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3月22日星期二

陌上花開


楊柳亂成絲,
攀折上春時。
葉密鳥飛礙,
風輕花落遲。
城高短蕭發,
林空畫角悲。
曲中無別意,
並是為相思。
-------蕭剛《折楊柳》
身處在一個不知道寒冷地方久了,不知道冬天的嚴酷,也就沒了春來的喜悅。當然也記不得楊柳亂成絲,桃紅滿阡陌的情景了。月初和母親通電話時,她興致勃勃的告訴我不日她要去踏春賞桃花。今天我打電話再問她時,她說那日賞花到一半就大雨傾盆,只得匆忙回家,而且被雨淋得幾乎生病。但是“這周週末,我還是要去的,只是無人替我拍照片”她這樣說。
在我的記憶裏不曾和母親一起去賞過桃花,也許我該找個時間在3月回國。
有一日獨自看越劇『紅樓夢』,是徐玉蘭和王文娟的版本,我很喜歡裏面的佈景,唱腔。也許只有那個年代才有那個味道,當然王文娟的林黛玉在我心目中更是無人能及。看到一半,寶羅回來,聞音後說:“妹妹,這是什麼啊,”然後‘四爷’尖著嗓子模仿了一句裏面咿咿啞啞的唱腔,又說:“怪嚇人的!”又獨自笑了半天。
唉“當你的愛人叫做寶羅,你怎麼能送他一首菩薩蠻?”
不過我家寶羅雖然不懂『菩薩蠻』,但他懂得“老者安之,少者懷之。”骨子裏有著中國人的厚道。
但是,『紅樓夢』我還是要獨自看的。
有一次一位愛音樂的朋友請我聽他從中國買回的笛子曲,笛子聽起來蠻歡快的,裏面有小放牛,梁祝,康定情歌,山丹丹花開紅又紅等。還是小放牛的感覺比較好。山丹丹花開紅又紅讓我頭昏。我猜他也並不一定真喜歡這些個曲子,只是想我是中國人會喜歡。
也許改天我應該向他們推薦蕭或箏,讓他們聽聽廣陵散,天風佩,流水?或者琴音的冷澀不合他們熱情明快的個性?

5 条评论:

  1. 越剧是个好东西,我可爱看越剧的《梁祝》了。《广陵散》,《流水》,《梅花三弄》等,都是不可多得的天上之曲啊!

    回复删除
  2. 最近也迷上了苏州评弹,我说,神州大陆怎么这么多好咚咚?

    回复删除
  3. 看來中文的精髓可以和老顔一起賞一下的。真好!
    我以前有位好友也愛聼箏,上面的曲目還是10年前他錄給我的。這種東西沒有東方文學的背景,不好去欣賞啊。我以後慢慢培養一下我傢寳儸。
    哦,你連苏州评弹也可聼啊,利害了。我又聼過,但沒有細聼。但我想那些個詞應該很雅致的。
    呵呵,看老師來,學生馬上去用工了,那畫也差不太多了。。。。。。
    德希

    回复删除
  4. 可惜
    我才疏學淺
    沒認真讀過紅樓夢><

    回复删除
  5. 姑娘,嘻嘻,不讀紅樓夢不算才疏學淺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