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7月30日星期六

‘八進宮’

Robert 的‘八进宫’出来纪念照
今天早上正在別處忙著,員工打電話告之ROBERT在公司等我。我一邊往回趕,一邊心下稱奇:“這小子已經出來了?!”等到看到他,身穿白衣,頭戴著便帽,連指甲都是乾乾淨淨,一臉純潔無辜的樣子,心中更是稱奇:看來被警察照顧得很好啊!
時間已是午飯時間,但顧客還是很多,其餘人都沒有時間和他說話。我對他說:“走吧,我帶你去吃飯。”說罷,摟著他的肩往外走,他有些受寵若驚,本來一臉緊張想我要大罵他,沒想到我居然還摟著他,於是側著臉偷笑了一下,手指還情不自禁地打了個響指。我膘了一眼他,心想:“小子,你高興得太早!”
吃飯那會兒,我看著他的眼睛說:“我指望你有天有工作了回請我,而且我指望在比這還好的餐館,好嗎?”他趕快點了點頭。我們悶頭吃飯,我心中正想好像飯菜夠3個人吃啊,就瞅見飯館外一個有點髒的綣發小女孩,一臉饞像地隔著玻璃望著我們的盤子。(天主您真是從不讓我們浪費)於是就另叫了一份飯和JUICE,再把我們吃的菜放在裏面對ROBERT 說:“你送給她吧。”結過飯菜的小孩子一臉高興地走了。ROBERT自己也顯得有些高興,希望他明白施與比領受更有福氣,我還指望著你有一天也能成為施與的人呢。
等到回到公司,店裏的顧客很少了,這時我們的員工和我才開始輪番轟炸他,我問他這是第幾次進少教所了,他說:“八次”了“啊?都‘八進宮’了?裏面的警察叔叔看來對你們很好啊,你那麼想他們,時不時的想回去。”他說沒有了,其實在裏面有被員警用藤條打的,然後頭髮也被警察剪了個亂七八糟,羞與見人只好戴了頂帽子,兼於我們一干人圍著他罵,他又說其實這一周在裏面都有被員警教育不要吃RUGBY 的:“爸爸接我出來時,警官也說下次他再不能約束自己的孩子,要被罰款了。”就是,不給這位父親一點壓力,他把責任全丟給社會和學校了。
希和ROBERT
儘管我們一干人對他要求了又要求,威脅了又威脅,要求的是:放學後就回家,不要很晚了還在街上逛,不要再吸RUGBY了,那種東西會損壞人的頭腦,身體也會長濃瘡,完全是慢性自殺。一定要用心學習。威脅的是:再一而再再二三的出狀況,不要來見我們,我們也不要幫你了,這輩子就天天去街上給人看車掙錢吧。
當然嚇也不能嚇過分,咱也預備著要原諒他707次的,但真的希望不要常出狀況,要不真的只有送去LCP寄宿了。而且,天主您也好歹體諒我是新手上路,不知道怎麼照顧這些孩子,問題千萬不要給大了,也不要經常給,頭疼呢,拜託拜託您老了!
星期一員工小U 要帶他重回學校,至於他的頭髮,員工大U一點多鐘那會帶他去理髮了。大U 為了他快2點才吃午飯。唉,ROBERT你好歹一個月之內不會再出事吧?

2011年7月28日星期四

大少爺


這些天,突然發現我的工作好像分成了2份,一部分是公司的,另一部分是我們照顧的孩子。這個月快月末了,看了看銷售,比上月好,我們所面臨的困難似乎在我們的分析下有所扭轉。該做的都做了,剩餘的交給天主吧。
我們現在也照顧著6個孩子,33小,5男一女,輪番給俺上演節目。我固然有過作老師的經驗,但那些和正常孩子打交道的經驗,好象現在用不上。
前天TOM. JONES來我這裏,這孩子的笑容現在多了很多。他說生物老師要他們找六種動物圖片,不消說作業給了我,於是他在一邊安心地吃點心喝咖啡,我則在網上幫他下載一些老虎獅子的圖片。他2周前也給我上演了一出失蹤的戲碼。他一直說他媽媽過世了,其實他是有後媽的。他父親是一個搬運工,全家6口人都靠父親菲薄的薪水過活,某天上學時,他找不到他上學的制服,問後母卻被她怒駡,然後叫他“滾出去。”傷心的TOM. JONES就真的‘滾’了出來,33夜睡在街上,我們找到他時,他的鞋也被人偷了,渾身髒兮兮的站在我們面前。我只有抱抱他,填飽他的肚子,為他找了新鞋,然後告訴他,“今後不准曠課,天大的問題讓我知道,好嗎?”我們公司的員工現在都成了這些孩子的服務團隊,也教了他許多和後母相處的方法。
 上周日ROBERT警察抓,TOM 也在那裏,但他沒吸RUGBY,所以沒被抓。看來早出問題早好,出了這樣的問題就不會出那樣的問題。其實ROBERT學習比TOM好,每次來我們這裏總給我們看他的高分作業,而TOM 從不給我們看。我對他說:“成績差沒關係,要緊的做個品行好的人,成績以後慢慢進步。”
那天TOM 告訴我,小CHRISTINA2天沒去上課了,於是我昨天讓TOM把她找來,還好,一問是因為生病了,現在已經回到學校去了。至於ROBERT,我今天請員工小U去少管所看能不能把他接出來,然後再和老師談談,多給孩子機會吧。還能怎樣?
現在的我正在這位大少爺消息。

2011年7月26日星期二

孩子們

柯修女
上週五,原來在計畫中要送到卡米萊女士那裏的瑪卡,不知道什麼原因沒有來柯修女那裏,修女說周4 小孩來看上很疲倦的樣子,一直在睡覺,週五不來也許是和那有關係。瑪卡是知道我們要送他去LCP的,對他這麼重要的事情,他居然不來,是太不懂事,還是另有原因?修女說,“沒關係,我們去看望葉書華費南多吧。”
本來哪天我是不能和柯修女一起去的,因為我有個心臟檢查,而且那個儀器我要佩帶24小時。但是那天醫生CANCLE了我的檢查,所以下午我得以和修女一同前去。

  卡米萊看到我們來十分高興,但是那時耶書華在學校,不在中心。卡米萊對我們說:“老師不收費南多,因為他連ABC都不會,所以我們現在在教他學前班的東西。”  一會兒小費被帶到會客室,他一一向人問安,然後理所當然的坐在我身上,並低聲地叫我:“媽媽”然後把我的雙手一會兒合在他心上,一會放在他臉上。他的舉動讓我辛酸,看來著孩子好需要人愛他,撫摩他,以後我得常來啊。正想著聽到修女問他“喜歡這裏嗎?“他愉快地點點頭。我一邊抱著孩子一邊同2位女士談話,問到葉書華,  卡米萊突然變得很激動:“YOU KNOW,德希,我們去他家鄉調查,發現他的母親是死於謀殺,而且身體被砍成~~”聽她這樣高叫,我趕忙對她搖了搖手,然後指了指身上的小費。這樣的話在孩子面前講太嚇人了!卡米萊會意地點了點頭,一會兒找了個藉口我們把小費支開,才繼續剛才的話題。
葉書華
卡米萊說:“我們去B警察局調查葉書華,才得知,他父親早世,只有母親和孩子們在一座小屋裏艱苦度日,有一日小孩出去玩,就在那時,母親被人殺了而且被碎屍……兇手至今沒抓到,GOOD,葉書華沒看到媽媽被殺的那一幕。媽媽死後,葉書華沒有親戚因此在警察局住了2年,警察叔叔們照顧著他,因此當我們問到葉書華時,警察們都知道他,因為太瞭解他了。後來葉書華父親那邊的一個兄弟把他接走了,當時葉書華家還有一點地產,為這個原因叔叔接納了他,但後來他對葉書華不好不知道什麼時候葉書華出來流浪而且到了D城……”修女說“至少是2年,因為我們到D城展開工作2年了,我們開始那會他就來了。”“這麼多年他是怎麼過出來的啊,17歲的他看上只有12歲的樣子。”卡米萊感歎的說。我說:“也許是天主特別保護他,讓他的身心還處在小孩子的狀態,要不然有這樣的經歷不知道他會是個什麼樣的人。”葉書華本來還有67位兄弟,但都不知道在何方了。
葉書華的故事讓我們不勝唏噓,這一天接下來的時間我都在發愣,我不知道我幫忙的孩子有這樣複雜心碎的經歷。但是我感謝天主選中了我們來照顧他,我暗中對他死去的父母說:“放心吧,我們會好好照顧他直到他自立的。那天葉書華放學後回來我沒能和他多說幾句話,因為寶羅突然打電話給我說醫生5點以前要給我放查心臟的儀器。我不得不匆匆往回趕。記得葉書華看見我時有些躲閃,我明白他的行為,第一撒謊說自己只有13歲,第二因吸RUGBY(一種廉價,吸後有迷幻作用的膠水,本是補鞋用的)被抓去警察局。但是我對他的憐憫大於他犯的錯,因此當LCP問我是否真要資助他時,我還是說是的。

红衣男孩为玛卡和哥哥羅伯特
星期一我去主教堂柯修女那裏看瑪卡在不在,我是10點那會去的,修女說9點那陣孩子在,但一會兒他又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看著剩在教堂的孩子:義工老師在給他們上課,場面雖然亂中有序,但也有些夠鬧,讓我有些煩躁。小W上來給我請安,我上個月本來要送她去學校的,但她也被員警抓走了,所以機會我們給了小CHRISTINA。我問她:你還好嗎?但同時也對她冷淡。修女對我指當中一個大男孩:“卡米萊也認識他,說如果可能把他送去。”那孩子已經有成人身高,滿臉的戾氣,是孩子中最讓人厭煩,一個而且很喜歡攻擊人,欺負別的孩子。我說“他?!很讓人討厭啊,我更樂意送小一點的孩子,小孩子坏习惯容易糾正,大了就難改惡習了。”修女說,好好,你不要擔心他,我會想其他法資助他的。但是,德希,你要知道,這孩子4歲起就開始在街上流浪了。”唉,修女,你當真是愛罪人哪,我這種修行的程度幫幫不那麼討厭,容易回頭的孩子就好了。一會兒修女又要我看看一個乞丐新生的小孩,我說“修女,我不想管他,我的麻煩夠多的了。”修女歎氣說:“德希,我沒讓你幫他啊。”
是啊,我今天怎麼了呢。我的家事從來沒給修女說過,她的麻煩也夠多了。
在回公司前,我對修女說:“也許瑪卡的事情以後再說吧,這孩子很沒緣分去LCP啊。”說完我心事重重地走了。
玛卡的小弟費南多和德希
下午,為付費的事情我和卡米萊通電話,我說:“也許瑪卡的事情以後再說吧,我們找不到他。”誰知卡米萊說:“瑪卡?,他今天上午自己來了。我們還特別為他開了個會怎麼安排他呢。”聽到這消息驚訝之餘讓我好高興,街童就是街童認路走路的本領特別強。從主教府到LCP很遠呢,沒有幾個小時他走不到的。唉,真是好孩子。得到這個好消息我立即打電話告訴柯修女。修女聽後也很高興,但接著她告訴我:羅伯特(瑪卡的哥哥)因吸RUGBY被員警抓了。
羅伯特也是我資助去讀書的孩子,15歲左右。(如果你常看我的博文就會知道他的故事)他家中沒有父母照顧他,就是送他去學校幹擾也是很大的。唉,我來怎麼辦啊,真是一波未平又起一波!……
天主我們還有贏嗎?

2011年7月24日星期日

父爱如山

    您儿子身上只有2万块人民币,却想买90平米的住房,您说:“我身上有若干,他又向他妻妹借了若干,现在只差3万左右就可以买房子,你看你要不要帮?!”
    你的若干万是你最后的积蓄,我说如果您生病怎么办?您说您已经留下了烧埋费用。当然您儿子不在乎您会生病,只要您的钱到他手就好。
 您一生痛爱他,可惜换不到他对你的体贴和孝顺,所以80多岁的你和后母选择住在老人院里。
您儿子40多岁,换过无数工作,有钱大赌无钱小赌,他女儿12岁时对我说:“姑姑,你要是给钱不要给爸爸,给妈妈就好了,而且还不要给爸爸知道,他知道会一直一直向妈妈要,家里的钱妈妈藏在任何细缝他都能找到。”某人,孩子对你的描述真让我感到SHAME ,我替你羞耻。因此在你最落魄时我都不敢把钱给你,只交给嫂嫂和爸爸。
  自从我有了工作,便开始帮忙你的家庭,记不住我帮了你多少,只有一次记住了:我刚资助你4000元,2天后我对你一句话没说对,你就立马抡起椅子要砸我,要不是老父亲拦得快,我又对你大大的讨饶话,你不会住手。事后我想,其实,你已经对我手下留情,因为你打你老婆打到她头部逢针。你回家到老丈人过年,也因一句话不对可以掀翻人家的饭桌。。。。。。。你真是个金刚级的厉害男人。

   爸爸,您对我说:“其实那房子买来没人住,你哥哥想买来卖,这样可以赚个10多万,我想他的工作以后没有退休金,所以帮忙他有点钱以后好养老。”我说:“您知道他的习性,他要是有钱会吃会喝,会赌博会嫖妓女。真的现在有了10多万,那钱能拿在他手里超过10年已经是奇迹了,您还想那钱他养老。”我又说:“你们想的挣钱不是辛辛苦苦,一分一厘,踏踏实实的赚。只想投个机,立马大赚一笔。钱是那样容易赚的吗!? 他买房子我不会帮,不要说你差3万你就是差1千我都不会给你。他现在夫妻俩都有工作有住房,帮他买多余的房子帮他发财不是我的责任,如果有一天他老了,落魄到没饭吃,照顾他是我的义务和责任。我会养他直到他死的。您放心好了。”

   我所有的提醒您不听,您愤怒的说:“好,我们买房子的事情不要你操心,你不要管了 ,再也不要打电话劝我不帮他。”“钱是您的,您爱帮就帮,我管不了。”

星期天的谈话就这样不欢而散,每个人都有一肚子的气在心里 。

我很难过,因为您是我的父亲我应该尊重您的,为舍不得您伤心,也要帮那混球的。

但是我的心很硬,您儿子德性太好,所以我不敢也不能帮他。

2011年7月19日星期二

幾分歡喜, 幾分憂

     前2天傍晚,身體突然不適,手臂疼得厲害,心也疼得無法好好呼吸,寳儸二話不説,開車就把我送去了醫院,只留下一屋子默默擔心的公婆和兄弟們。

      其實和心臟真有問題的人相比,我的問題是小問題,但如果經常發作也會是大問題。頭倆天在醫院裏我昏昏沉沉的被護士推來推去作各項檢察。等到清醒之後便開始ENJOY病號的生活,我的病房是醫院新建成的,乾淨舒服得好像HOTEL,其實也就是一大點的病床,一張很小的看護床,以及一些簡單的櫃子在裏面。但因爲是生病,可以在裏面好好睡覺,什麽事情都不操心,所以心裏是很高興的,連醫院的病號飯都覺得很好吃。當然,寳儸是在是好辛苦,他一天24小時幾乎都守著我,辦公室也搬到了我的病房。他如此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實在讓我好感動,真不知道哪裏來的福氣嫁了這麽好的一位男人,疼老婆真是到家了。另外醫院的醫生和護士都特別的好,難怪P囯的護理全球出名啊。他們對病人的每一個環節都照顧周到。我的3個醫生因爲是家庭的朋友對我收費很少,有位老醫生因爲是我姑媽的好友乾脆就不收我們的費,她是位名醫,時間很寶貴,但卻給我很多的時間來做很細的醫療診斷和教育(告訴我要注意的地方)

   真的好感恩!

       在醫院裏,我也給我的母親打了個電話問候她,也順便告訴她我在醫院裏,不過快出來了,但是她好像對我的話並不理會。卻說:“你哥哥想買房子,明天需要預付款1万來和我借。你們為什麽不把電話號碼說出來?說出來我就給他1万。母親說她在初中時有位男同學,那時和她友情很好。現在這人位高權重,但他們至少40,50年沒打過交道了,但母親幻想那人會和她仍然做好朋友,所以一直想見他,想見了10多年了,還是沒見著,中國的衙門不好進。我和我哥哥從不認識也從沒見過那人,但母親卻想我們知道他的信息卻不告訴他。她一直一直和我們要消息而我們不能在這上做任何事情。我曾經想辦法我那位官員通過電話問他認不認識我母親,電話那頭聲音很惱怒,他厲聲的說:我不認識她!”說實在我在P見過很多高官,沒有一個脾氣那麽坏的,這大概就是有無民主選舉的不同了。
   我忍耐著對母親說:“我和哥哥都不認識那個人,和你講了很多次了。。。。。。。”“你算了吧,你根本就是個 無情。。。。。。!”聼她怒吼到這裡,我関了了電話,我不再想聼她惡毒的謾駡。
      我對寳儸說:“很多時候我希望她早死!她的神經折磨著她身邊的每一個人。”寳儸說:“你對媽媽的恨意太重了。”“其實,我是恨我自己對她無能爲力,我不知道用什麽方法幫她,愛她。“
    晚上,我給我那胞兄 發了個信息:”如果你買房子的錢80%,90%都要向人借,那就是説你買房子的時機還不到。爸媽的錢少,生個病只能靠自己,不要讓他們為我們操心了。“其實他是有自己房子的,只是不寬而已,但夠住了,何必要貪呢?而且他根本沒錢,連買房所需幾十萬的零頭都沒有,只想向父母弟兄姐妹拿。怎麽能夠讓別人辛苦自己舒服呢?

     我就是有這樣一個家庭,我扛不起它,但天主也沒有要我去扛,但我知道我的愛有虧缺,我並不是那樣有愛心的人。


      我在醫院時柯修女曾打電話問我孩子的事情,但今天和卡米來女士通電話時她說上週五她們已經把葉叔華和費爾蘭多2個小‘刑犯 ’從少教所接到中心了,2個小孩現在開始去上學了。每天衣食無憂,也有溫暖的床可睡。我聽到這個消息是在太高興了,一連對她說了好多聲:“I am so happy.....!"

      她說:“德希,你知道嗎?那天我們去警察那裏接2個孩子,發現葉叔華不是13嵗,而是17嵗了,我們去BALAWA他的家鄉調查他,發現他父母很早以前就去世了。他是真正的孤兒。 ”多可憐的葉叔華啊,17嵗的他外貌看上只有10左右孩子的身高。他的脖子上有一圈被勒皮膚掉的痕跡,問他他說生下來就是這樣。但是我們看得出,那是被人刻意傷害過的遺跡。本來卡米來女士的中心只接受12嵗以下的孩子,但是我對她說:”沒關係了,咱們幫他。“卡米來説:“好”,我又問她,“沒帶瑪卡來中心嗎?”她說“是啊,那天帶2個孩子走,瑪卡知道不帶他后大哭呢!”我猜卡米來是因爲怕我不能負擔3個孩子的費用才帶2個的。我對她說:“你TEXT 我3個孩子所需要的費用吧,我星期5會把瑪卡也帶來,如果費用我還能負擔得話,我真希望我還能多幫幾個孩子。”卡米來聼后大大的高興,她說:“謝謝你德希。”我也說:"該謝謝的是你啊。"
 

     我所能做的不過都是合情合理,力所能及的事情。唉。。。。。

 

2011年7月12日星期二

您自己付帳吧

711日,星期一

我今天的工作是這樣的,一早請員工小U送女孩CHRISTINA去小學校報導。本來一個月前就有計劃帶她去,但由於和她家庭溝通的問題拖到了現在。小U很負責,上午下午都在替她跑。然後告訴我克莉絲蒂娜下午已經開始去上學了,放學後五點會來公司。我請另外一個女員工一會帶她去買學習用具制服等物品,但是克莉絲蒂娜卻沒有來,不知道有什麼狀況在裏面。
實在是很忙的一天,上周我們的一個供應商FAX給我了一米多長的單子說去年今年我們還沒有付錢給他們若干。煩的我!我們公司從不賴人帳的。於是請他們好好查查我們真的沒付嗎?今天,他們又FAX過來一張紙,還好一米變A4,上面只列了4個問題。而且數目也很小,看來兩邊的員工都有失誤,不過問題已經很小了。接著我又變成了秘書小姐的秘書,不厭其煩的指給她我已經很久以前就把要付帳的單子給她了。正在忙時,接到一個電話:“哈羅,德希嗎?我是卡米萊啊。”“哦,你好,夫人。”“記得上週六你帶過來的2個孩子嗎?葉書華和瑪卡?我們已經開始調查這2個孩子了。”“哦?!”“但是,今天我們的義工得知葉書華被警帶走,關在達耐了。”“哦,是嗎?哈哈哈,有這等事情嗎,看來撒旦和我們搶人啊!”
葉書華和瑪卡是流浪男童,葉書華12眼大嘴闊個兒和瑪卡差不多,看起來實在不象12歲,他有吸。。。的經歷,瑪卡9歲,面相機靈是位頭上有2個旋的壞脾氣小男孩,2個孩子行影不離彼此做伴。葉書華是真的街童,瑪卡還有個形式上的家,但也是在平民窟裏。我前段時間祈禱了很久,好想要給孩子一個可以住的地方。我本想自己找房子給他們住,但條件不齊備。但主卻打發了基督教那邊的兄弟MR BUD和我遇到。MR BUD管理著一個慈善中心,可以收留孩子住下但是需要人替他們付費。上週六我和柯修女帶著2個小孩去那裏,卡米萊夫人是那裏的主任。見到我們一行人很高興。並直呼2個孩子的名字。我很奇怪她怎麼認識孩子。她說:“我們做流浪孩子的事功已經很久了,我連瑪卡的媽媽都認識。媽卡的媽媽15歲就懷孕了,一共生了9個孩子。你知道嗎?”我當然不知道,聽到這樣的消息吃驚得合不上嘴,我知道碼卡的媽媽和爸爸離婚了,媽媽去了外地。爸爸有了新家不管他們。碼卡和他的兄長們住一起。但其實瑪卡住在街上,他的小弟說他的哥哥會打他們。碼卡家有3兄弟我認識。他的一個15歲的哥哥羅勃特,上個月我送了去學校讀書。目前學習狀態還不錯。他的小弟7歲費南多很乖,我們正為他辦理入學的事情時,他卻被警察抓了去了達耐,聽說是他偷教堂的東西。
      費南多 被關在達賴並不是件很壞的事情,至少他有飯吃,還有屋子睡覺。現在葉書華也被關進去了。那天带孩子去BUDA那里,本以为可以把孩子留在那里了,卡米莱说要对孩子调查一下,还要问孩子家人的意见,她说“反正孩子已经习惯在街上了,再多几天在街上也无所谓。”但是2天不见,孩子都‘多’去监狱了。唉真是好事多磨啊。我苦笑著對卡米萊夫人說:“夫人,我們怎麼辦啊?”“她也笑著說:“好吧,明天我派義工去達耐少教所看他們。看能不能快點接出來。”“如果是這樣,也看看瑪卡的弟弟費南多吧,能一塊接出來就接出來。她說:“好啊一有消息我叫告訴你。”聽她這樣說,我放心不少。
      現在PM7點半,寫這篇博文實在感觸很多那天,卡米萊夫人說碼卡的媽媽15歲懷孕,而且吸毒,通常他們會有惡性循環,媽媽在街上,小孩現在也在街上乞討。有的甚至祖孫3代都這樣.”  這樣的描述實在讓我傷感。我真希望我們的幫助會成功。讓羅勃特兄弟有一個有衣有食,有保障,有尊嚴的未來。但是我知道這真的很不容易。我不知道前面會有些什麼阻礙,我甚至很悲觀的覺得我們或許不會成功。但是想到耶穌我就覺得還是有一線曙光……
那天從MR BUD 處回來的車上,柯修女問我:“送一個孩子去MR BUD那裏要多少錢
?”我說我不知道,但是相信天主讓我做的事情不會超過我的能力。
其實我心里也很打鼓……
如過超過了,主啊,您自己付帳吧,啊?!哈哈哈



2011年7月9日星期六

休心


前天,昨天,今天,我心臟出了問題心絞痛,左臉神經抽動……特別是今天早上,我整個的背部和手幾乎不能大動,動作一大就連著心疼。但是在外觀上你還是看不出來我有什麼問題。今天早上,我說“哥,哥……”寶羅說“你怎麼了???”我停了半刻還是說:“我沒什麼。”如果我告訴他實話,他一定不同意我去OFFICE。但是我也該知道是時候我該慢下來了。我才剛40歲,沒想到心臟就開始出問題。自己不保重。早死了爹娘怎麼辦?寶羅怎麼辦?實際是我前天晚上告訴寶羅,我心好疼他擔心得一夜未眠半夜,聽到他難過地說:妹,我帶你去首都檢查……你都不在乎自己,以後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昨天早上他還第一次比我早起,對我說:“妹,我們去海邊走走,好不好?”可惜我雖然聽見,但還在昏睡不能答應他。
是啊,不得不慢下來。
上個月,我的部門出了狀況,先是重要的人手連走2位,本來按公司的規定員工離職要提前1月告訴公司,她倒好,告訴我第二天就走了。實在讓我生氣。不過平心而論,她平時做事還是很認真的。不必介意,相信天主會給我更合適的員工的確也是如此。幾天之後,再遇到我所依靠的一位供應商價格上漲200%,跟他們的合作很難再繼續。於是找新的商家,擴展新的產品甚至開新店。總之怎麼保住,提升銷售就是我從上個月到現在做的事情。但是用功過分,現在心臟告訴我,它不能陪我玩了……
好吧,好吧,休心吧,休心吧………
那不是天主所喜悅的,其實我相信我們要是有一點點成功不是因為我們勤奮或是天才,而是天主的恩賜和恩寵,既然如此放鬆點吧,反正我能做的也就是這樣而已了……

2011年7月6日星期三

生日與晚香玉


這一段時間太忙了,雖然我一直在心中歎息做工作狂的朋友。但其實骨子裏卻想向他們看齊。也許是工作讓你有成就感,工作把你填填的滿滿的,可以不去面對很多不愉快的事情。哎看來我也是借著工作來逃避,這跟玩電玩的孩子沒什麼不同啊,每個人都在選擇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我告訴自己,“你要明白你到底在做什麼,也要知道什麼是天主願意你成全的……。”
話說上周日為寶羅慶生,本來去一家餐館就好了,不需要自己累。但我卻想特別一點,親手為他做。他生日幾天前,我就開始研究菜譜了,為買最好的食材跑了好幾個地方,一看花費比去菜館還貴了。最糟的是星期六晚我身體不舒服居然大吐起來,都是這段時間工作強度太大給自己加壓力的原因。但星期天一大早還是強撐去菜市買最新鮮的海鮮,然後忙了一早上總算做好滿滿一桌菜。客人很捧場,我在想是真好吃還是無它選擇了只得吃?不過過關就好。
但凡女人總喜歡講個情調,所以寶羅的派隊我也買了許多玫瑰花來添添氣氛。但是那天我在市場買肉時有個小販經過我,她手裏拿著滿滿的晚香玉。那是我很喜歡的一種花,潔白的花穗,一到晚上芬芳四逸。平時還很不好買到它,我知道寶羅不喜歡這種花,但是我真的好很喜歡它呢。怎麼辦?唉就算是買給自己的吧。反正我不會在他PART上用,我放自己的衛生間就好了。
等到派對結束,寶羅見到我拿著一大瓶晚香玉(见下图)(我正打算往樓上溜),氣得臉色鐵青。他說:“妹妹你是在做什麼,你想詛我早死嗎?我生日竟然你送我晚香玉!”原來在菲,晚香玉這種花代表死亡,如果誰家有病人,你拿這種來送,一定是太壞的意思了。
我說:“我不是送給你,是給自己的,你講理好不好,你的PARTY我都沒用。這麼美的花,你們放那麼壞的意思,我拜託你不要迷信好不好。我真的真的好喜歡這種花呢。再說,我只放在我的衛生間裏嘛。”
他說:“WHATWHAT,你還放在我們的房間裏?你你讓我死了算了。”“我急了“,哥,我真的好喜歡這種花,拜託了。”他說“我本來很欣賞你今天為我做的一切。但是為這花,我真的很生氣,以後我的事情不勞你操心了。。把花扔了吧!”“NO WAY!,我就是喜歡它。”寶羅見我態度如此強硬,不再說話,下一分鐘,我聽他在低聲抽泣,這下可把我嚇住了,忙抱他:哥,你在哭嗎?對不起,是我不好,我把花扔了就是,你不要哭了,好嗎。”
對方一聽我要扔花,當真不哭了。哎,老公,你當真是我的剋星啊。我,我是真怕你哭的,你一哭,俺就心軟,拜託你不要動不動就哭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