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日星期一

我的新年


2001012月最後一日這晚,突然下起了好大的雨。那時我正在在家裏花園外的路上,因爲趕忙快跑,突然摔了個面朝天,身體畫了個大字,擺在了路中間,雨點打在我的臉上,望著漆黑的夜空,我叫了聲:“MY  GOD!”心想我這動作怎麽這麽像主耶穌要釘十字架呢?! 耳旁聼的回廊下三哥的聲音有些哆嗦:“希,你怎麽樣?”我大腦空白了2秒鐘,趕快站起來,說:“我很好,沒什麽,您不擔心。
三哥的口氣很嚴厲:“你的寵物雞就那麽重要嗎?”(完了,他要是告訴寳儸,我今晚要被寳儸罵死。)我去花園的草坪是因爲我有2只小雞在那裏的籠子裏,我想讓它們趕快出來。“沒有了,是我有些過分喜歡它們,我錯!” 像耶穌釘十字架為愛人,我上十字架是為了我的雞,也太好笑了吧?!
這個新年從1218日左右開始,就派對不斷,每晚大宴小宴的,開得我樂極生悲。其實,我是很感嘆過年真好:有華服可穿,有美食可饕餮,還有歌舞可升平。。。。。。真是不亦樂乎?!只是,快樂下面心里始終有些不安:2010是個全球災年,2011,日子會好過嗎?
                 31晚,鄰居的焰火炮竹照放,(我傢怕傷到小孩,好幾年都不玩這種東西了。)煙火固然美麗極了,也危險極了。四周砰然作響的炮竹聲裏也夾著救火車的呼嘯,您說這是何苦呢?
我的傷其實真沒什麽,小小的痛了一點,手背給破了點皮。寳儸說要 帶我去全身做透視,我說:我沒那麽嬌貴,你真的不擔心。”
         第二天是元旦,是全家族的聚會,不消說,又是百多號的人在一起熱鬧了番,快樂了番。
元旦2號早上,彌撒完了我們去隱修院裏看望修女。儸莎修女,是我和寳儸的好友,修女60多嵗了,面目和藹,目光深沉,宛如深深的湖水。她一直拉著我的手,並說:希,結婚紀念日快樂。幾天前是我和寳儸的結婚紀念日,難得她也記得。我也輕輕握著她的手,她的手有些粗糙,看來修女在裏面工作很多呢。我看著她的眼睛莫名其妙的感動得想哭,而且真的哭了,手帕也忘了帶,只好和寳儸借,看來我是真愛哭的人呢。
          修女說:“你喜歡我為你祈禱什麽?”“我什麽都有了,也很幸福,只是我希望我的生活更有意義一點,和天主更親近一點。我喜歡知道,天主願意讓我做什麽?而我將盡量去配合。我們有時會在工作和生活中迷失了天主,看物質比人重要,。。。。。。希望我所有的坏毛病希望天主常提醒我。”修女說:好,我為你祈禱。對未來,也不要害怕,不論發生什麽,天主會保守我們的靈魂。祈禱,往往會改變天主的決定。。。。。。”
                我們和修女一直講話到12點多,才最後一個離開。
下午我開始昏起來,全身發疼,腹瀉,可能是中午吃了不少炸小螃蟹。寳儸說:妹妹,你嫌我麻煩不夠多嗎?你不好好照顧自己,我還活著做什麽?!我已經疼得説話吃力“我昨天向天主祈禱,不能只要求祝福和好處,也因該接受痛苦,唯有痛苦讓我們讓我們相似基督,做他真正的跟隨者。”他說,“你真傻,哪有跟天主要痛苦的?你能吃苦嗎?”
            吃葯,腹部還是像針扎,只有不停不停的祈禱。看來,我是真不能吃苦,我請寳儸拿來路德的水搽在痛處,聖母總是我從不失望的靠山。一會兒一股清涼沁到腹部,腹泄也止住了,我也漸漸睡了過去。
昨天,發生了些什麽事情呢?電視上一早說:
智利南部地区2日发生里氏7.1级地震,当地部分基础设施受损,但尚未有人员伤亡报告。

印尼明古鲁省2日晚1019分发生里氏5.9级地震,但没有强大到足以引发海啸,目 前也尚无伤亡报告
中國這頭:貴州和廣西高速路被寒冷的風雪所困,好幾十萬的人在受凍,重慶涪陵的高速路莫名其妙的陷了個大洞,
也有地震:云南盈江24小时连发35次地震200余次余截至201112日晚上930分,受灾人口14.8万人,无人员伤亡
地球,真是一個家庭!什麽 原因啊?!開年就實災難!(祈禱)

5 条评论:

  1. 新的一年,的确需要更多的为这个世界祈祷,求主怜悯。

    回复删除
  2. 德希,你真的要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哦!
    天灾,提醒我们要多关心永恒的事。
    除了祈祷,还要用我们的生命去传扬天主的爱。

    回复删除
  3. 謝謝2位。總提醒我更重要的事情

    回复删除
  4. 德希,我还是觉得你要好好去做一个检查哦,很抱歉,我总觉得每一回你好像都是腹痛,不要认为是饮食的问题,还是做个检查比较妥当。要关心永恒的事,首要还是有个健康的身体,才能作更多,对吧。不好意思,我像个啰嗦的妈妈。。。
    joy

    回复删除
  5. 谢谢你亲爱的JOY。我好感动!
    你的提醒真好,我真的要当心点。空了就去检查。

    回复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