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10日星期一

假如分別即是永別......





38日那天,寳羅輕輕地念到:“今天是爸爸去世4個月的日子,不知道他現在在哪裏?過得好好呢?”
這一天MH370班機在馬來西亞當地時間38日凌晨041分(格林尼治標準時閒1641)由吉隆坡機場出發飛往北京,約50分鐘后飛機从雷達上消失我們知道這個全球性的不幸消息時已經是傍晚了。
2013118日那天,菲律賓發生了史上最大的颱風,那一天也是家父的彌留之際,(家母那日也因病住在醫院,索性他二老就在同一個病房,2張病床也拼擺了一起。中午那會我離開他們的病房去附近的超市買點東西為媽媽熬粥。儅我在收銀檯準備付款時,突然超市全黑了下來,伸手不見五指,停電了。我的心猛跳了一下,隨即想到的是:爸爸可能離開了。
    爸爸確是在那一刻離開的。那時暴雨剛停,大颱風也剛從城市的上空呼嘯而過,城裏滿是被強風摧折的樹枝,除了我購物的這個商場本著人道主義開著外,其餘的商店全都関著。但是D 城還是幸免于難的,離我們不太遠的L城受災之重,到現在爲止也不知道什麽時候才可以重建的好。
    接著,2014220這天我們家族中的最後一位男性長者11叔過世。
眼淚流干,好像心痛到沒有感覺了,我們只能接受一件事情:天災人禍和死亡是一件誰都沒有辦法的事情。沒有什麽是‘常’,只有‘無常’是‘常’。
人,其實從出生那日確定的事情就只有一件,在某個日子裏我們會死掉。那個日子不知道會在什麽時候,但它一定會來,我們也不知道它會以什麽方式來。但它會來。和平與否慘烈與否,結局都一樣。既然如此,不妨抱著平靜的心態來接受死亡這件事情。原因是人類對此無能爲力。
    爸爸去世后家裏人守夜守了7日。那幾日看著爸爸的遺體,傷心絕望的我一直祈禱:“天主,您能否讓我知道爸爸在哪裏?”我被安排在第四日守夜,那夜我們幾乎整晚不眠,只靜坐祈禱。半夜3點那會,其他人有事去了另外的房間開會,只剩下我一人在棺前,那時燈光灰暗,四周一片慘黑。在靜默中突然有一種很大的平安和喜悅衝擊著我的内心,我不知道它是怎麽來的,緊接著,我的意識突然變得很開闊,我發現自己置身在一片金色的光芒中。這樣的場景讓我又喜悅又害怕,我不知道我是在那裏,雖然這個世界是這樣的輝煌聖潔,但它讓我感到害怕,因爲它那樣的陌生,而我無法掌控。於是我在心裏大叫:“天主,天主,爸爸,爸爸。”片刻之後那片光芒消失了,睜開雙眼,依舊是這個灰暗的肉身世界。那一刻我確定我是清醒的,所發生的不是夢境,實在,那一刻也好短暫來不及做夢,如果我不是害怕,或許我可以在那裏多停留一下......但我真的確定爸爸老人家現在真的和天主在一起了,在那個義人才可居住的國度裏。
     MH370班機的事件發生了,到現在爲止我們還不確定是否機上的人們是否還活著,寳羅說他好希望班機被外星人接走了,這大概是很多人的心願。他們都活著,活得更幸福。
有朋友告訴我機上有一隊去大馬參加法會的佛教朋友,我常想3世佛:過去佛,現在佛,未來佛是什麽意思?也許說的是生命是一種延續,他的存在方式不完全以物資為基礎,因爲是物質就會有腐朽,而人的生命遠不止是物質的定義,他的存在也非有限的肉眼所能判斷。如果生命的存在僅以物質的是否存在而定,這樣的生命觀是否太狹隘而且不真實?
然而,有信仰的人知道生命的深度,他們無所畏懼肉體的死亡,只怕有犯罪的靈魂。
無論如何,在MH370班機的朋友們,我深信你們都在平安中。


2 条评论:

  1. 生命无常,生死别离,人非圣贤,在面临最严峻考验时,总需要一段调适期,从不知所措到渐渐接受,也许当思念变成缅怀,就释怀了。

    回复删除
    回复
    1. 是啊,你說的很好。要不我們還能怎樣呢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