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2日星期二

紅樹林之夜2

有時候想再美麗的旅途都會有終點,船過水無痕,月色會重複,水波還會蕩漾,人卻不知道在何方,記憶是否空留惆悵?
那晚我們出海。夜深人靜,海上只有微微的波浪。天上的積雲很多,真的好像棉絮,擁著月亮寶寶。月亮很圓很大,月光在月亮周圍設著7色的光葷。夜那樣安靜,海水在月光下,泛著銀色的波光。四周很暗,只看得見停泊的船隻和遠山的剪影以及漸漸遠去的海岸上的燈光點點。
這時候出海是否瘋狂?天地是那樣的安靜,明月也時隱時現,好像並無什麼可看。但我卻被這種氛圍所感動,傑瑞放起了音樂,樂聲是那樣的動人,仿佛在詮釋夜的秘密。今夜我享受“女王”般的待遇,三個大男人劃著船(其實懶惰或深水處時也可用發動機)我則舒服地坐在船中間靠著軟墊享受海上清風,一切如夢似幻。寶羅在後面嘻嘻笑著,我說:“哥,我記得有人說坐在岸上已經很滿足了。”他卻只笑不答。

大約半小時後,我們航行的地方出現了大片大片的樹林,這些樹都是長在水中的,看上去是如此生機盎然,在月光下又有說不出的美麗。這就是我們今晚要來得地方。傑瑞問“現在,我們要進去了,我給你們的驅蟲藥你倆都搽了嗎?“有了”“裏面有鱷魚嗎?寶羅問他,“絕對沒有”他這讓说让我們放心不少。“等會兒,如果有魚或者青蛙突然跳到你身上來,你千萬不要叫傑瑞對我說。“啊?”“樹上有猴子,你也可能會看到毒蟲,或是蛇。”他故意說得很平淡。“啊?!” “蛇不是很大,小小的”他聽我害怕又補充到,我被他嚇到了,說話聲音已經帶哭腔:“那我要是萬一控制不住叫出來了呢?。。。。也許我現在就用手巾把嘴捂上”。老六,你,你該不會想在這裏謀殺親哥親嫂吧?帶我們半夜來這樣恐怖的地方。連寶羅都說:“也許我們用不著進去的。”但是我們已經故意進到濃密的紅樹林了。


一進來,水上莫名動物就在水面上來了個3級跳,像是歡迎,又像是警告,定神一看,原來是條魚。紅樹林裏安靜極了,水波更是特別平穩,這時老公又在我背上突然一拍,然後故意怪叫一聲。原本已被魚躍嚇了一跳的我“啊”了聲,還好聲音不大,於是我生氣的警告他說:“我拜託你不要在此時、此地,嚇我!聽到沒有?保證哦!”我的神經繃得很緊,但紅樹林裏確實很美,我按耐不住拿出相機來拍,我一邊讚歎樹兒的造型怎麼這樣美,一邊又擔心那些個藏在樹葉裏的毒蟲毒蛇蹦出來咬我。沒辦法我只有暗求聖母的保護,一遍又一遍念著《聖母經》。感謝聖母,我的確沒碰到上述我怕的東西。

好遺憾我的相機不夠好,5步之外已經拍不出來了。






好不容易我們從樹林裏穿出來。我大大的舒了口氣,但不一會老六又把船開了進去,這一片紅樹林好幾十公里,他駕著船帶著我們大跳“S”在裏面穿進穿出好多次,我暗念《聖母經》念到下巴發疼。但的確什麼也沒發生。看來我不必抱著聖母不放,都沒有鬆弛的神經好好看風景了,我想聖母會把我保護得好好的。


這一次是我最放鬆的,老六把船停在樹林裏,還拿出相機替我們拍照,我下意識的擺了一個“耶”,我穿著寶羅的黑夾克(半夜還是很冷的),頭上戴著傑瑞的帽子(因下小雨)模樣怎麼看起來這麼搞笑?美女德希的風采去哪了?前面的自拍的傑瑞看上笑得也很“陰險”,寶羅则好像个日本兵。

再補拍一張,這張形象不錯。只是老公,你的腿看起來很搞笑。


再來一張,老公,你的面部表情太好笑了。

慢慢的,我們往回趕,但好象不知道東南西北了。唉,這種事情交給男人去憂慮吧。我說:“哥,我好困,想睡覺了。”那人聲音溫柔的說:“好,你慢慢睡吧。”我調整了一個舒服肢勢半閉了雙眼。耳邊聽得舒緩的音樂和劃槳的聲音。朦朧之中,小舟在樹林外穿行,我們經過太多美麗的地方,有一處寶羅叫我:“妹妹,荷花!”這人睜眼到處快看:“哪里?”原來我們來到了一群新生的小樹林裏,這些小小的紅樹林出水不過一丈高,嫩嫩的葉子圍托在一起,真像亭亭的荷花呢,--海洋的荷花。月光為它們鍍上了藍白色的螢光,一群、一片的在水波中蕩漾。實在,天主您創造的萬物沒有一樣不美,讓人心JING神蕩,特別是在圓月寂靜的海上,月亮像一位行呤詩人,凡它經過的地方,一切都充滿了詩意。

那晚,我們3點才上岸。感謝六弟,給我們如此特別的一個夜晚。讓我們知道,在人的睡夢以外,在麻將和燈紅酒綠之外,海洋邊的紅樹林有著仙境似的美妙。如同寶羅說:“這一切是錢賣不到的。”海邊的紅樹林,天主造它讓小魚兒有安全成長的地方,也讓巨浪無法沖進大陸造成毀壞。主,您的造化無一不滿含您對人類,一切生靈的愛。感謝讚美您 ,阿門!

3 条评论:

  1. 感谢主!天主的创造,实在是太美妙!
    当然,也感谢德希的爱心分享!:)

    回复删除
  2. 谢谢分享。
    平安归来,没有比这更美的事了!
    感谢感谢。。。

    你的LG很配合呢。:)

    回复删除
  3. 呵呵,2位没被吓到吧。谢谢和我一起半夜三更的去出海哦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