,這樣的人生活好象沒有希望了,貧窮加上罪惡。讓人聼後心情真沉重。天主,為什麽有的人的人生撞到墻上了都還不願意回頭?如果他們肯回頭歸向您,一切都會被翻轉。但是,有誰真的有勇氣走近他們,而且有無比耐心地帶他們回頭?那的確是要一個聖人的德行才做的到啊。現在的問題是一個麻風病人住在人多地地方畢竟是一種危險,要怎麽來安置她呢聽説在很遠的外島有一個麻風病人聚集區,但連誰要送她去也是個問題。這時我的姑媽說起了她大學裏一位學醫學的同學路德絲,她畢業之後成了一名優秀的醫生,但數年後卻又放下優越的生活去做了修女,不但如此她還主動要求去麻風病人聚集區去服務,最後這位可敬的路德絲修女也死于麻風病她真的有聖人的作風,讓人好尊敬。但我姑媽的年紀也已經80好幾了也許那一代的人有更多的理想主義者,能爲人犧牲。
        B 的棺材停在附近公路旁的一個小CHAPEL, 晚上我們經過那裏時裏面沒幾個人但外面卻有一大幫人在打麻將,名為守夜其實是賭博我們很想去看望一下他的家人,但一想到麻風病,卻不敢 進去求主原諒我們的懦弱其實B 先生和我們多少有些聯係的。因爲他有2個侄女,寳儸曾經幫助她們讀大學現在2個女孩都有了好工作.可謂幫了多少都會有些效果在裏面. B 先生的2個兄弟,2個女孩的爸爸,也在近年去世了.但好歹女兒也成了材,2位父親也會安慰一些吧但是B 先生呢?兒子買白粉,女兒是 妓女,走得該有多絕望?! 主啊,求您憐憫他.希望他現在的靈性能明白他過去的生活有錯.很多的罪和痛苦其實是可以避免的,如果有正確的生活態度.
今天,我們給儸伯特講到B 先生,我對他說:”你今後想做個什麽人,要自己選擇,如果你聽從自己的欲望,喜歡放蕩和享受,到最後也只能是悲慘收場.但是如果你能對毒品和一切壞的行爲說你將會有平坦幸福的人生.所以,你真的要能選擇.!“ 他低頭說會做一個好孩子的.
但是我能抱希望嗎? 儸伯特的姐姐近日因吸毒被警抓了,我希望他搬去去基督教的福利機構生活,那地方至少有乾淨的環境.不要在家了,但被他拒絕。实在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他能有多少希望有個好未來? 而天主您一貫尊重人的自由意志,但大多數時候,人的自由意志卻讓他走到此路不通,這世界到底還有多少乾淨和平安可言?

2011年8月9日星期二

如此猪狗不如的儿子


(视频截图)最近,网上盛传一段很火爆的视频,画面显示是中国石家庄电视台的一个节目,视频显示的石家庄电视台的现场嘉宾是石家庄市一对年轻夫妇,因天太热不愿出门找 工作,为了生活向父亲发难,并向当地电视台告发,要求评理。视频中的电视节目中的父亲是一位五十岁的搬运工,每月工资一千元,为了应付儿子要求的尚未到手 的拆迁款,万分无奈。
儿子、儿媳认为自己拿不到钱很“冤枉”,遂主动找到石家庄电视台“评理”,讨回“公道”,儿子、儿媳妇现场与父亲的对白,引起公众震惊,网络上纷纷 评论现代中国一些年青人已经完全没有中华传统文化的伦理概念。这个视频在网络上很火爆,特别是海外华人纷纷传播,称“奇闻共赏”。

当搬运工的父亲供养一对年轻夫妻
视频中的内容是,石家庄电视台《情感密码》的节目--“我给儿子当孙子”,该视频在网上热传。内容显示,可怜的老父亲无依无靠,还得伺候没有工作的儿子和儿媳。
视频中的徐峰“理直气壮”地指责父亲,说因为“天太热”暂不方便找工作,爷爷留下来的房子,最近要被拆迁,父亲为何没有及时的把拆迁补偿费给他们夫妇,而父亲说,房子还没有评估,哪里有拆迁费,徐峰当众逼着父亲签字,要拆迁补偿费。
从视频中看,徐峰和王蓉是一对身强力壮的夫妻,大学毕业后结婚,闲在家里看电视打电脑,竟全靠当搬运工的父亲过日子,不但一日三餐要靠父亲,连儿媳的内衣也要父亲洗。并签下协议,生下孙子后的所有费用均由徐峰父亲承担。

不找工作:天热溜跶一圈累
当电视台主持人问,你们年纪轻轻,为何不找工作?徐峰还给出了不工作的荒唐理由:“现在石家庄天热呗,溜跶一圈累吧”。节目中徐峰咄咄逼人、振振有词,坚持认定自己父亲生了儿子就有抚养的义务。石家庄如今热,只能等天凉快了再去找工作。
听到老父亲说,为了自己结婚的事情要去卖肾,徐峰非但没有半点感激之情,还在现场训斥自己的父亲,数落老父亲抠门、表里不一,还拉出旧账,嫌父亲当年不但没给出一个新房新车,还没拿够5万元彩礼,令他在丈母娘面前抬不起头。

父亲:为儿子儿媳洗内衣,儿子:既然生了我,就要养我!
视频中,这位父亲说,每天要为儿子儿媳做早餐、中餐和晚餐,然后才会去搬家公司工作,有时还要为儿子儿媳洗内衣。儿子儿媳对父亲的无能非常不满,“你既然生了我,就要养我!”
该视频放到网络上后,立即引起众网友的热议和疯传。

该视频网络爆红 真假难辨
网友纷纷表达自己的愤慨,对这对不孝的儿子儿媳痛心,也为老父亲感到担忧。网友热评:全世界都以为中国文明的核心是家庭伦理,是忠孝仁义。看完这段视频,不禁令人大起疑惑。中国到底怎么了?!中华五千年的道德伦理今天在中国(部分)年青人身上看不到啊?
http://www.epochtimes.com/gb/11/8/6/n3336274.htm

2011年8月1日星期一

愛情長跑

几日前去參加一個婚禮,婚禮的地點在一個避靜而優美的海邊HOTEL,一切都很唯美。結婚的新郎已經40歲了。而新娘,照證婚人的說法是“你也是熟透了的年齡了。”婚禮快完時,新郎新娘都有一點發言,新郎英俊高大,曾經入選城市先生。看來,帥得是很有程度的。只是不善言辭,只鞠躬四處稱謝。新娘是個胖妹妹,律師出生口才很好,發言有很多動人之處。我雖不是她親戚但聽她向父母含淚感謝,也情不自禁的落淚。但她發言中給我印象最深的是她對新郎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你讓我等了12年!”12年,2人分分合合現在總算成了正果,實在是大喜的事情啊。
我在婚禮中大大地看美女,時不時將她們偷拍入境,角度不好時還拉寶羅幫忙拍。我的動作三哥看在眼裏,他忍不住說:“你左拍右拍,有沒有發現一個美女可以介紹給某人的?”以新郎新娘的年齡,他們的朋友看上大都是中青年了,我真不好意思判斷誰還沒結婚,就說:”可是看上去人人都結婚了呢。”他只笑不答,寶羅也鬼鬼的一笑。
海边风景
其實婚禮中有位女士是讓我有些特別的感覺:她不是那種豔如桃李,讓人一見難忘的女生,只有普通容貌普通身材,不胖也不婀娜。但是她眉角清秀面相文靜,自有一番味道,也讓人不尤對她另眼相看。這天她穿了一件很惹眼的橘紅禮服,婚禮的來嬪就她一個人有那麼招人眼的橘紅裙子。而我家某男是很喜歡穿橘紅衣服的,橘紅幾乎就是他的招牌顏色。但是看她的年齡都可能孩子都10多歲了呢,不會還沒結婚吧?
最後,我終於忍不住追問了幾聲,得到的答案是,她真是他的女友。但是婚禮完時,我又忍不住抱怨,:“這是那門子的談戀愛嘛,2人只在一起說了幾分鐘的話,之後就再不在一起,也沒見他帶過來和家人坐坐,更不見他介紹給任何人,難不成他2人是做地下黨的?!”要命的是我聽說他們做朋友已經超過20年了。唉,超過20年都不結婚,也不介紹給家人,恐怕是。。。。。。
當然,我期待奇跡的出現。
夕阳的浪漫
但是,如果一個男人讓你在普通狀況下等他20年,他真的還愛你嗎?或是你就那麼癡情一直等下去?
我年輕那會 老媽總對我說“:戀愛是一種戰爭,是需要心計才能贏的。”她的言論讓我害怕,如果一個男人需要讓我耍心計才能征服,我乾脆去權不再來往了。再說,其實2個人談戀愛上了12年,你已經很清楚對方有無意思和你結婚了,如果你感受不到他的誠意,或者你對他也沒有意思,何必太拖呢?最好越早分手越好。都不要耽誤對方的青春。
                                                                                對嗎?
我和和寶羅做朋友那會覺得他人很好:首先是脾氣好,很有修養,第二是學問好。第三他有一個很和睦的家庭,父母看上好慈祥。第四最重要的一點,他和我都是天主教,可謂理念一致,信仰相同。所以認識才半年就結婚了,是快了點。但是結婚後接著談戀愛也不錯啊,對吧,嘻嘻嘻~~~。我公婆也是認識半年就結婚了,他二老就要慶祝結婚70周年了呢。
新人在海边,情比石坚?!

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八進宮’

Robert 的‘八进宫’出来纪念照
今天早上正在別處忙著,員工打電話告之ROBERT在公司等我。我一邊往回趕,一邊心下稱奇:“這小子已經出來了?!”等到看到他,身穿白衣,頭戴著便帽,連指甲都是乾乾淨淨,一臉純潔無辜的樣子,心中更是稱奇:看來被警察照顧得很好啊!
時間已是午飯時間,但顧客還是很多,其餘人都沒有時間和他說話。我對他說:“走吧,我帶你去吃飯。”說罷,摟著他的肩往外走,他有些受寵若驚,本來一臉緊張想我要大罵他,沒想到我居然還摟著他,於是側著臉偷笑了一下,手指還情不自禁地打了個響指。我膘了一眼他,心想:“小子,你高興得太早!”
吃飯那會兒,我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指望你有天有工作了回請我,而且我指望在比這還好的餐館,好嗎?”他趕快點了點頭。我們悶頭吃飯,我心中正想好像飯菜夠3個人吃啊,就瞅見飯館外一個有點髒的綣發小女孩,一臉饞像地隔著玻璃望著我們的盤子。(天主您真是從不讓我們浪費)於是就另叫了一份飯和JUICE,再把我們吃的菜放在裏面對ROBERT 說:“你送給她吧。”結過飯菜的小孩子一臉高興地走了。ROBERT自己也顯得有些高興,希望他明白施與比領受更有福氣,我還指望著你有一天也能成為施與的人呢。
等到回到公司,店裏的顧客很少了,這時我們的員工和我才開始輪番轟炸他,我問他這是第幾次進少教所了,他說:“八次”了“啊?都‘八進宮’了?裏面的警察叔叔看來對你們很好啊,你那麼想他們,時不時的想回去。”他說沒有了,其實在裏面有被員警用藤條打的,然後頭髮也被警察剪了個亂七八糟,羞與見人只好戴了頂帽子,兼於我們一干人圍著他罵,他又說其實這一周在裏面都有被員警教育不要吃RUGBY 的:“爸爸接我出來時,警官也說下次他再不能約束自己的孩子,要被罰款了。”就是,不給這位父親一點壓力,他把責任全丟給社會和學校了。
希和ROBERT
儘管我們一干人對他要求了又要求,威脅了又威脅,要求的是:放學後就回家,不要很晚了還在街上逛,不要再吸RUGBY了,那種東西會損壞人的頭腦,身體也會長濃瘡,完全是慢性自殺。一定要用心學習。威脅的是:再一而再再二三的出狀況,不要來見我們,我們也不要幫你了,這輩子就天天去街上給人看車掙錢吧。
當然嚇也不能嚇過分,咱也預備著要原諒他707次的,但真的希望不要常出狀況,要不真的只有送去LCP寄宿了。而且,天主您也好歹體諒我是新手上路,不知道怎麼照顧這些孩子,問題千萬不要給大了,也不要經常給,頭疼呢,拜託拜託您老了!
星期一員工小U 要帶他重回學校,至於他的頭髮,員工大U一點多鐘那會帶他去理髮了。大U 為了他快2點才吃午飯。唉,ROBERT你好歹一個月之內不會再出事吧?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大少爺


這些天,突然發現我的工作好像分成了2份,一部分是公司的,另一部分是我們照顧的孩子。這個月快月末了,看了看銷售,比上月好,我們所面臨的困難似乎在我們的分析下有所扭轉。該做的都做了,剩餘的交給天主吧。
我們現在也照顧著6個孩子,33小,5男一女,輪番給俺上演節目。我固然有過作老師的經驗,但那些和正常孩子打交道的經驗,好象現在用不上。
前天TOM. JONES來我這裏,這孩子的笑容現在多了很多。他說生物老師要他們找六種動物圖片,不消說作業給了我,於是他在一邊安心地吃點心喝咖啡,我則在網上幫他下載一些老虎獅子的圖片。他2周前也給我上演了一出失蹤的戲碼。他一直說他媽媽過世了,其實他是有後媽的。他父親是一個搬運工,全家6口人都靠父親菲薄的薪水過活,某天上學時,他找不到他上學的制服,問後母卻被她怒駡,然後叫他“滾出去。”傷心的TOM. JONES就真的‘滾’了出來,33夜睡在街上,我們找到他時,他的鞋也被人偷了,渾身髒兮兮的站在我們面前。我只有抱抱他,填飽他的肚子,為他找了新鞋,然後告訴他,“今後不准曠課,天大的問題讓我知道,好嗎?”我們公司的員工現在都成了這些孩子的服務團隊,也教了他許多和後母相處的方法。
 上周日ROBERT警察抓,TOM 也在那裏,但他沒吸RUGBY,所以沒被抓。看來早出問題早好,出了這樣的問題就不會出那樣的問題。其實ROBERT學習比TOM好,每次來我們這裏總給我們看他的高分作業,而TOM 從不給我們看。我對他說:“成績差沒關係,要緊的做個品行好的人,成績以後慢慢進步。”
那天TOM 告訴我,小CHRISTINA2天沒去上課了,於是我昨天讓TOM把她找來,還好,一問是因為生病了,現在已經回到學校去了。至於ROBERT,我今天請員工小U去少管所看能不能把他接出來,然後再和老師談談,多給孩子機會吧。還能怎樣?
現在的我正在這位大少爺消息。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孩子們

柯修女
上週五,原來在計畫中要送到卡米萊女士那裏的瑪卡,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來柯修女那裏,修女說周4 小孩來看上很疲倦的樣子,一直在睡覺,週五不來也許是和那有關係。瑪卡是知道我們要送他去LCP的,對他這麼重要的事情,他居然不來,是太不懂事,還是另有原因?修女說,“沒關係,我們去看望葉書華費南多吧。”
本來哪天我是不能和柯修女一起去的,因為我有個心臟檢查,而且那個儀器我要佩帶24小時。但是那天醫生CANCLE了我的檢查,所以下午我得以和修女一同前去。

  卡米萊看到我們來十分高興,但是那時耶書華在學校,不在中心。卡米萊對我們說:“老師不收費南多,因為他連ABC都不會,所以我們現在在教他學前班的東西。”  一會兒小費被帶到會客室,他一一向人問安,然後理所當然的坐在我身上,並低聲地叫我:“媽媽”然後把我的雙手一會兒合在他心上,一會放在他臉上。他的舉動讓我辛酸,看來著孩子好需要人愛他,撫摩他,以後我得常來啊。正想著聽到修女問他“喜歡這裏嗎?“他愉快地點點頭。我一邊抱著孩子一邊同2位女士談話,問到葉書華,  卡米萊突然變得很激動:“YOU KNOW,德希,我們去他家鄉調查,發現他的母親是死於謀殺,而且身體被砍成~~”聽她這樣高叫,我趕忙對她搖了搖手,然後指了指身上的小費。這樣的話在孩子面前講太嚇人了!卡米萊會意地點了點頭,一會兒找了個藉口我們把小費支開,才繼續剛才的話題。
葉書華
卡米萊說:“我們去B警察局調查葉書華,才得知,他父親早世,只有母親和孩子們在一座小屋裏艱苦度日,有一日小孩出去玩,就在那時,母親被人殺了而且被碎屍……兇手至今沒抓到,GOOD,葉書華沒看到媽媽被殺的那一幕。媽媽死後,葉書華沒有親戚因此在警察局住了2年,警察叔叔們照顧著他,因此當我們問到葉書華時,警察們都知道他,因為太瞭解他了。後來葉書華父親那邊的一個兄弟把他接走了,當時葉書華家還有一點地產,為這個原因叔叔接納了他,但後來他對葉書華不好不知道什麼時候葉書華出來流浪而且到了D城……”修女說“至少是2年,因為我們到D城展開工作2年了,我們開始那會他就來了。”“這麼多年他是怎麼過出來的啊,17歲的他看上只有12歲的樣子。”卡米萊感歎的說。我說:“也許是天主特別保護他,讓他的身心還處在小孩子的狀態,要不然有這樣的經歷不知道他會是個什麼樣的人。”葉書華本來還有67位兄弟,但都不知道在何方了。
葉書華的故事讓我們不勝唏噓,這一天接下來的時間我都在發愣,我不知道我幫忙的孩子有這樣複雜心碎的經歷。但是我感謝天主選中了我們來照顧他,我暗中對他死去的父母說:“放心吧,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直到他自立的。那天葉書華放學後回來我沒能和他多說幾句話,因為寶羅突然打電話給我說醫生5點以前要給我放查心臟的儀器。我不得不匆匆往回趕。記得葉書華看見我時有些躲閃,我明白他的行為,第一撒謊說自己只有13歲,第二因吸RUGBY(一種廉價,吸後有迷幻作用的膠水,本是補鞋用的)被抓去警察局。但是我對他的憐憫大於他犯的錯,因此當LCP問我是否真要資助他時,我還是說是的。

红衣男孩为玛卡和哥哥羅伯特
星期一我去主教堂柯修女那裏看瑪卡在不在,我是10點那會去的,修女說9點那陣孩子在,但一會兒他又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看著剩在教堂的孩子:義工老師在給他們上課,場面雖然亂中有序,但也有些夠鬧,讓我有些煩躁。小W上來給我請安,我上個月本來要送她去學校的,但她也被員警抓走了,所以機會我們給了小CHRISTINA。我問她:你還好嗎?但同時也對她冷淡。修女對我指當中一個大男孩:“卡米萊也認識他,說如果可能把他送去。”那孩子已經有成人身高,滿臉的戾氣,是孩子中最讓人厭煩,一個而且很喜歡攻擊人,欺負別的孩子。我說“他?!很讓人討厭啊,我更樂意送小一點的孩子,小孩子坏习惯容易糾正,大了就難改惡習了。”修女說,好好,你不要擔心他,我會想其他法資助他的。但是,德希,你要知道,這孩子4歲起就開始在街上流浪了。”唉,修女,你當真是愛罪人哪,我這種修行的程度幫幫不那麼討厭,容易回頭的孩子就好了。一會兒修女又要我看看一個乞丐新生的小孩,我說“修女,我不想管他,我的麻煩夠多的了。”修女歎氣說:“德希,我沒讓你幫他啊。”
是啊,我今天怎麼了呢。我的家事從來沒給修女說過,她的麻煩也夠多了。
在回公司前,我對修女說:“也許瑪卡的事情以後再說吧,這孩子很沒緣分去LCP啊。”說完我心事重重地走了。
玛卡的小弟費南多和德希
下午,為付費的事情我和卡米萊通電話,我說:“也許瑪卡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們找不到他。”誰知卡米萊說:“瑪卡?,他今天上午自己來了。我們還特別為他開了個會怎麼安排他呢。”聽到這消息驚訝之餘讓我好高興,街童就是街童認路走路的本領特別強。從主教府到LCP很遠呢,沒有幾個小時他走不到的。唉,真是好孩子。得到這個好消息我立即打電話告訴柯修女。修女聽後也很高興,但接著她告訴我:羅伯特(瑪卡的哥哥)因吸RUGBY被員警抓了。
羅伯特也是我資助去讀書的孩子,15歲左右。(如果你常看我的博文就會知道他的故事)他家中沒有父母照顧他,就是送他去學校幹擾也是很大的。唉,我來怎麼辦啊,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天主我們還有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