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

愛的勇氣

寶羅常說我個性衝動,說風就是雨,感情用事,對人有PITY之心,但未必就是愛,或者愛不能長久。我也常問我自己對人是否有真愛德?至少很多次我反省到自己的驕傲,不肯接受別人的缺點,不肯多給人時間來進步,處處要求完美。有著這樣的心,我的善工常會半途而費。好在寶羅和我性格相反,他為人謹慎,做事慢條斯理,他對人也比我能容忍太多倍。因為我知道寶羅做人的程度比我高,所以我很多時候唯他馬首是瞻,但有時候他的謹慎,也讓我覺得多少有點無情。生活中難免有重大的抉擇,而夫妻之間的意見和看法不會一樣,如果是真愛兩難,到底來怎樣調和呢?


4號那天,我生病剛好,就到公司去上班。下午瑪利亞和克裏絲汀娜兩位修女來看我,閒聊中談起了她們二位的工作,她們照顧的乞丐。瑪利亞修女“甲乙丙丁”的對我說起了好幾位元乞丐的小孩情況,一對乞丐父母有6個孩子;一個瞎眼的乞丐跪在街道上,懷抱著嬰兒,孩子被太陽曬到皮膚生瘡她也看不見;……另外一個女乞丐依撒貝拉卻引起了我的注意:修女說到她有些氣,依撒貝拉有一個小女孩一歲多了,但體重只有5公斤,由於衛生條件和營養的不良,孩子病得很重,修女們把她送去了醫院,而且瑪利亞修女還親自照顧她,但修女不可能24小時在那裏,因此也要求依撒貝拉在那裏照顧,但這位母親卻不那麼負責,只依賴修女,自己卻不要去。現在修女們決定把孩子送去孤兒院照顧。當我聽說這孩子什麼都沒有時,心開始酸說“好吧,我看看我能做什麼。”第二天我去超市里買孩子的用品,我從沒給BABY買過什麼東西,還琢磨了一下該買什麼,一些奶粉,奶瓶,尿不濕,孩子的小內褲,鞋襪,衣物。我給她買了一打各種顏色的衣服短褲裙子之類的東西,一路買下來才知道養孩子是很貴的。下午我請了一位員工把東西給修女送去,心想這些東西足夠她換洗了,以後缺又送吧。

幾日過去了,正當我想孩子現在應該在孤兒院得到教好的照顧時,瑪利亞修女路過我們公司時又來和我打了個照面,問及那個BABY女孩的情形,她傷心得說話帶哭腔,她說:“BABY IS DYING,現在還在醫院,身體已經太瘦了,喂她吃東西就全吐出來,糟糕的是她媽媽也不要好好照顧她,還掐她的脖子,恨不得她死掉……。”聽修女這樣說,我的心也很酸,我感受得到依撒貝拉的心理:自己都是乞丐,還來怎麼照顧孩子?現在孩子的情況更不是她所能夠處理的,對生活的恨,對孩子的無能為力,化做恨不得掐死孩子的行為了!想到要讓依撒貝拉可以安心在醫院裏照顧孩子,今天我準備了一個包裹和錢鈔若干。包裹裏面有衣物日用物品等等,錢鈔則計畫著她一周的生活費,打算讓瑪利亞修女帶給她,誰知修女說依撒貝拉有賭,喝酒的毛病,“她通常要到錢後,會去和其他乞丐賭撲克,你給她這麼多衣物她也會拿去賣掉的。”看來孩子的體質那樣弱倒不光是乞丐的原因,也跟這為位母親玩世不恭的生活態度有關。修女說她對孩子沒有溫柔,孩子哭傷口痛,她不會體諒,只會粗暴的拉扯孩子“你應該好好的愛她,多抱抱她。”修女這樣勸她。聽到修女這樣的描述,坦白的說,我的心都糾結了,胃又突然開始痛了,本來這幾天都沒事的。至於送出的衣物和錢,我對修女說,“您看著安排吧。”

昨天,和修女見面後,我一直沉默著,寶羅和我講話,我的回答也沒平時熱烈,終於按耐不住我對他說:“哥,我有事想和你說。”他說:“和修女有關是嗎?”我說“你咋知道?”於是我把孩子的情形講了一遍,然後說:那孩子住的醫院是公立的醫院,費用很便宜,可是環境也打折扣,我對修女說:‘給她轉院,到HC醫院吧,好點的醫生,好點的條件,費用我來出。離我這裏近,我也可以去看她’聽我這樣講寶羅有些氣,他說,“你為什麼不要和我先商量?不是說好,我們之間要商量的嗎?!HC醫院的院長若知道是你付帳,不好好敲你一下才怪,再說孩子不是快死了嗎?還浪費幹嗎?你不是有錢的人呢。”“哥,上次比比的哥哥,你不是也幫忙,她哥哥只是個死有餘辜的酒鬼,你都還幫忙,而這孩子沒有過錯,年紀還小,還有將來,我們不要幫嗎?再說我不在意,我今後沒有積蓄的。”“我幫比比,她以後有錢了會還我呢”“哼,她還你?5年還是10年?以你的性格,實在還不出,你會計較嗎?我看哪,純粹是你幫人可以,我幫人就不可以!”夫妻倆說到這裏不歡而散。不過既然幫忙的話我已經講出了口,寶羅就不在多說什麼了,老婆還是要挺的,他認命。

其實我本來對孩子和她母親是有打算的,也許她可以到我家做傭人。但寶羅說“不可以,不明智”那時我還不知道依撒貝拉有好賭,好喝酒的毛病。現在知道了,想到寶羅的意見,也覺得不要給家庭添麻煩為好。
我們的家庭在今年有專門捐出一塊地出來給瑪利亞修女的修會做流浪人士的收容所。但現在修女們有計劃在那裏建她們的會院,卻還沒有計劃建這個收容所。如果只是給乞丐們吃飽飯而沒有一個地方給他們落腳,我們的工作是被打折扣的。他們不光要有地方落腳,還應該有職業開始他們的新生活。。。。。。所有這些都還在想法之中。
天主啊,您對我有計劃嗎?我準備好了要去呈行你的旨意了嗎?我只是剛認識到,我們的愛不應該有計較,如果我們在計較別人的缺點和過失,我們就不可能去愛。如果我不能瞻仰您的十字架,不能聽到您說:“我渴”您渴望這世界的和平與正義,人與人的彼此尊重與相愛,分享和照顧。如果我不能看到這世界其實已因愛的匱乏而滿是創痍,而只活在自己那個舒適溫室之中,我的生命將不會完整而且缺乏意義。
我對您說:“無論我有沒有準備好,如果您差遣我,我都儘量去做。”阿門!



7 条评论:

  1. 诗艳不是富贵人家,家里还有一个不知将来该如何是好的自闭儿。如果对上帝没有信心,我们会将所有的钱全都储蓄起来,留给孩子将来当生活费,行善就免谈了。可是,我们相信上帝必赐福顺从祂旨意的人;我们不会死守财富,却会顺着感动帮助有需要的人。我们夫妻其实已经达成一个共识,就是我们给出去的,其实就预备了要不回来。因此,如果我们感觉为难的,就不会给出去。相反的,当我们决定给出去,我们是凭信心为主而作。我们相信,自己是投资在上帝的国,只愿上帝的旨意成全。

    夫妻之间,对行善的确经常会有意见出入,诗艳也有着深刻的体会。我想,保罗之所以不认同你的决定,并不是计较钱财得失,实际上是觉得你没有事前和他商量,没有给他应有的尊重。如果你事前与他商量,两夫妻一起寻求上帝的心意,我相信结果将会很不一样。而且,世界上没有人是完全的,其实每一个人都有盲点。夫妻同心同行,其实可以互补互足;同心同行的事奉,肯定更蒙上帝喜悦,当然也更有果效。

    诗艳,其实是来给你打气,也希望可以给你更多的勇气去爱。加油!

    回复删除
  2. 亲爱的诗艳,谢谢你给我这么诚恳的留言。我和宝罗也不是富裕的人,我们没有自己的公司,宝罗一心为家族效力,不做我们自己的,他这样的人很少,简直就没有。
    但我们还是和你们夫妻一样尽量做 WHAT WE CAN。其实我和他有个默契,就是对方做善事通常都不阻止。特别是我对宝罗,很多时候我不赞成他的想法,但我还是不敢阻止,不是怕夫妻吵架,而是怕挡了天主的旨意。

    回复删除
  3. 我做事是有热心,但有时理智不足,所以宝罗就会提醒我。提醒我“我们做事可能遇到的难度和伤害,而不能单凭热情。”他的提醒很对,但是有时想太多就不敢去做了。
    我和他服务的对象不同,视野也不同,但我想都是天主所要的。
    宝罗喜欢教育上的扶持,他的事工都和孩子的教育有关。但我觉得教育是一件缓慢的事情,对穷得像乞丐这样的人是要给他们先吃饱再谈道理的。

    回复删除
  4. 例如我们公司请员工,不是大学本科毕业公司是不会收推荐信的。当然这是宝罗的意思。但有些岗位不需要本科生,低学历也可以做嘛。但宝罗不同意,我说“很多受教育低的人,工作机会少,他们的家庭怎么办?”但他说“很多有教育的人,也没工作,为什么不先给这种人机会?”这样讲也有道理。
    所以我说我们要服务的对象是不一样的。

    我的眼睛所看的是社会最底层,最无助的人。我有这样的心去帮忙,去提供就业机会。。。。。。

    我在等,也在看,也在思考。天主如果真要我做,他就会给我智慧和勇气来做事,他会为我开路。
    祈祷,等待,磨练。这是我目前要做的。

    回复删除
  5. 每当主有他计划,都会先磨练我们的信得,让我们以祈祷歌颂
    赞美为这意向,向我们威大的主诉说,他最明我们的心的主.

    回复删除
  6. 的确,我们应该帮助最无助的人。男人通常比较理性,做什么都会想太多;我家老萧也经常警告诗艳,总怕老婆被人骗。可是,如果处处防着人,我们就无法接纳人;如果没有接纳,人的生命将不会被改变。诗艳现在做事,其实是单凭信心而做,有感必有动。
    你说的对,如果是天主的旨意,祂一定会开路,你也一定会有足够的勇气和智慧去做。好好祷告与耐心等候吧!加油!

    回复删除
  7. 其实是单凭信心而做,有感必有动。诗艳,你说得真好。再说,给人小骗一下也是无妨。

    回复删除