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7日星期五

《蘭陵王》賞析三,“爲了生存是否什麽都可以”






今早出門上班之前,我傢四爺(我傢寳儸在家中排行第4)對我說:問題和麻煩那樣多,不過我打算笑笑就好了。”“是啊,哥哥,我最近發覺生活中的各種困難和麻煩,對我們每個人來説其實是一種測試,測試著我們的態度是否能平靜坦然,是否是向惡向善,是否被困到。如果我們只從自己的利益好處出發去對待,是很容易被困到的。
那一日,雪舞在賤民村遇到小東問及他什麽原因要賣自己時,小東說:出身在賤民村的人一輩子都不會有出息,沒有雇主願意顧我們,我每天乞討,甚至從狗嘴裏搶東西吃,(外加還有一個快要瞎眼的奶奶要照顧)為了生存我什麽都可以做。

一個人的行爲的確和生存環境有關,沒有基本的生存條件還談什麽道義?但人之爲人,身爲万物之長的靈長動物,不是因爲他有靈魂有精神追求而高於其他動物嗎?如果窮人是因爲窮得無立命之本才犯罪,那些為富不仁的人又來怎麽解釋呢?善惡是非本刻在每個人的良心上,我們其實都知道該如何取捨: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當然是取更好的熊掌,生命和道義不可兼得,捨身而取義者也!但如果罪惡的蠱惑,蒙蔽了真理的價值,沒有什麽比保命重要比苟活重要,沒有什麽比財富和權力更重要,那麽 説謊,兇殺,出賣等等一切保命的手段,哪一樣人不能用呢?
因此雪舞對小東說:人不能做對不起自己良心的事情,我不贊同你的生存觀點。
人不需要有很高深的學問才懂這一點。比如自己摔倒被好心人扶起,相反與感謝,馬上反誣陷別人要人賠償大額的醫藥費。為了多賺一點錢,不顧他人的死活,在食物裏放對身體不好的東西,讓食品看起來有更好賣相。諸多此類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們不知道是錯的嗎?!。所謂的亂世,不全是兵荒馬亂,囯破傢亡的戰爭時期,當其統治者驕奢婬賄無恥,不顧社稷安危,百姓死活,下層為了活命而無所不爲,無論上下統統都沒有了道德底綫,這樣的社會難道不是真正的亂世嗎?
人心亂了黑了,亂世來臨了。在這樣的一個環境,那些堅守道德的人,才是經住考驗的義人。好好活著是為給這樣世間一些有價值的東西,不是為活而活。
幼時的長恭,母親對他說:你像小草一樣的堅韌。其實小草還有另一層的含義,謙遜,有奉獻的精神。當長恭離開母親獨自在宮廷裏長大時,儘管錦衣玉食,卻一樣還有其他的麻煩。每個人的成長都會難免有坎坷,但要成長為一個什麽樣的人卻是自己的選擇。長恭就是這樣人:常常替人著想,處處寬容兼讓。這裡有個小故事,史書上說他有次上朝,在外等候他的傭人們除了一個還等著他,其餘都跑出去玩了。他下朝后發現卻也不惱怒,只是好脾氣地自己慢慢走回家。如果換了旁人,貪玩的人至少要挨一頓板子。但他就是這樣,對人很寬容小事不責備,待人凴真情。即便他要以軍令處罰須達,扣他的,軍餉,也要把自己的軍餉分他一半。更別提他帶著一幫人身犯險地,冒死把快要沒命的須達從周軍手中救出。傷殘的將士和家屬,他建立傷病村盡自己最大的努力好好地照顧著他們。我在想如果他能用宇文邕一樣的手段自保,也許情形會不一樣。影片中,宇文邕的叔父先後殺了他2個哥哥,為了自保,日後他也用計殺了他叔父。這也算是正當防衛吧?既然都知道高緯都對你起了殺機,都已經是你死我活了的關頭,還跟他客氣什麽?你手中有兵權可以好好利用,想盡辦法就是不交出兵權能奈你何?既然前兩任的皇位都差不多是從侄兒手中搶過來的,你再搶一次又何妨?論才智你哪一點不比高緯強,如果是你做皇帝或許齊囯就不會那麽早被滅。在不,你投靠宇文邕,對方會大喜過望,愛惜你是個人才對你予以重任。不但能活命,還照樣有榮華富貴。
但是蘭陵王是只無爪的鳳凰,他的勇猛是為了國家,他的才幹是為了百姓。高緯可以殺他,他卻不能殺高緯,因爲他的刀是為了終止戰亂而非殺向無辜,殺向自己的親人。投敵賣國,學武子胥般帶敵人滅了自己的國家,這樣的事情他也做不出來。我想這就是他心中的所堅持的道義。只是義人的命看其來注定比別人坎坷,甚至是悲慘。但因其對真理道義的堅守,卻叫人肅然起敬,叫人尊重,叫人對生命有了真正的敬畏和認識。
我們踏遍了邪惡和死亡的道路,穿過了無路的曠野,卻唯獨不認識上主的道路。人生存的順序到底是真理在先,還是口糧在前?沒有好好想清楚前就行事,即便得到整個世界,對你有什麽益處?實在人生活不單靠餅,更靠天主口中的聖言。或者在中華文化中孟子說“生,亦我所欲也,義,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義者。”仔細看“義”字,就是把自我當作羔羊一樣的獻祭出來,義 是一種犧牲,自我犧牲稱爲義。








2 条评论:

  1. 妳有宗教信仰,讓妳願意自我犧牲,那是好事。

    回复删除
    回复
    1. 是啊,不能光說不做的。看看有榜樣在前,多少也的學一下的。謝謝您的提醒阿。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