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21日星期五

蘭陵王》賞析之一,皇帝高湛,高緯



         年初看春晚,覺得閙閙的。有人唱倍兒爽,有人唱中國夢我的夢,整個一熱鬧到沒心沒肺,沒頭沒腦,直到那首《卷珠簾》出來。
這是一首簡單的歌,沒有什麽複雜的東西,只描述一種無歸期等待,詞曲都彌漫著一種惆悵與傷感,但就是這種簡單,一點點傷感的東西卻觸到人内心最柔弱的一部份:原來你既不爽也不樂,別人的夢即不是你的夢。你只是内心還有名狀的痛是揮不去,釋放不出的,這樣的痛輕輕的壓在我們的生命中,沒有壓垮我們,卻也提醒我們生命是一種痛,是一種對未來的惶惑與渴望,而作爲單純的個人,似乎只剩愛情是一種自我堅守。在對那人的等待和渴望中成爲一道圍牆,對抗著這個既荒謬又冷酷,乖戾而又物欲橫流的世界。
       馮氏選《卷珠簾》,我猜他心中即也有一個空與柔軟,被這首歌打動的人,心中也都有著軟処,並以此來對抗那些大刀長槍打土豪的土芭蕾所帶來的審美疲勞與恐懼。



        這幾天無意中看到了電視劇《蘭陵王》,一看就迷進去了,實在被《蘭陵王》的美所打動,因爲太美而被摧毀而被殞落,而傷神。記得每一個朝代都經歷著亂世,每一個亂世都經由人性的混亂誕生,亂世那麽長,人性那樣黑暗醜陋,各種的不義,狠毒,貪婪和兇殘,嫉妒和譭謗,陰險與謀害,門斗和欺詐。(羅馬書129節)於是那些絕世佳人絕世佳士的美就如暗夜中的光,給人一種溫暖和安慰,也如同一個桃花源生長在每個願意盼望人的内心。據説,好多人都像我,剛看好蘭陵王都有些出不來,實在,我自己覺得有些感受不寫出來會很難過。
還是慢慢的把這種情緒整理出來吧,看自己到底在為什麽傷神。。。。。
       魏晉南北朝,朝野的不斷更替根植于對權力江山的貪婪上,陰謀與陽謀,殺戮與征戰無一不浸透著人性的陰暗,佛教在這一刻興起,入世混夾著出世,出世混夾著入世,一切都只為行個方便-------自己的方便,哪有什麽真信仰在裏面?我不是佛教徒,卻喜歡它的空觀,喜歡它要求心靈的潔淨。世界是空的,你貪的是空,不能真的給你帶來幸福,只能毀滅你。-不光你貪的是空,連你自己也是空無不實的,因此沒有什麽放不下,也沒什麽好執著。一個人心若不空便不能乾淨,心不乾淨便會有貪嗔痴以及衍生出的種種煩惱與罪惡。高湛皇帝篤信佛,周囯皇后也篤信佛,念佛之際還不忘殺人,實在是褻瀆了佛,也給自己頭上堆積地獄之火。因果報應不是老天給你的東西,只是你做了什麽的後果,是自己纍集的。你喜歡佛祖  卻又不遵行他的導,何來平安?

    劇中皇帝高湛夜不能寐,不是因爲囯事操勞,而是以前做了惡事,半夜来了小鬼敲門,據説孝昭帝高演繼位後不久患得重病,臨死時為了不讓自己的兒子高百年落得高殷的命運(高殷乃高洋之子,因父死而繼位。不久,高演通過發動政變,殺侄高殷繼位。),決定傳位於弟高湛,条件是请高湛放过自己的儿子,影片基于历史也做了如上铺垫,但高湛没有遵守承诺,得到皇位仍杀了侄儿,因此高演在臨死前詛咒他會死在至親之人之手,於是儅兒子高緯弑父時,看似詛咒實則上行下效而已。歷代的江山都是無數的人頭換來的,殺小民是小事,殺外人殺功臣都不算。血親之間殺來殺去都成了理所當然。北朝自建国以来,短短二十八年间,就换了六代皇帝,叔侄之间彼此折磨,兄弟之间相互惨杀,一个比一个短命,一个比一个疯殺紅了眼停不下了暴虐。
原罪是權力的絕對貪婪,不容他人偷窺。難怪撒旦對基督的第一個誘惑是:朝拜我,這天下是我的,我愛給誰就給誰。但基督回答它:我們只用心神來朝拜真理,唯一的天主。是呵,權力是好東西,權力帶來的寡人至高無上尊威以及對他人命運的全然控制的快感,當然還有驕奢與財富,二者之後便是婬亂,電視裏的高湛被寫得有些明君的樣子,但實際上史書上說的他昏庸无能,沉湎于美色之中,不思國事,北齊岌岌可危。565,傳位於太子高緯,自任太上皇。最后也因为酒色过度而死,年僅三十二歲。史書上有一段他奪兄嫂的描寫:
高洋皇后李祖娥其子高殷即位,但只有一年便被其叔高演所篡。高演即位為孝昭帝後,將她由皇太后降為昭信皇后,居於昭信宮
高湛繼位為武成帝後,逼李皇后與之相姦。恐嚇她:「如果妳敢不從,我就殺妳兒子。」李皇后因害怕而答應他,從此頗受寵愛。她懷孕的時候,兒 子太原王高紹德到她的宮殿,她避不見面,高紹德便怒言:「妳當做兒子的不知道嗎?您是因為肚子大了,所以才不見兒子吧。」李皇后聽后羞憤到了極致了,等到生下一個女兒, 含羞將其殺死。孩子何其無辜,殺子也違背天道
高湛見女兒被害,怒不可遏,將高紹德捉到宮里,舉刀怒喝:「妳殺我的女兒,我就殺妳的兒子!」高紹德驚慌求饒,高湛又罵高紹德:「想當年我被你父親 毒打,你也沒來救過我!」當場將高紹德殺死。看來這2人的梁子是早就結下了,高湛奪嫂,除了貪其美色,誰知有沒有報復其兄的意思呢?那時李皇后當場大哭起來,此時的高湛真是對她恨紅了眼,既然是寵她當然也是用了情的,李皇后殺了他們的孩子,這樣的事情作爲父親和丈夫怎麽能接受?,於是他的憤怒燒毀了理智,將李皇后衣服脫光,亂鞭痛打,就算是對方哭天喊地都不要停。最後將打得半死,鮮血淋漓的女人裝在絹袋裡,丟到渠道裡,任水漂流。還好也許他並沒有下殺心,李皇后沒死,以後被送到妙勝寺出家為尼北齊滅亡後入關內,隋朝時她才得以還鄉。
這一段故事很像莎劇的《哈姆雷特》,那個叔父殺兄取嫂,但到底有罪惡感和羞恥心,因此事情都做得很隱密,哈姆雷特在復仇的殺于不殺之間徘徊,但沒有失去理智。即便在復仇之日也還有陰謀之下的僞裝,不像這出,情欲之下沒有羞恥,憤怒之下沒了理性和天道,一家人殺去殺來直接了當,觸目驚心!
關於高湛的兒子高纬,高整個一個亡國的昏君,死是只有21嵗,怎麽說都還是個青春叛逆期的孩子。《蘭》劇對他的好色有描寫。之詞玉體橫陳,說的就是他和妃子冯小憐(李商隐: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冯小憐擅长弹琵琶和唱歌跳舞,身体柔软,凹凸有致,还冬暖夏凉在朝堂之上2人還衣不蔽體的抱著。愛這個女人,即便打仗,打不打也是冯小憐說算。目的還是看個希奇和熱鬧。完全沒有傢囯安危的意識,他給狗封官,殺了囯之重臣,把一個國家玩到亡,但那有什麽?儅一個國家都像一個卑賤民村,山川被污染,霧霾滿天,人的健康和生存都成了問題,活著沒有希望,関統治者什麽事呢,天下是他的,他只負責撈。玩到亡國有什麽妨害?趁亂帶上金銀珠寶趕快跑吧,跑不掉死了也夠本了。只是苦了老百姓了。心中只有自己私利的人看似活得要暢快的多,心中有愛放不下對別人關切的人看起來注定受苦。其實不然,高緯般的人骨子裏知道,自己其實是一個乞丐,一無所有,所以他在皇宮裏蓋了條街,自己在裏面扮乞丐,乞丐的扮相是他的心理寫照,他早沒了親情,為了皇位他用很殘忍的手段殺了自己的父親,他心愛的女人不愛他,而且暗地裏要置他于死地,他自己無能管理天下,就嫉妒蘭陵王而且懼怕他有一天奪了自己的皇位,所以乾脆就殺了蘭陵王。是的,他知道自己一無是處,一無所有,靈魂深處的照見自己如同一個乞丐,然而懦弱與兇殘是雙生子,不能建造就要毀滅。他毀了自己,毀了江山,也毀了蘭陵王。劇中的最後,他一記毒箭射向雪舞,也射向自己的王后小憐。有什麽能比殺了蘭陵王更能讓蘭陵王難過的事情呢?殺了雪舞,殺了蘭陵王心愛的人,讓他一輩子痛苦!比死都難受。高緯,夠毒!
很多時候,我們其實如此軟弱,知道自己很陰暗卻停不下作惡的腳步。我不能建造只能毀滅,我躺在人性的幽暗中起不來身。高緯愛小憐,這段愛情卻不是他的救贖,只是讓他墮落得更深,愛情如果只建立在私利與貪婪上,就只能是一記毒藥。蘭陵王劇中有著莎劇式的人性悲涼。
但我始終記得有一個溫和的聲音說:那些定你罪的人去了哪呢?““主,他們都走了。那麽沒有人定你的罪嗎?  主啊!沒有。 我也不定你的罪。走吧,從現在起不要再犯罪了。天主救贖站在人性的荒蕪中,除非你抓住祂的手,否則你還是一個走失了的人。

2 条评论:

  1. 你终于回来打扫了?欢迎回来!

    回复删除
    回复
    1. 谢谢啊, 刚回来,都不好意思来朋友家出声,只好潜水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