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1日星期二

這樣一位省長


         
這幾天都在參加省長杜汀(见左)的追悼活動,對他的突然去世,我到現在都有些不敢相信是真的。
算起來,我倒真是在很多場合中遇到他,特別是在一些PARTY上,有幾次還同桌。但是我和他的交談只限於問好,好在杜汀先生和寶羅是很熟的朋友。他們二人都是聖保羅大學的董事,聖保羅大學的董事會成員每年都在一茬接一茬的換,只有杜汀先生和寶羅像是生了根似的,十多年了都還在那裏。杜汀那時還是市長,大學請他做董事估計至少是‘餘有榮焉’,至於寶羅,每次開會都會很認真的說許多口水話,估計校方還沒聽厭煩。

杜汀為人和藹,加上是長者,寶羅在他面前一派放鬆,想到什麼主意就儘管說,但是他說“省長的厲害是,就算是他自己的主意,他講出來也會好象建議也是來自於下屬或顧問,讓人倍感重要。”很多人說省長是個簡單的人,他衣著簡單,飯食簡單,住房也簡單,就是靠海邊大道的一座很小的院落,一棟很普通的2層樓民居,建築完全沒有什麼特色。他做市長時每天步行上下班,他以前有一輛破舊的吉普車,要下鄉時就開著它。寶羅補充說:“他自己沒有車,這還是政府配給他的。”就是這輛破車他以前還獨自搭著總統(來我市視察時)在市里兜風了一圈。他可能是我見過的最寒磣的市長和省長了,但他也是我見到過的最被人尊敬和最有自信的省長。他的下屬在他身邊工作十分放鬆,他們說省長不是個苛刻的人,但那不意味著你不好好做事,實際上他身邊工作的人,特別是他的核心成員,大都有以下特點:一生活簡單樸實,沒有太多的物質欲望。二,理想主義者,三做事認真,不要求高回報。四有愛心,有真愛才會真的體貼民情

杜汀的為人的程度比較高,,他的下屬說:比如,他去首都出差,回來只簡單地報飛機票。讓一幫的人都傻了眼,怎麼住宿和飯食等等都不報呢?他說是住在女兒家的。杜汀有三女一子。三個女兒都有不錯的歸屬,二女兒的丈夫還是華人,通常,華人和西班牙小姐結婚只可能是一件事,男方家庭是頂級富豪。杜汀的兒子在海邊開得有家餐館,不奢華但很有審美,飯菜的味道也不錯,有喜歡它的顧客。餐館原來是孩子外婆的老房子,現在送給孫子做謀生工具了。杜汀女兒說:“爸爸不准我們涉及政界,也不准和政界的人有交往。”的確杜汀的親戚和子女從沒有給杜汀惹過這方面的麻煩。但杜汀還是有過凡人父親的痛苦,他的兒子在20出頭時做過“癮君子”,那時父子人在兩地,兒子在首都讀書,父親在D市做市長。也許兒子在這位傑出的父親下多少有些覺得達不到要求。
上星期天在省政府廣場舉行的弔唁會上有這麼一幕,主持人說:“現在請杜汀唯一的兒子上臺講話。”可能是因為剛才妹妹的講話哭哭泣泣的,這位兒子一上來就開玩笑:“人人都說我是爸爸唯一的兒子,但我爸爸說我是我媽媽唯一的兒子,是不是他唯一的兒子他也不知道。”可能是因為杜汀在人們的心目中形象太過光輝了:沒有一個人質疑他的清廉,從不偷竊,不利用權利給自己和家庭帶一丁點的好處,辛苦的工作,簡單的生活。心裏裝的是這一城,這一國的人。對於家庭,杜汀的女兒說他是位好父親“從來沒有看過爸爸發火。”也許兒子和父親以前是有些隔閡,但是,兒子也已經是為人之父了,不再有年輕時的孟浪,不負責任和叛離。實際上他對父親也是尊敬和孝順的,特別是杜汀重病之後,兒子在一邊鞍前馬後的服侍,想必杜汀一定又欣慰又感動。
杜汀的妻子10多年前就去世了,在另一日弔唁會上,我看到他和妻子的結婚照,看來我們的省長年輕時也帥過,那時的杜夫人美麗得好似白雪公主:身材苗條,烏黑的短捲髮,蘋果似的臉頰,明媚的笑容,大大的眼睛,實在是位讓人砰然心動,一見傾情的美女。杜夫人不但貌美而且生在世家,實在是太有幫夫運了。杜汀的爸爸30年是本省的省長,但這位省長窮的程度你可能想像不到,他有7個孩子但像樣點的伙食都沒有,還得煩一位好友多年相幫。杜汀年輕時是位不折不扣的窮小子,娶到杜夫人,真是天主降福,做夢都要笑醒的那種。你說他怎麼還要到外面玩?不是這位兒子損他老子是什麼?其實天下這種欺負老實老爸的兒子不只他一個。我剛和寶羅談戀愛那會倆人走在一起,人問他“這位小姐是誰?”他說:“是我妹妹,我爸爸外面生的,現在剛認祖”
但是有人悄悄說,杜夫人去世後,杜汀確實有一兩次接過損友送來的女人。看來杜汀沒能為杜夫人守貞,是一大缺陷,但這些風流沒帶到工作中來影響他的操守,也是很難得了。人嘛,哪能那麼完美呢,那麼完美就送到梵帝岡封聖好了。
今天下午是杜汀的葬禮,杜汀是天主教徒,教會在主教堂裏為他舉行了盛大的彌撒,由本國的紅衣主教親自趕來主持彌撒,新上任的省長和政府官員都有到場。寶羅告訴我杜汀曾經和他分享:“從政20年,剛做市長那會還依靠自己的聰明才智,但幾年之後就覺得行不通了,就把自己全心委託給天主,請求天主帶領我來做事情。”杜汀剛做省長不到一年就發覺患了癌症,他說:“很多時候我不懂天主的意思,我費心要做副省長,他卻只讓我做了5分鐘的副省長就升成了正省長(原來的正省長剛宣佈當選就因病去世了),而當我想要好好的工作時,才不過大半年,祂卻要拿走我的生命。我真的不理解,但無論什麼情形,我都活在對天主的信任之中。”    他在15日那日去世,去世前的這個聖誕,他還在和孤兒院的孩子們一起過耶誕節,聽孩子們唱聖誕歌,給孩子們發禮物。我對此有些感動,寶羅卻說“這麼多年來,他一直是這樣。”
在這幾日的弔唁會我聽到太多人們真實的分享,連他的孩子們也不知道“爸爸做了這麼多的有益的事情,被這個城市的人真實的愛著。”我也發覺原來他幫忙那麼多的慈善機構,做那麼的事情為扶貧,提升城市的居住環境。他的心,他的精力,他個人的財產都放真實的進來了。寶羅作為省政府的顧問在弔唁會上發言說“我們想感謝您展現給我們的信仰,不僅僅是你所知道的辛苦的工作,你總是還有有更好的在你的頭腦中,你已經將此可能的展示給我們:誠實,簡樸,辛苦的工作,承擔,去服務他人還能在公共服務中找到。耶穌說,無論你做什麼,哪怕是為我最小的弟兄所做的,你都是為我做。你有特別的心為窮人奮鬥,我們將記得這一點,天主也將記得這個。



2 条评论:

  1. 这样一位省长,真的很难得。

    回复删除
  2. 是啊,詩豔,他這樣的人相信是世界少有。。。。。天主記得他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