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八進宮’

Robert 的‘八进宫’出来纪念照
今天早上正在別處忙著,員工打電話告之ROBERT在公司等我。我一邊往回趕,一邊心下稱奇:“這小子已經出來了?!”等到看到他,身穿白衣,頭戴著便帽,連指甲都是乾乾淨淨,一臉純潔無辜的樣子,心中更是稱奇:看來被警察照顧得很好啊!
時間已是午飯時間,但顧客還是很多,其餘人都沒有時間和他說話。我對他說:“走吧,我帶你去吃飯。”說罷,摟著他的肩往外走,他有些受寵若驚,本來一臉緊張想我要大罵他,沒想到我居然還摟著他,於是側著臉偷笑了一下,手指還情不自禁地打了個響指。我膘了一眼他,心想:“小子,你高興得太早!”
吃飯那會兒,我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指望你有天有工作了回請我,而且我指望在比這還好的餐館,好嗎?”他趕快點了點頭。我們悶頭吃飯,我心中正想好像飯菜夠3個人吃啊,就瞅見飯館外一個有點髒的綣發小女孩,一臉饞像地隔著玻璃望著我們的盤子。(天主您真是從不讓我們浪費)於是就另叫了一份飯和JUICE,再把我們吃的菜放在裏面對ROBERT 說:“你送給她吧。”結過飯菜的小孩子一臉高興地走了。ROBERT自己也顯得有些高興,希望他明白施與比領受更有福氣,我還指望著你有一天也能成為施與的人呢。
等到回到公司,店裏的顧客很少了,這時我們的員工和我才開始輪番轟炸他,我問他這是第幾次進少教所了,他說:“八次”了“啊?都‘八進宮’了?裏面的警察叔叔看來對你們很好啊,你那麼想他們,時不時的想回去。”他說沒有了,其實在裏面有被員警用藤條打的,然後頭髮也被警察剪了個亂七八糟,羞與見人只好戴了頂帽子,兼於我們一干人圍著他罵,他又說其實這一周在裏面都有被員警教育不要吃RUGBY 的:“爸爸接我出來時,警官也說下次他再不能約束自己的孩子,要被罰款了。”就是,不給這位父親一點壓力,他把責任全丟給社會和學校了。
希和ROBERT
儘管我們一干人對他要求了又要求,威脅了又威脅,要求的是:放學後就回家,不要很晚了還在街上逛,不要再吸RUGBY了,那種東西會損壞人的頭腦,身體也會長濃瘡,完全是慢性自殺。一定要用心學習。威脅的是:再一而再再二三的出狀況,不要來見我們,我們也不要幫你了,這輩子就天天去街上給人看車掙錢吧。
當然嚇也不能嚇過分,咱也預備著要原諒他707次的,但真的希望不要常出狀況,要不真的只有送去LCP寄宿了。而且,天主您也好歹體諒我是新手上路,不知道怎麼照顧這些孩子,問題千萬不要給大了,也不要經常給,頭疼呢,拜託拜託您老了!
星期一員工小U 要帶他重回學校,至於他的頭髮,員工大U一點多鐘那會帶他去理髮了。大U 為了他快2點才吃午飯。唉,ROBERT你好歹一個月之內不會再出事吧?

4 条评论:

  1. 社会问题,是谁的责任?一直来,我都找不到答案;你认为呢?

    回复删除
  2. 社会最基本的结构是家庭,如果家没了碎了,爱没了,一切开始解体,没什么可以代替家庭。
    相由心生。心乱了人就乱了,社会乱了,自然也乱了。唉
    德希

    回复删除
  3. 德希,希望不再有【九进宫】、【十进宫】。。。

    缺少家庭的爱,一个人会变得不可思议。唉。。。

    回复删除
  4. CINDY,你是老師最理解了。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